TOP榜 写作榜 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 新书入库 全部小说

绝世唐门 >> 守护时光守护你 >> 第三章

到了一家餐厅门口,看见曾宇手里的酒盒,王铮忍不住抱怨:“这是我花钱买的酒。”

曾宇很淡定地回答:“你送给我了,就是我的。今天喝红酒,我没打算喝我的酒。”

王铮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喝红酒不过瘾。”

曾宇:“那我们换个地方吃饭。”

王铮道:“好,这样吧,你把酒和行李送回去,然后开车去我们以前租房子的小区附近。那里有家土菜馆,我以前经常约叶子在那里吃饭,那家馆子的菜不贵,味道也不错。”

“我没问题,但你好像约了人啊。”曾宇似笑非笑地看着王铮。

王铮一拍脑门:“是啊,被你带偏了,我都忘记跟人约好了。走吧,先进去吧,不过你这酒怎么办?带了酒又不开,不好吧?”

曾宇冷笑:“打我的酒的主意,想都别想。”

“这样都不上当!真是服了你。”王铮一脸无奈地在前面带路。

两人先到了一步,曾宇进了包厢就把酒盒放进了包里,免得被人看见。

“我说,你约的是谁啊?架子这么大。”曾宇忍不住挖苦他。

王铮一脸的尴尬,端起了茶杯又放下,摸出手机来拨了个号码:“陈总,我可先到了啊。你看着办。”也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啥,王铮的脸色变了,“那你们也别来了。”说着他立刻挂了电话,放下手机抱怨道,“架子还不小,不等他们了,我们先点菜。”

“这些人你是怎么认识的?”曾宇随口问了一句。

娱乐产业红火,不乏大量资金涌入。这个圈子可谓什么人都有,曾宇自然会担心他被人忽悠了。

“还不是路易介绍的。这家公司以前是做版权交易的,最近想自己上一部网络剧,手握一个IP在拉投资,据说已经拉了两家的投资了,不过总投资数目太大了,那两家希望再拉一点资金进来分摊风险。我估计他们又变卦了,觉得没必要再加一个人进来分利润。剧集还没开始拍,就认定了一定会赚钱。这不,我打电话过去,那边支支吾吾的,说正忙着呢,要晚一点来。”王铮觉得丢了面子,语气很不好。

曾宇想了想道:“他们跟路易关系如何?”

王铮歪着脑袋,琢磨了一会儿:“好像是在一起喝酒的时候,路易介绍的。你也知道路易是干啥的,这家伙认识的人多着呢。我呢,现在手里确实有不少资金,想买房还限购,这不是没有好的投资渠道吗?”

曾宇点点头:“经济增速减慢,找一个好的投资项目很难。金融投资未尝不可,不过风险也不小。你真要涉足影视圈的话可要当心了,别交了学费还不能立足。”

“不提这个了,你什么时候出国?”王铮觉得丢了面子,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了。

“也就是这个星期的事情,路易已经给我安排好了,去那边几个大酒庄看看。商务签证可以在那边多呆一会儿,体会一下葡萄酒文化的精髓。”曾宇说着,打开旅行包,取出一瓶酒,叫来了服务员,“把酒醒一下。”服务员取来醒酒器,当着曾宇的面开瓶倒酒,放在一边醒。

王铮见状不免打趣了一句:“又舍得喝了?”

曾宇撇撇嘴:“酒本来就是拿来喝的,只不过你跟别人有约,凭什么让我出酒?现在他们不来了,我们俩可以慢慢地享用好酒了。”

王铮嘿嘿一笑:“我请个人来可以吧?”

曾宇反问:“请谁?”

王铮道:“我二叔,上回他在我家看见了这两瓶酒,闹着要喝掉。”

曾宇不禁露出了微笑,他对王成夫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江宇公司的业务能够快速发展,王成夫帮了不少忙。

他点点头道:“可以。”

王铮拿起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二叔,别说我不想着你啊,流光餐厅,三零三包厢。你惦记的那两瓶酒,已经打开了一瓶,喂……”王铮才说了一半,那边就把电话挂了,他很不爽地嘟囔,“居然挂我电话。”

曾宇忍不住笑了,这叔侄二人挺有趣的。分开的时候都挺正常的,凑一起就进入“不正常”模式了。

“二叔最近在忙什么?”曾宇问道。

王铮摇了摇头:“不清楚,我平时不怎么跟他聊这些,只知道他隔三差五地出国,每年总有半年在国外。前几天他刚回来,不然你还见不着他。”

“你爸的身体还好吧?”曾宇又问。

王铮笑道:“好得很啊,有人陪着,日子过得比我滋润多了。我回老家的时候,去看了一次。现在他就住在那里,每天闲得到处瞎逛,还养了一条狗。至于那个女人,每年总要去几次美国,去年他也跟着去了一次。”

曾宇看得出来,王铮是闹别扭呢,就算心里同意了父亲续弦,嘴上也不会认账。

两人正说着呢,包厢的门被推开了,王成夫走了进来:“算你有良心。”

王铮目瞪口呆:“来得这么快啊?你是会飞吗?”

王成夫冷笑道:“你的智商又欠费了,这个世界上有能飞的人吗?我就在这里吃饭,接到你的电话就从别的包厢过来了。”

王成夫朝曾宇微笑点头:“谢了,我知道这酒一定是你请的客。”

“二叔客气了,您帮了我那么多,我请您喝酒是应该的。”曾宇起身致意。

王成夫笑了笑,扭头就对王铮道:“你看看人家小曾,我进来他多有礼貌,都知道站起来说话。你呢?坐着不动,椅子上有强力胶水啊?”

“我就不起来,你能把我怎样?”王铮开始反击,叔侄二人的日常斗嘴又开始了。

“我听说你要投身影视圈?呵呵,你这样的人啊,在电视剧里最多活一集。我担心你那点身家,折腾不了两年。还有啊,你不要在外面招惹那些花花草草,要是出了什么事,到时候谁都帮不了你。”王成夫警告王铮。

王铮撇撇嘴:“我早就改邪归正了。”

“二叔坐下吧,别跟这家伙较劲了。”曾宇接过了话头,王成夫“哼”了一声坐下了。

王成夫刚坐下,包间的门又开了,进来了三个人,一男两女。男的个头不高,有点谢顶,戴了一副黑框眼镜,脸上堆满了笑容。身后两个女的则是浓妆艳抹,顶着一张“整容脸”,小心翼翼地赔着笑容。

王铮一看见他,脸上就冷了下来:“陈总,不是说正忙着,还得等一会吗?”

曾宇在一边沉默地审视着来人,这位陈总的脸上丝毫不见尴尬,他笑着点头道:“王老板的约,再忙也要赶过来啊。”其实他是在赴别人的约的路上,接到了那边的爽约电话,就干脆来了这里。

成功人士必须具备一个基本素质,那就是脸皮厚。这位陈总,成功不成功不知道,但是基本素质已经有了。

曾宇心疼地看着正在醒的红酒不想说话。

王成夫道:“既然来了,都坐下吧。服务员,上菜,倒酒。”

曾宇只能开口:“上菜可以,酒的话再等一会,醒的时间还不够。”

王成夫笑道:“曾宇是行家,就按你说的办。”

陈总没急着落座,他拿出名片来,给了王成夫一张,又给了曾宇一张,反正大家先混个脸熟。

王成夫是不怒自威,曾宇是从容自信,面对具备这样素质的人,陈总觉得必须跟对方搞好关系。

王铮这才指着王成夫和曾宇道:“陈总,这两位都是大金主,比我家底厚多了。两位美女,过去陪着他们坐。”

陈总赶紧照着王铮的话安排。

一个女的过来笑着道:“于瑾,请老板多多关照。”

曾宇皱了皱眉,坐着没动,微微点头:“曾宇。”

王成夫就更干脆了,一个字都没说,点点头就算是搭理人家了,反倒是对曾宇笑道:“曾宇,路易跟我说了,你小子盲品居然对了八种酒,可谓技惊四座啊。”

曾宇笑了:“连蒙带猜的,运气好而已。”

显然曾宇对这件事兴致不高,王成夫有些诧异,他看向王铮,眼神里满是不解。

王铮微微摇头,表示在这里说这些不合适。

王成夫笑道:“路易那小子,在品酒方面可从不轻易认输啊,这次算是栽在你手里了。”

大概是没想到这酒桌上还有其他人,陈总低声问王铮:“不方便介绍吗?”

王铮淡淡地道:“回头再说。”

面对明显的冷落,陈总脸上丝毫不见尴尬,他笑着继续对王铮道:“不是陈某怠慢王老板,我早上接到一家业内知名影视公司老板的电话,对方提出要跟我合作,约我中午一起吃饭聊一聊。这不,我千辛万苦才推托掉,人家是大公司,惹不起啊。”

做影视有钱还不够,还得有人脉有渠道,不然你拍出来的东西找不到播放平台。王铮很清楚自己的弱点,他只是有点钱而已,但这点钱丢进影视圈这个大市场,说得难听一点,浪花都不会起一朵。

“二叔,王铮想投资影视,你帮忙把把关。”曾宇低声说了一句,王成夫立刻明白了。

王成夫并不看好王铮的投资方向,毕竟做生意,外行总是容易被坑。在一个陌生领域里闯出来的人也不是没有,只不过少之又少。

“没事,我倒要看看,谁敢坑我侄子的钱。”

看着王成夫满不在乎的样子,曾宇也无话可说了。这话不但曾宇听到了,其他几位也听得很清楚。

王铮听了,回了一句:“曾宇,你别说我啊,你自己辛辛苦苦干了这几年,现在上亿的身家说不要就不要了,我想想都替你觉得亏。”

在场的其他人都被这话震撼了,目光汇聚到了曾宇身上。

曾宇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江宇公司创业之初,我个人的投入几乎为零。没有江楠,就没有江宇公司。再说我也不是一分钱都没拿,我若是个普通的打工族,那我一辈子都挣不到那么多钱。所以现在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江宇公司本就不属于我,我只是帮忙看管了几年而已。”

王铮还要说话,曾宇却抢先对服务员说:“倒酒吧。”又看向王铮,“这瓶酒现在的售价是十一万,以前我就算想看酒瓶都看不到,现在都能喝得起了,所以也没有什么可叫屈的。”

陈总也算是有见识的人了,听到价格也微微色变:“这比拉菲都贵啊。”他感慨了一声,不动声色地拍了一下在座三位老板的马屁。

曾宇笑着端起酒杯:“再贵的酒,也是给人喝的。”

众人纷纷举杯。

王铮喝了一杯酒就开始抱怨:“这酒贵是贵,却不对我的胃口,我这人俗了点,就喜欢二锅头。”

这时候,曾宇的手机响了,一看号码他便站了起来,走到一边低声道:“爸,家里怎么了?”

“江楠来家里了,我背着她们打的电话,我先挂了啊。”是曾占豪通风报信来了。

曾宇拿着手机开始发呆,王铮见状便问:“出什么事情了?”

曾宇摇了摇头:“没啥事情,等会我们私下说。”

这个电话导致曾宇这一顿饭吃得没啥滋味,王成夫倒是吃得很开心,吃完了还顺手把曾宇剩下的那瓶酒也带走了。陈总倒是想留下,但王铮把他打发走了,说明天再谈合作的事情。

只剩两人的时候,曾宇才苦笑道:“江楠去我家了,我爸爸打电话告诉我的。”

王铮顿时脸色一变:“这是在放大招啊!”

曾宇挠挠头,一脸愁苦:“是啊,就怕她在我妈面前说些什么不该说的。”

王铮露出惊讶之色,看看曾宇道:“你不觉得江楠一个女孩子,做到这一步很不容易吗?”

“啊?”曾宇瞬间呆住了。

“我说,你不如就给她个台阶下吧,何必互相伤害呢?”王铮小心翼翼地劝道。

曾宇闻言,眼神不善地盯着王铮:“谁让你来做说客的?”

“没有的事情,你想多了,我就是有感而发。”王铮赶紧解释,打死都不承认。

曾宇的性格比较固执,尤其是他现在还处在敏感期,要是惹毛了他,搞不好两人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最好不是。”曾宇恢复了常态。他心里的那个结没有解开,谁来都是白费劲。

王铮只能在心里哀叹,他其实真的是说客,是袁蕾让他来的,这个当初千方百计破坏曾宇和江楠在一起的人,现在居然转变了观念。

“对了,你对江楠家里的事情知道多少?”王铮突然问道。

曾宇站起来要走:“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关心过她家里的情况。她消失期间,我也没有去打听,现在就更不会去多事了。好了,我该走了,明天还要去拿护照。办好这些事情,我就去法国。”

王铮看着曾宇的背影,忍不住在心里说:你这是在逃避。

傍晚,付玉的心情极好,放下筷子便笑道:“江楠,让你叔叔洗碗,你陪阿姨出去遛弯。”

江楠有点不好意思,起身道:“这怎么好?叔叔白天上班,挺辛苦的。”

付玉摆摆手:“没事,让他洗吧,我们出去走走。晚上你去酒店住,我又没人说话了。”

其实付玉很想留江楠住在家里,但她察觉到江楠跟曾宇之间出了问题,这才没有开口。她担心江楠为难,更担心以后儿子为难。

两个女人出去了,曾占豪动作敏捷地拿起手机。电话接通后,他低声道:“儿子啊,你和江楠到底怎么了?你回来的时候,情绪不高,我看小江也是在强颜欢笑啊。”

曾宇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本能地回了一句:“这件事情你们二老就别操心了,我会解决好的。”

曾占豪苦笑道:“也是啊,江楠是很不错,但是我们家和她家的家境差距太大了。”

显然,曾占豪想歪了,他觉得曾宇和江楠之间的问题来源于家庭。

曾宇懒得解释了:“没别的事情我就挂了,江楠估计很快就会走。”

曾占豪有点无奈,儿子有自己的主意,感情的事父母也不好插手:“好吧,你自己保重啊。挂了。”

曾占豪不舍地放下电话,重重地叹息了一声。

江楠无疑是极其出色的女子,她和付玉手挽着手出现在小区里时,立刻吸引了无数目光。一些相熟的邻里大妈纷纷跟付玉打招呼,问江楠是谁,付玉主动告诉大家,这是亲戚家的孩子,没有说是曾宇的女友。这让江楠心里有一点失落,但更多的是感激——付玉这是在为自己考虑,免得大家将来尴尬。

一个习惯忙碌的人,突然闲下来,很容易不知所措。

曾宇便是如此,平时忙得团团转,家就是一个睡觉的地方,打扫卫生都是钟点工做,现在突然没事做了很不适应。更让他不适应的是,公司里的那些人,以前一天要打几十个电话给他汇报工作,但这几天一个电话都没有。

就在曾宇头疼晚上吃什么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响了。他低头一看,是李庚打来的,心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曾宇接通电话:“嗯,是我。”

“曾总,在家呢?”李庚的语气跟以前也没啥区别,还是那么客气。

“嗯,在家收拾行李,过几天去法国。怎么?有事情吗?”曾宇习惯性地反问,还没从过去的身份中走出来。

李庚道:“今天是周五,是同事聚餐的时间,大家都想你了,让我打电话请你来。曾总,你走得太匆忙了,大家一时半会心里还不适应,这几天工作上出了几次错,都说你不在,大家没了主心骨。”

曾宇听了有点心酸:“嗯,你把地址发给我,我这就过去。”这家公司也是他的心血啊,说丢下就丢下,哪有这么容易?

挂了电话,曾宇去洗手间洗了个脸,特意换了一身衣服,拿了车钥匙下楼。停车位上是一辆宝马X3,曾宇准备上车的时候,脑子里又浮现出了江楠的身影——这辆车是江楠留下的,当年她走之后,曾宇参加私人活动时会开这辆车。

按理说以曾宇现在的身家,换一辆更好的车很轻松,但是他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江楠不在的日子里,他每次开这辆车,就感觉江楠还在他身边。

现在看着这辆车,曾宇犹豫了一下,转身摸出手机打算叫一辆专车。他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聚餐可能要喝酒。

公司每个月聚一次餐是曾宇规定的,一定额度内的花费由公司报销,超支的那部分费用大家自理。以前曾宇在的时候,大家都没有这方面的自觉,因为就算超支了,曾宇也会默默地给大家补上。今天是聚餐日,江宇公司的职员们很自然地就想起了曾宇。

老员工都知道,曾总和江总之间有一段恩怨。个中的是非曲直,不是大家该操心的事情。但是过去几年,曾宇对大家很不错,他的离开让人遗憾。知道一些内情的李庚,笃定曾宇一定会回来的,所以很积极地拉曾宇来聚餐。

曾宇出现在包厢门口的时候,全体起立鼓掌欢迎。这一幕让曾宇有点感动。

李庚笑着上前道:“曾总,你不来大家都放不开啊,万一超支了,也没人垫付。”

这句玩笑话,曾宇听了心里没任何的不舒服,反倒感觉到了大家对他的亲近。

“就算现在我离开了江宇公司,大家聚餐我还是会回来的,超支也算我的。”曾宇笑着回答,众人纷纷叫好。

曾宇落座,李庚招呼服务员上菜。三十几个人,坐了三桌。众人很有默契,推举了三个代表出来,给曾宇敬酒。

酒是公司代理的一种红酒,三百多一瓶。今天这顿,不存在什么超支的情况,几个老员工已经悄悄地凑了一点钱,如果超支,他们会负责。

以前大家给曾宇敬酒之后,曾宇最多回敬一杯给所有人。但是今天,曾宇端起酒杯,挨个敬了回去,一圈下来曾宇差不多喝掉了一瓶。

这点酒对曾宇来说不算什么,他正准备来第二轮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在振动。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一条微信,来自江楠。

“我躺在酒店的床上,拿着手机犹豫了至少十分钟,才下定决心给你发这条消息。我必须承认,我犯了一个错误,我居然想着突然出现给你一个惊喜,然后你就会很开心地听我解释过去的一切。不得不说,这个错误很愚蠢。因为某些原因,我要求你等我三年,然后就杳无音信。比起你过去的坚守,我的任何解释都是那么苍白无力。所以,我不该要求你听我解释,这很愚蠢。我仔细回忆了过去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发现一开始我就是主动的一方,我真的很失败啊!既然已经失败了一次,接下来就没啥压力了。我会放下过去所有的一切,从头开始。你可以理解为,我打算倒追你!”

看着这样一条消息,曾宇有点蒙,他仔细回忆过去才想起,当初江楠确实是主动的一方,他不由得心头微微一疼,如此出色的一个女子,当初居然选择了自己。骄傲之余,曾宇心头不免有几分惶恐。他很快就察觉到,自己坚硬的内心,稍稍出现了一丝波动。

——别以为这一番话就能挽回一切,你这个骗子。

曾宇在心里如是说。

飞快地打出“再见”二字,准备发出消息时,曾宇的手停住了。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长消息,还是觉得心疼。

他缓缓地删掉了这两个字,自言自语道:“我真是个没出息的家伙。”

“曾总,没事吧?”李庚走了过来。

“我没事。”曾宇摇了摇头,收好手机,回到桌前继续跟大家喝酒聊天。过去他是曾总,现在不是了,身份的变化,让大家跟他说话时胆子大了很多,尤其是后来的新人。

“曾总,你还是单身,不如我介绍我姐姐给你认识啊。”一个新来的小伙子喝得半醉,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老员工们都紧张地看着这个冒失鬼,这是在曾总的伤口上撒盐啊。

新来的员工里,有几个女员工眼睛里闪动着异样的神采:就算曾宇现在不是江宇公司的老总了,他也绝对是钻石王老五级别的。

出人意料的是,曾宇没有生气,反倒是拍着小伙子的肩膀道:“谢谢,我确实是应该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了,但我不喜欢别人介绍。对我来说,缘分是最重要的。也许这一刻没有遇见令我心动的女人,但下一次的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可能会遇到令我怦然心动的她。”

曾宇的这碗“鸡汤”,让小伙子有点蒙,而曾宇已经笑着走到了门口:“大家继续,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说着,他消失在了门口。

众人愕然,李庚走到小伙子跟前,抬手轻轻敲了一下他的头:“就你话多,你对曾总的过去知道多少?”

“怎么了?”小伙子还没反应过来。

站在街边,曾宇有点茫然,他不想回家去面对那间空屋子,又拿出手机看了看江楠发来的长消息,手指颤抖着打出“再见”二字,他闭上眼睛希望能给自己增加一点力量,但是他失败了,还是无法狠下心发出这条消息。他只好再次删掉了这两个字,开始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我最不忍看你/背向我转面/要走一刻请不必诸多眷恋/浮沉浪似人潮/哪会没有思念/你我伤心到讲不出再见……

曾宇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这么一首老歌,他忍不住掏出手机,一番搜索后戴上耳机,一边在街上晃荡,一边听耳机里反复唱着“讲不出再见”,内心有无限的感慨。

直到手机没电的时候,筋疲力尽的曾宇才回到了家里。

这套房子是王铮的产业之一,曾宇住着,没交过房租。三室一厅的房子,他一个人住确实太空了一点。过去的时间里,曾宇不敢独自在家长时间呆着,生怕自己扛不住。

工作的日子,他每天回来就是洗澡睡觉,然后把衣服丢进洗衣机里,等钟点工第二天来晾晒。放假的时候,曾宇不是在办公室加班,就是在外面和朋友聚会。

这份寂寞使曾宇认识了很多新朋友,但是新朋友却无法消解他内心深处的那份孤独。

一个好几年都毫无音信的江楠,顽强地占据了曾宇的内心世界,容不得他人介入。因为他心中有执念,他愿意为江楠坚守,但随着江楠的出现,这一份执念消失了。

就像今天晚上的这个梦,在过去的无数个梦中,江楠都是一成不变的主角,但在今夜的梦里,女主角的脸是模糊的。

“不行,我不能对不起江楠。”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呐喊,曾宇猛地坐了起来。

曾宇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当他发现这是一个梦的时候,紧绷的身体瞬间松弛了。房间里闷热难耐,曾宇感觉自己浑身是汗。他发现空调的指示灯居然没亮,难道是停电了?

曾宇抬手开灯,灯没亮,果然是停电了。

他起身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照了进来。他拿起手机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了。他洗漱了一番,换了一身衣服出来,走到阳台上,发现住在隔壁的女子在阳台地上铺了垫子,正在练瑜伽。

对面的女子看见了他,停止了动作,起身冲曾宇打招呼:“喂,停电了你也不出门啊?”

曾宇笑了笑:“我不知道今天停电,刚睡醒。你呢?”

“停电的时候,刚好练到一半,不想停下来,阳台上有风,干脆就出来锻炼啦。”女子觉得曾宇有点傻乎乎的,忍不住想跟他多聊几句,没准还能从江楠那儿再蹭一顿大餐呢,“对了,我叫顾媚生,今年二十五岁,单身白领,你叫啥?是干啥的?”

顾媚生经常看见司机开着迈巴赫来接曾宇,她对曾宇有过想法。可惜,她每次主动跟他搭讪,这家伙说的话从不超过三句,太打击人了。

顾媚生知道曾宇的名字,她早就从物业的保安那里套出了他的资料,但现在表面上还是得装作不知道。

“啊?我叫曾宇。”

今天的曾宇似乎好说话多了,而且现在这个时间他居然在家里,真是很少见。顾媚生想。

“做销售的。”曾宇的心头涌起一股悲伤,过去的三年里,除了生意场上认识的那些朋友,他的生活完全是封闭的。说得不好听一点,他一个人病死在了家里,估计都没有人知道。

做销售的天天有司机接送?还是迈巴赫S600?撒谎都没有半点诚意。

顾媚生内心对这个答案非常不满,但她忍住没有表现出来:“我做文职的,看来我需要改行了,做销售还是更有前途一点。”

曾宇没有听出顾媚生话里的讽刺意味,他点点头道:“只是外表光鲜而已,真的做了这个行当,各种辛酸。”

顾媚生笑了:“是吗?这样吧,今天是假期,不如一起出去吃个饭、看个电影什么的?作为邻居,我还是第一次跟你聊这么久。”

然而下一刻,顾媚生就被浇了一盆凉水。

曾宇掐灭了手里的烟:“不好意思,我今天还有事情要办,下次再说吧。”

这转折太快了,顾媚生目瞪口呆地看着曾宇就这么走了。

阳台上有一面大镜子,顾媚生很不甘心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到底是哪里不对,让她把这么一个钻石王老五吓跑了?

她把身体摆出一个“S”形,微微扬起下巴,侧着脸斜视着镜子。镜子里的她眼神迷蒙,腰细腿长,染一头金发就是玛丽莲·梦露再世啊,居然没能打动他?

曾宇收拾了一番后拎着包出门了,出门之前,曾宇给路易发了一条消息。很快,那边就给曾宇发来了地址,是一家私人会所。

这种会所不接待外客,最大的好处就是幽静,是谈事情的好地方。

这个会所曾宇去过一次,当时成也鼓动他办会员,一次交三十万的入会费,曾宇舍不得钱就没有办。结果现在他从车上下来时,只能在会所外面给路易打电话。

很快路易就下来了,看到曾宇,忍不住调侃他:“看把你穷的,你缺那三十万吗?”

怎么评价路易呢?这家伙的名字很容易让人以为他是个外国人,实际上他是个地地道道的本地人,路易这个名字也是中文名。这家伙最大的特点就是生活特别讲究,要喝好酒、吃好菜、开好车、穿名牌。

如果说曾宇对名牌的兴趣是由江楠开的头,接着被王铮推了一把,那么路易就是那个彻底把曾宇带进沟里的家伙,这家伙懂酒又爱玩。不过,路易在生意上帮了他不少忙,路易也需要曾宇手里的销售资料,两人有利益上的契合点。

“我现在是真的缺钱了!”曾宇回答得很干脆。

路易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叹息道:“江楠的事情,我向你道歉,我真的没有恶意!我还以为自己成全了一件好事。你有才华和能力,她有良好的家世,相貌佳、素质高,你们俩可谓是天作之合。直到昨天,我才从韩杰那里知道了你跟江楠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但我不希望失去你这个朋友。”

曾宇笑了笑:“我要是介意,就不会来了。”

路易点点头:“也是,走吧。对了,你去法国的时候,在港岛转一下机,上次你订的手表,货送到了港岛。”

“没问题!”曾宇点点头,两人一道往里走。

路易笑道:“认识了那么久,除了让你代理了几个品牌的红酒,我做过的最成功的一件事就是让你花钱买了这么一块表。”

曾宇苦笑着摇了摇头:“你还是别提这块表了,我现在还肉疼呢。要不是喝高了,我才不会上你的当,买这么贵的手表。”

路易道:“这就算贵了?还有一千多万的呢。”

曾宇道:“你不要再说了,我忍了很久才没有打你。”

路易听了哈哈大笑起来。

会所楼下的咖啡厅里,阿文和小董也在,但没有看见成也。

曾宇不免问:“成也居然没有出现,我真是很意外。”

阿文打着哈欠道:“别提他了,昨天晚上非要拉着我们打牌,打到凌晨三点多,他接到一个电话就跑了,把我们三个丢在那里无处可去。”

“是不是有什么内部消息,那家伙这么紧张,凌晨三点还走人?”曾宇随口问了一句。

小董叹息道:“估计不是什么好消息,那家伙当时脸都白了。”

路易坐下,示意服务员过来:“一根雪茄,一杯卡布奇诺。”说着看向曾宇,“你呢?”

曾宇道:“我喝茶,来杯绿茶吧。”

小董:“昨天下午,我们跟韩杰一起吃饭,那小子把你的事情都告诉我们了。当时我们几个都给镇住了,江宇公司今年的利润少说预计都有五千万,你说不要就不要了。”

路易也在一边竖起大拇指:“牛!我服!”

阿文笑道:“现在做生意,若是一年下来能有五千万的利润,我是肯定舍不得放手的。”

路易摇了摇头:“你错了,曾宇最牛的还是只凭这么一个代理公司,就做到了这一步。”

曾宇道:“奇怪了,你们跟韩杰很熟吗?对了,韩杰是干啥的?知道这么多。”

现场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曾宇。曾宇一阵愕然:“干啥?这样看着我。”

路易就像看一个怪物似的,盯着曾宇看了好久,才叹息道:“我看出来了,你刚才说的是真话,你是真的不知道韩杰是什么人。”

曾宇笑道:“我为什么要知道他啊?我跟他又不沾亲带故的,那家伙就是一个纨绔啊,我躲着他都来不及呢,我有必要了解他吗?”

路易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曾宇缓缓地道:“韩杰是江楠的表哥,亲的,也是鸿达公司的少东家,韩立人是他爹。”

正在点烟的曾宇手抖了一下,他缓缓地点上烟,吸了一口吐出来才缓缓地道:“原来如此。”

曾宇表面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实际上这番话在他心里激起了惊涛骇浪。

当初,江楠是在可怜我吧?曾宇在心里认定了这个想法。他发现自己坚持了好几年的感情,起因居然是因为同情。往事如同电光火石一般,在他的脑海里一幕幕地闪过,很多当初看似不合理的事情,都有了答案。

亏他还以商业精英自诩,其实还是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曾宇这么想着,心头的悲凉之意更浓了,他甩了甩头,露出苦涩的笑容。

其他几个人一看不对劲,赶紧转移话题。

“我算是被成也这个家伙带进沟里了,他推荐了一只股票,我投了三千万,一个月就亏了百分之十。”小董直接开口打岔。

阿文笑道:“炒股这种事情,哪有百分百赚的?股市有风险啊!”

路易指了指阿文:“你们这些人的嘴啊,赚也是你,亏也是你。我看啊,还是跟曾宇学好了,安心地做实业。对了曾宇,王铮不是要投资吗?让他来找我呗,我认识几个作协里的人。那些人都很好相处,只要真心帮他们推销版权,他们就会拿你当朋友。我打算拉一批人,弄一家公司,专门运作版权。喂,你发什么呆啊?”

路易觉得自己很失败,说了半天曾宇还是神情恍惚,压根没听进去。

路易抬手拍了拍曾宇的肩膀,曾宇终于反应了过来:“啊?你说啥?我今天来是问你去法国的事。”

“我说王铮的投资啊。”路易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曾宇这个性格,在感情上容易吃亏啊。

“王铮的投资?你去跟他说啊,找我干什么?”曾宇心不在焉地回答。

路易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只能跟曾宇直说了:“他能相信我吗?那家伙看着糊涂,其实精明得跟鬼似的。我跟他很难沟通,还是得你来。对了,法国的事我帮你联系过了,去那边参观不难办到,但是要在酒庄住下来学习,那就难办了。对了,江宇公司在法国有办事处吧?管事的是谁来着?范葭,对,就是她。”

“范葭那个办事处在索菲酒庄,主要还是监督酒庄的出货,发掘有潜力的品牌。”曾宇解释道。

路易点点头:“这样啊,那我就不安排导游了。祝你一路顺风。”

走出高铁站的江楠略显疲惫,韩杰很狗腿地上来接行李:“妹妹,一路辛苦了。”

江楠揉了揉眉心:“我没让你来接啊!”

韩杰笑道:“不是我要来接,是姑姑的意思。她说让你直接回家。”

江楠不满地鼓着腮帮子,吐出一口气:“江根还不够她操心的啊?”

江根是江楠的弟弟,出生在美国,可以加入美国国籍,但是江自流不答应,非要回国入籍,还给孩子取了“江根”这个名字。

韩杰有点无奈:“别提那熊孩子了,我家的金毛都被他弄得快变成秃毛了,它现在看见你家江根就躲。”

江楠怒道:“你不会揍他啊?小时候不揍,大了再揍就没效果了。”

韩杰一脸的委屈:“我哪敢啊?我摸摸江根的头都能被我爸骂半天,说我下手没轻重。我妈也不帮忙说话,还在一边帮腔骂我。也就是我姑姑疼我,劝了几句。”

江楠摇了摇头:“我妈也是的,没事带着江根到处显摆,当谁不知道她五十岁产子有多难似的。外人不知道,她心里一直有疙瘩,当年生了我这个女儿,还被我奶奶私下抱怨过。”

“小孩子,总得怕一个人啊。”韩杰挠挠头,补了这么一句。

江楠没接话,两人走到了车前,江楠才道:“江宇公司的账,你都盘清楚了吗?”

“公司的账清清楚楚的,有什么好盘的。我就看了几个汇总的数字,差点没给我吓出毛病来。这个曾宇,真是狠啊。”提起这件事,韩杰脸上的表情很精彩。

“狠?从何说起?”江楠没着急上车,站着问道。

韩杰赶紧谄媚地笑道:“别误会,我说的‘狠’是别的意思。我就说一个数字,今年上半年,江宇公司纯利润有两千八百万。厉害吧?但人家曾宇说不要就不要了,够狠!”

“你的意思是我在捡漏?”江楠的脸翻得那叫一个快啊,瞬间阴沉。

韩杰这一次没有害怕,根据他的了解,此刻江楠的心情不差,她只是装出吓人的样子而已,但他还是戳了一下江楠的痛处:“我的意思是,曾宇为了你,什么都舍得啊。”

江楠看似平静,心里却有种莫名的感伤,眼睛里也没有神采。韩杰看得出来,她心里不好受,所以专心开车,没有去打扰她了。

车子开进了院子,江楠从车上下来,江母韩嘉怡探出头看了一眼,又把头缩了回去,丝毫没有迎接一下的意思。

江楠进屋,听到母亲在对江根道:“小根子,别惹你姐姐生气啊。”

两岁多的江根,长得确实很可爱,但也很淘气。老来得子的江自流对这个孩子相当宠爱,韩嘉怡对他也是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也就是江楠能管一下江根了,但也没法管太多,江楠没那么多时间花在他身上。

“在说什么呢?不喜欢我回来,我这就走。”江楠语气不善地道。

韩嘉怡立刻对江楠露出了笑脸。

生了江根之后,韩嘉怡的变化太大了。以前她在家里非常强势,掌控欲极强,但现在眼里只有江根了。

看见江楠不高兴,韩嘉怡赔笑道:“你弟弟还小,你别跟他计较。”

江楠冷笑道:“老话说得好,三岁看老。你们再继续这么惯下去……”

“谁的儿子谁心疼,江根还小,你不要欺负他。”韩嘉怡老母鸡护小鸡一样把儿子抱了起来,交给保姆带走了。

江楠感慨于母亲的变化之大,叹了一口气上前道:“妈,我不是嫉妒江根,实在是这孩子需要管教。上回要不是我及时发现,书房里那幅张大千的画就毁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刚回来,辛苦了吧?赶紧梳洗一番去吃饭。”韩嘉怡赶紧把女儿哄走。

这几年,她的心理压力很大,江楠生病期间,她得挺着肚子照顾女儿,在美国生了儿子之后,江自流坚持让她把儿子带回国。

江楠一个人在美国治病,江自流和韩嘉怡就抽空去看她。韩嘉怡心里总觉得亏欠女儿很多,对女儿怀有愧疚之情,再加上她生儿子的心愿了了,性格也没以前那么尖锐了。

江楠上楼去了,韩嘉怡看着韩杰问道:“怎么样?”

韩杰耸肩:“还能怎么样啊,那个曾宇把公司还给她了,小妹不肯在协议上签字。从法律上来说,公司还是曾宇的。”

韩嘉怡叹了一口气:“不愧是我的女儿啊,眼睛就是厉害,看人就是准。感情的事情,我们就别管了,顺其自然吧。”

心疼归心疼,但韩嘉怡还是没有打算干涉这一切。

牢记本书地址:守护时光守护你最新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https://www.jueshitangmen.info/91/

喜欢唐家三少的小说守护时光守护你请大家收藏:(www.jueshitangmen.info)守护时光守护你绝世唐门更新速度最快。伏天氏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绝世唐门沧元图

守护时光守护你最新章节 - 守护时光守护你全文阅读 - 守护时光守护你txt下载 - 唐家三少的全部小说 - 守护时光守护你 绝世唐门

猜你喜欢: 我的贴身校花合租医仙黄金瞳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都市极品医神猎赝那些年混过的兄弟总裁校花赖上我我的老千生涯成神护花高手在都市守护时光守护你万界科技系统我的美女总裁老婆科技之门我的校花老婆官途都市少年医生大王饶命我的姐姐是大明星顾道长生校园绝品狂徒御美宝典官仙天王狂探
完本推荐: 长生界全文阅读快穿之狗腿逆袭记全文阅读试婚老公,要给力全文阅读朕家病夫很勾魂全文阅读光之子全文阅读深渊女神全文阅读胜者为王全文阅读开艘航母去抗日全文阅读庶女攻略全文阅读死对头穿越后拉我做微商全文阅读神墓全文阅读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全文阅读绝对臣服[足球]全文阅读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全文阅读迷性全文阅读韫色过浓全文阅读相见欢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如果你是菟丝花全文阅读诛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武神皇庭凌天战尊何日请长缨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驭香[综]无面女王我在明朝当国公隋唐君子演义婚后被大佬惯坏了九天极品最强大少乘龙佳婿我的微信连三界灵剑尊重生弃少归来豪婿极品捉鬼系统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山河盛宴游戏之狩魔猎人军嫂重生记冷宫娘娘有喜啦神话版三国大清隐龙星际之全能进化都市剑说狂探大医凌然抗日之全能兵王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守护时光守护你最新章节手机版 - 守护时光守护你全文阅读手机版 - 守护时光守护你txt下载手机版 - 唐家三少的全部小说 - 守护时光守护你 绝世唐门移动版 - 绝世唐门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