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 写作榜 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 新书入库 全部小说

绝世唐门 >> 后娘[穿越] >> 胡说八道

钟建国噎了一下, 不甘不愿口是心非道:“那就, 那就睡椅子。反正都睡一周了, 也不差一天两天。”

“爸爸胆小鬼。”二娃冲着钟建国扮个鬼脸。

钟建国抬手朝他后脑勺一巴掌:“我和你娘之间的事, 你少插嘴。”转向宋招娣, “小宋老师, 我再睡一晚?”

宋招娣摇了摇头, 伸出三根手指:“三个月!”

钟建国脸色骤变,张嘴就想反驳,注意到宋招娣很认真, 不像是跟他开玩笑,不敢置信:“几件衣服你至于吗?”

“这次是陈大嫂和周淑芬,明儿刘婶再拿一块布, 后天你们司令的妻子再拿一块布, 过几天什么鲁政委,张政府的妻子也叫我做衣服, 我是做还是不做?”宋招娣问, “赶明儿陈大嫂又想给林中做衣服, 托我裁布料, 我是拒绝还是不拒绝?”

钟建国噎住, 心虚道:“不会这么严重吧?”

“你觉得呢?”宋招娣反问。

钟建国觉得宋招娣太夸张。可是以他对宋招娣的了解,这个时候越解释, 她只会越生气:“我觉得有可能。”

“然后呢?”宋招娣继续问。

钟建国轻咳一声:“睡三个月长椅。”

“娘,你生气了吗?”钟大娃怯怯地问。

宋招娣:“叫你爸解释给你们听。”

钟建国坐下, 冲几个孩子招招手, 眼睛看宋招娣,见宋招娣拿起针线筐里的鞋底开始纳鞋底,不带睁眼看他,颇为不在,把三娃抱到腿上,开始说:“你娘每天都得照看三娃,做饭,有时候还得给你们做衣服,补衣服,可以说非常非常累。

“以后如果再有人拿着布来咱家,就跟他们说你娘没时间。你们出去玩的时候,有人问你娘忙不忙,你们也要说你娘很忙。”

“那你还叫林中回家拿布?”钟大娃反问。

钟建国呼吸一窒,下意识看宋招娣,见她低着头纳鞋底,轻咳一声:“爸爸当时没想到,爸爸错了,所以你娘罚我睡椅子。”

“我,我答应马振兴,叫娘给他做衣服,我也错了?”钟大娃眨了一下眼,试探道,“我是不是也得睡椅子啊?爸爸。”

钟建国摸摸他的脑袋:“爸爸替你睡了。但是,没有下次。”

“没有下次。”钟大娃点了点头,看了看钟建国,又看看宋招娣,犹豫一会儿,跑到宋招娣跟前,小声说,“娘,我错了。”

宋招娣的手停顿一下:“念你是初犯,我原谅你。”

“谢谢娘。”钟大娃一喜,“晚上吃什么?”

宋招娣抬起头,微微一笑:“你爸说晚上他做饭。”

“对,我做饭,想吃什么都行,随便点。”钟建国不等几个儿子开口,抢先道,“你娘做衣服累着了,让你娘歇歇。”

钟大娃转向宋招娣:“娘……”

“我得给你做鞋。”宋招娣道,“要是没帮别人做衣服,我早把你们的鞋做好了。”

钟大娃想说的话卡在喉咙眼,抿抿嘴,转向钟建国:“爸爸会做什么做什么吧。”

钟建国顿时觉得呼吸不畅:“……我做饭有这么难吃吗?”

“有的。”二娃脱口而出。

钟建国胸口堵得慌。

活该!宋招娣搁心里骂一句,就说:“我不甚饿,别做我的饭,我吃点菜就行了。”

钟建国的心不堵,开始累了:“你生我的气,没必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没有。”宋招娣道,“我就是没胃口。”

钟建国张了张嘴,叫二娃看着三娃:“我去摘点菜。”

“爸爸,生菜就可以啦。”钟大娃对钟建国的手艺没信心,由着他乱做,不如让他做以前做过的菜。

钟建国听大娃这么一说,便知道大娃在想什么,顿时胸闷气短,非常后悔给宋招娣找事。

四月份的翁洲岛夜晚温度有十三四度,钟建国晚上睡觉的时候脚悬空在外面,被子漏风也不会着凉。

正因如此,宋招娣才敢把一名现役军人赶去睡长椅。

钟家的长椅是由一条一条木头连接而成,木条和木条之间有很大空隙,导致钟建国即便在椅子上面铺条薄被,一夜醒来,胳膊、腿上和后背上也全是一条一条的睡痕。

这几天天气热,可是钟建国怕战友看到他身上的痕迹,就一直穿裤长褂。

翌日醒来,钟建国望着紧闭的房门,怕他真得再睡三个月长椅,思索片刻,套上短袖,跑去营区。

宋招娣醒来发现钟建国不在,以为钟建国生气了,不搁家里吃早饭,去营区吃食堂。

钟建国抵达部队训练区,的确直奔食堂。

昨儿执勤的军官看到钟建国十分意外,离老远就问:“钟团长昨儿没回家?”

“回家了。”钟建国道,“家里这会儿还没开始做饭,我待会儿有点急事,吃好饭去处理事情。”

正在吃饭的马中华睨了他一眼,看着钟建国去打饭,忍不住跟他的政委说:“你有没有觉得钟建国怪怪的?”

对方往钟建国的方向看一眼:“没觉得。钟团长以前也经常来食堂吃饭,很正常啊。”

“他的第一个媳妇还活着的时候,钟团长是经常来食堂吃饭。有时候还从食堂打饭带回家。”马中华小声说,“自从娶了这一个,一个月也难来一次。

“听我家振兴那小子说小宋老师做饭特别好吃,钟团长放着家里的饭菜不吃,跟咱们一起吃大锅饭,你还觉得正常?”

对方笑了笑,见钟建国打饭回来,冲钟建国喊一声:“这边,钟团长。”随即,小声说,“想知道什么自己问,我可不会帮你问。”

马中华咽下嘴里的饭,待钟建国坐下,就问:“钟团长,你家今儿怎么吃这么晚?”

“以前吃的也不早。”钟建国瞥他一眼,兴致不高,神色淡淡的。

马中华看一下手表,七点四十,平时钟家这个时候已经吃饭了,毕竟孩子得上学,宋招娣也得去上课,“钟团长,不会是跟小宋老师吵架了吧?”

“饭堵不住你的嘴?”钟建国瞪一眼他,佯装生气,端着饭就走。

马中华下意识伸手拉住他:“开玩笑,开——钟团长,你胳膊上是什么?”

钟建国心中一动,故作平静:“没什么。”

“坐下,坐下。”马中华按住钟建国,不许他溜走。

钟建国入伍那一年,刚好赶上马中华提干,两人军衔一模一样,当时马中华已当了快七年兵。以致于马中华对新兵蛋子钟建国印象特别深,就觉得他凭什么一来就跟自己平起平坐。

军衔取消之前,两人军衔一样,可是第二年钟建国就成了团长,工资也比他高,马中华心里很不痛快。

任命谁当团长这件事是军区首长决定的事,马中华不痛快也不敢闹。平时就希望钟建国倒霉,团长被撤,换他上去。

钟建国这个人,每天训练区家属院两点一线,老老实实安安分分,小错没有大错不犯,偶尔还能立个功。

马中华别提多生气,就觉得老天爷偏心眼。

白桦横死街头,撇下三个孩子,马中华偷偷乐了好几天。后来碰到钟建国带宋招娣回来,看到宋招娣又黑又土,也曾搁心里嘲笑过钟建国,你也有今天啊!

宋招娣是个大学生的消息传遍整个家属院,马中华笑不出来了。

到学校当老师还教初中英语,马中华又忍不住羡慕嫉妒钟建国。他儿子马振兴跟钟大娃玩,马中华从不阻止,但每次马振兴回到家,他都会问马振兴钟家的事。

钟大娃很少带小伙伴回家,也极少提起家里的事,马振兴跟钟大娃在一块的时候也只顾得玩,能告诉他爸的,除了钟家又做什么好吃的,旁的一概没有。

马中华不甘心,没事就盯着钟建国,想看钟建国的笑话。今儿终于被他逮到,以防钟建国跑走,就勾着他的肩膀,从背影看两人关系极好:“昨儿晚上在椅子上睡一夜?”

“没有。”钟建国瞥他一眼,这个老马都当团长了,怎么还是这个德行,看热闹不嫌事大。

马中华扯开他的上衣,后背上面的痕迹更严重,像被人用木板打过似的:“钟团长,这叫没有事?”

钟建国掰开他的手,把短袖塞裤子里,皱着眉头:“老马你干什么?!”

“钟团长,真跟宋老师吵架了?”马中华的政务看到钟建国背上的痕迹也忍不住问,“因为什么?要不要我媳妇去劝劝宋老师。”

钟建国冷冷道:“不用。老马的媳妇少往我们家去两次,什么事都没有。”

“跟我媳妇有什么关系?”马中华见他又要走,赶紧拉住他,“钟建国,今天你必须得把这话说清楚。”

钟建国放下筷子:“你要说是吧?行,咱们就说清楚。我媳妇每天不但得带孩子,洗衣做饭,还得上课,老三闹的时候都顾不上吃饭,你媳妇还拿着布叫我媳妇给你家俩孩子做衣服。

“昨儿就是忙着给你家俩儿子做衣服,忘了备课。晚上十点多备好课准备睡觉,老三又醒了。不困,叫我媳妇陪他玩。我媳妇一气之下,把我撵去睡长椅。你说跟你媳妇有没有关系?”

马中华张了张嘴:“那,备课这么大的事,宋老师都能给忘,是她记性不好,凭什么怪我媳妇?钟建国,你这个人不讲道理啊。”

“老马,这么说就是你不对了。”

马中华心中一凛,转身看去,连忙起身:“师长?你家早上也没做饭啊。”

“我昨儿下午跟司令出去开会,连夜赶回来。”刘师长道,“从昨儿到现在连一口水都没顾得喝。”

钟建国连忙搬张凳子:“师长,您快坐。”

“老马,我必须得批评你。”刘师长一直觉得钟建国能娶到宋招娣,是钟建国上辈子积了大德。这些天看着钟家三个孩子吃的肥嘟嘟,穿的也比别人家的孩子精神,得空就跟段大嫂念叨,将来他儿媳妇有宋招娣一半贤惠,他就知足了。

刘师长见不得钟建国对宋招娣不好,更见不得别人说她,“你这样说宋招娣同志,有点没良心啊。老马,就算宋招娣同志忘记备课,是她自己的原因。如果不给你家孩子做衣服,我想她一定不会忘记备课。”

马中华连连点头:“师长说得对,是我没想到,我,我赶明儿碰到宋老师,一定向她道歉。”

刘师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歉就不必了。小宋是个大度的人,不会跟你计较。我批评你是因为你是团长,是士兵们的榜样,凡事要以身作则。”

“是是是。”马中华连连点头,“我会深刻的检讨自己。”

钟建国觉得差不多了,轻咳一声:“师长,吃饭吧。”

刘师长当着许多官兵批评马中华,没到半天就传遍训练区。

傍晚,林团长回到家,跟家里人唠家常的时候,就忍不住说这件事,主要是说马中华有点没良心,他们家不能跟马中华学。

翌日,下午,大娃和二娃在学校,三娃睡觉了。宋招娣闲下来,就把韭菜全部割掉,打算做韭菜馅饺子。

陈大嫂下班回来,看到大娃领着三娃在院子里玩,便喊:“大娃,你妈呢?”

“在包饺子。”大娃指着屋里,“娘,林妈妈找你,快出来啦。”

陈大嫂连忙从家里走出来。

宋招娣从屋里出来,手上全是面,见陈大嫂刚到门口,也没洗手就迎上去:“陈大嫂找我什么事?”

“没事。”陈大嫂道,“听我们家老林说,你为了给马家的俩孩子做衣服忘记备课,我才想到你平时挺忙的,不应该找你给林中做衣服,想跟你说声谢谢。”

宋招娣楞了一下,该死的钟建国,居然学会编谎话了:“你又不是经常找我给林中做衣服,就那么一次,您别放在心上。

“那天主要是事情有点多,三娃还跟着闹,我忙着哄他才把备课的事忘了。不能全怪做衣服忙忘了。”

“马家要是不找你做衣服,你肯定不能忘。”陈大嫂道。

宋招娣笑笑:“这事弄得大家都知道,马振兴的妈妈以后也不好意思找我。再说了,衣服简单,马振兴的妈妈多看看也能做出来,也不需要再找我。嫂子,锅里还等着下饺子,我不跟你说了哈。”

“你忙,你忙。”陈大嫂挥挥手。

钟大娃看了看陈大嫂的背影,又看了看他娘,牵着三娃:“咱们回屋。”到屋里就问,“娘,林中的妈妈什么意思啊?”

宋招娣嗤一声:“鬼知道她想说什么。”

“大娃,二娃,家里有人吗?”

宋招娣不禁翻个白眼:“真不禁念叨。”

“是马振兴的妈妈欸。”大娃连忙说,“娘,我说你不在啊。”

宋招娣:“咱家的门没关,家里肯定有人。”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在家,家里有人,进来吧。”

周淑芬拎着篮子,看见宋招娣笑了笑,很不好意思:“听我们家老马说,你为了给两个孩子做衣服,都忘了备课。宋老师,实在不好意思。”

“没事。”宋招娣叹气,“钟建国那张大嘴巴,这么点事怎么弄得人尽皆知啊。”

周淑芬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是我们家老马逼着钟团长说的。对了,家里的黄瓜长大了,听振兴说大娃和二娃特别喜欢吃,我就给你们摘几个。”说着话把篮子递给宋招娣。

宋招娣一看有七八根,吃惊:“怎么这么多?你家的黄瓜什么时候种的?”

“先种在盆里,后来天暖和了,才移到院子里。”周淑芬道。

宋招娣:“那我放屋里,等我一下。”把黄瓜放厨房里,想了想,挑十来个刚蒸熟还在锅里没来得及拿出来的蒸饺,装满满一碗放在篮子里,递给周淑芬。

周淑芬惊讶:“宋老师,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能要。”

“给孩子吃的,不是给你吃的。”宋招娣道,“我今天做的多。”

周淑芬叹了一口气:“早知道你这么客气,我就不给你送黄瓜了。这叫什么事么,来了还拿你家的东西。”可是想到俩孩子喜欢吃宋招娣做的东西,周淑芬就没还回去,“谢谢啊,宋老师。”

“娘,我觉得马振兴的妈妈挺好的。”钟大娃看着周淑芬走远,特意跑去跟宋招娣说。

宋招娣看着水嫩的大黄瓜:“是挺好的,待会儿给你们做一道惊天动地。”

牢记本书地址:后娘[穿越]最新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https://www.jueshitangmen.info/3709/

喜欢元月月半的小说后娘[穿越]请大家收藏:(www.jueshitangmen.info)后娘[穿越]绝世唐门更新速度最快。伏天氏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绝世唐门沧元图

后娘[穿越]最新章节 - 后娘[穿越]全文阅读 - 后娘[穿越]txt下载 - 元月月半的全部小说 - 后娘[穿越] 绝世唐门

猜你喜欢: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快穿]小白脸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异界领主生活心有猛虎嗅蔷薇SCI谜案集(第一部)SCI谜案集(第二部)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穿书]黑化圣骑士[快穿]寻找男主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快穿之娇妻龙图案卷集炮灰逆袭系统[快穿]在星辰中浪[星际]地府全球购一朝成为死太监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无限求生[综]天生女配最强逆袭大神[快穿]道医小甜饼[网王同人]博君一笑[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快穿]爱财如命
完本推荐: 掌欢全文阅读武动乾坤全文阅读影帝今天也卡黑了全文阅读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全文阅读善良的死神全文阅读开艘航母去抗日全文阅读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全文阅读恋恋浮城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小清欢全文阅读沙海1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女主都和男二HE全文阅读茅山后裔全文阅读七芒星全文阅读妖娆召唤师全文阅读娇软美人[重生]全文阅读旺夫命全文阅读破云全文阅读穿成天生万人迷怎么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韩娱之勋超级丧尸工厂仙宫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武炼巅峰合租医仙权谋天下之摄政郡主美漫之道门修士雷武道祖,我来自地球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绝世剑神魔门败类明天下重生弃少归来极品最强大少恶魔就在身边女神的贴身高手异能小神农豪婿帝妃临天三国重生马孟起轮回乐园我和二哈共系统麻衣神算子九阳帝尊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抗日之全能兵王

后娘[穿越]最新章节手机版 - 后娘[穿越]全文阅读手机版 - 后娘[穿越]txt下载手机版 - 元月月半的全部小说 - 后娘[穿越] 绝世唐门移动版 - 绝世唐门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