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 写作榜 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 新书入库 全部小说

绝世唐门 >> 一朝成为死太监 >> 熟悉的香味

“小白。”

厉长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 友善而亲切的对着荆白玉招了招手, 道:“小白,过来好吗?”

厉长生坐在龙榻边上, 荆白玉瞧他坐过来, 立刻往里扭了扭,背朝着厉长生,根本不看他一眼,甚是嫌弃模样。

【#友好度总览#】

【荆白玉:-1】

系统好感度,自动展示在厉长生面前。

厉长生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就因着方才, 自己一个没忍住亲了荆白玉,荆白玉对自己的好感度顿时降到负数,到现在还记仇着, 根本不搭理人。

厉长生轻轻拍了拍荆白玉的肩膀,荆白玉嘟着嘴巴, 回头瞪了厉长生一眼,模样奶凶奶凶的。

厉长生差点被他给逗笑,自己时隔十年再次归来, 十八岁的荆白玉,哪里还会嘟嘴撒娇,只是停留在记忆之中罢了,没成想眼下却还能再看到。

“不过来是不是?”厉长生笑的温柔, 压低了声音, 道:“你不过来, 我可要再亲你了。”

荆白玉露出迷茫的表情,因为被系统重置,所以此时脑袋里一片空白,跟孩子没什么区别,根本不知道厉长生所说的亲是什么意思。

厉长生当下身体力行,手臂一捞,便将发愣的荆白玉给抱了过来。

“啊——”

荆白玉不会呼救,只能发出短促的单音,被厉长生拉了过去,来不及反应,已然被堵住了嘴巴。

荆白玉吓得睁大眼睛,满脸的不敢置信,随即眼睛里有些水汪汪的,竟是吓出了眼泪来,亮晶晶的马上便要坠下。

厉长生看起来是最会怜香惜玉的主儿,只可惜事实上,厉长生是性子最为恶劣的主儿。

他见荆白玉被欺负的要哭,反而低声一笑,道:“知道害怕了罢?所以小白要乖,可明白了?”

荆白玉委委屈屈的瞧着他,一动也不敢动。

厉长生说:“方才可是一直拽着姜笙钰不松手?还对他眉目传情?”

荆白玉听不懂,反正还是不敢动一动。

厉长生道:“以后只能看着我,明白?若是再盯着旁人瞧个不停,我可还是会亲你的。”

荆白玉抿着嘴唇,小眼神儿十足无辜。

厉长生将他抱在怀中,荆白玉也不敢挣扎,僵硬的仿佛一块木板,一惊一乍的叫厉长生抱着。

厉长生在他耳畔道:“小白,我说过我不会放手的。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都必须在我身边,都只能陪着我,哪里都不能去……”

荆白玉能醒过来,已然是给厉长生的惊喜,虽说荆白玉现在什么也不记得,就如一个小孩子,但厉长生心中还是庆幸的。

活着,总是充满希望。

若是荆白玉当真一直不能醒来,才是真的绝望无助。

“小白,我很想你。”

厉长生又低声说。

荆白玉听不懂,但各种感官还是有的,似乎能察觉到厉长生身上焦躁不安的情绪。

荆白玉缓慢的伸出手来,在厉长生的背上轻轻拍了两下,哄小孩子睡觉那般,好像在安慰厉长生。

厉长生感觉到荆白玉的举动,止不住又露出更为温柔的笑容,道:“小白这么善解人意,我会想要再亲你的。”

厉长生从来都是行动派,而且是喜欢欺负人的行动派。

荆白玉如此乖巧,厉长生止不住就想要多欺负他一下。

所以……

【#友好度总览#】

【荆白玉:-2】

系统一声震动,厉长生摸着自己的嘴角,刺啦啦的,他方才没忍住犯坏,被荆白玉这只炸了毛的小猫咪,给狠狠的啃了一下。

“嘶——”

厉长生轻轻的抽了一口气,再去瞧荆白玉,又缩到了角落里,反复用手背蹭着嘴巴,满脸都是嫌弃模样。

厉长生哭笑不得,道:“再擦一下,我可又要过去了。”

荆白玉吓得浑身一僵,赶忙放下双手,钻进了被子里,将自己团成一个球,简直像是鸵鸟一样。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荆白玉捂在被子里,生怕再被厉长生给突然非礼了,捂着捂着,一会儿便觉着十分困倦,竟是慢慢放松下来,缓缓的进入了梦乡之中。

厉长生走过去,将被子给他盖好,以免再闷出毛病来。

他坐在榻边,一下一下拍着荆白玉,温柔的低声说道:“小白乖,我会让你好起来的……不管用什么办法。”

“厉长生!”

“厉长生!”

天色刚刚大亮,荆白玉睡得正好,外面就传来了大喊的声音。不用瞧人,只听声音就能分辨,定然是陵川王荆博文无疑。

灵雨赶忙将荆博文拦在外面,低声道:“大王,请小声一些。”

荆博文焦急的道:“厉长生还未醒来?都什么时候还睡呢,快快叫他出来,孤有要事儿与他说。”

荆白玉迷迷糊糊被吵醒,嘟着嘴巴,满脸的委屈,揉着眼睛轻轻蹭了两下。

他似是觉得温暖,搂着厉长生又蹭了两下,果然像个小奶猫一样。

厉长生露出微笑,也不动也不说话,由着荆白玉在他怀中撒娇。

等荆白玉蹭够了,睁开雾气蒙蒙的大眼睛一瞧……

“啊!”

短促的惊呼声,荆白玉吓得目瞪口呆,连忙爬起来躲避厉长生。

厉长生伸手一捞,轻而易举的将人给抱了回来,给他盖好被子,道:“躺着,不许下来。下来我可就亲你了,听到没有?”

荆白玉现在什么都不懂,但是不难发现,他再次醒来,第一个明白的意思,便是“亲”……

荆白玉捂住自己的嘴巴,缩在被子里不停的摇头,又是一脸委屈巴巴的模样。

厉长生拍了拍他的头顶,道:“乖乖听话,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

荆白玉迷茫,眼看着他长身而起,越走越远。

厉长生站在门口,转身去看荆白玉的时候,就看到了荆白玉满脸期待的模样。

期待……

厉长生赶紧离开。

“你这个不乖的孩子,回来惩罚你。”

厉长生哭笑不得,荆白玉想要轰走自己的表情,会不会太明显了?丝毫也不克制。

荆博文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情,火急火燎的来,在外面急的直转磨,虽然厉长生不想留荆白玉一个人,但还是要出去瞧瞧的,以免出现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厉长生走出来,对身边的灵雨说道:“灵雨,麻烦你进去照顾陛下。”

“是,婢子这就去,请太傅放心。”灵雨急匆匆入了内殿。她也是知道陛下醒来的人,只是陛下全无以前的记忆,混似个孩子一般,的确时刻需要旁人照料。

厉长生并无与荆博文说荆白玉醒来的消息,荆博文可是个憋不住事儿的,若是让他知道荆白玉醒了,定然会吵着闹着要进去瞧侄子。

到时候荆博文瞧见一脸单纯的荆白玉,定然会发现荆白玉“失忆”的事情。那到时候……

估摸着会被别有用心之人看出端倪来。

厉长生并非不信任荆博文,只是怕他会无意间将秘密走漏,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大王寻长生,可是有什么急事?”厉长生问道。

“当然是急事,十万火急!”荆博文立刻开始抱怨起来:“厉长生,你把那群老臣都吓坏了,他们一直找我告状,我一个晚上都睡不了觉,这也太烦了。”

厉长生有了兵权在手,又是小皇帝荆白玉的太傅,如今朝中还没有新的丞相,就属厉长生最为位高权重。

之前厉长生才一回来,便给众人来了个下马威,将大量的涤川园军开入了朝议大殿之中,可把那些个期期艾艾的朝臣给吓得怕了。

大家不甘心被厉长生这般轻而易举的“摆布”,总还是要想想办法的。他们想到的办法不用说,便是陵川王荆博文。

如今叛乱被平,不只是厉长生掌管的涤川园军功劳巨大,陵川王荆博文的陵川军亦是有功劳的。

如今都城汇聚着两股兵力,能与厉长生手中涤川园军抗衡的,恐怕也就只有荆博文的陵川军。远水解不了近渴,想要寻其他地方军支援,是根本无果的想法,反而会被厉长生察觉,先行扼杀。

他们的希望便只有陵川王荆博文,所以一股脑的跑去寻荆博文哭诉,各种诉说厉长生厉太傅的恶行,想要荆博文与他们同仇敌忾。

甚至有人还在忽悠荆博文,撺掇着他趁着小皇帝荆白玉调养的机会,将荆白玉从皇位上赶下来。

荆博文怎么说,也是大荆皇室的正统血脉,理论上的确是有资本做皇帝的。

荆博文一晚上未能休息,黑眼圈乍一看就像是恶鬼似的,烦躁的说:“厉太傅,你快去把这些老头子给孤解决了,实在是太烦了。”

“解决?”厉长生笑着道:“不若一刀都砍了,可好?”

“一一一?”荆博文吓了一跳,道:“一刀都砍了?这……不太好罢?”

荆博文说罢了,顿时浑身鸡皮疙瘩四起,总觉得厉长生这个人说到做到,按照他雷厉风行又极为怪异的性子,还真的有可能下令将冒头的那帮老头子都给砍了。

管他们是不是三朝元老劳苦功高!

荆博文感觉,想想是挺舒爽的,只是……

荆博文小声道:“这样会激起民怨的,还是……要不我们换个舒缓点的办法?”

“什么办法?”厉长生友善的问:“大王可有想法了?”

“这……”荆博文一脸为难,他能有什么想法,脑子里空空荡荡的。

厉长生负手而立,略微沉吟,随即说道:“不如换个略微平缓些的法子,杀鸡儆猴。”

“杀鸡儆猴?”荆博文好奇的道:“怎么杀鸡?”

厉长生道:“大王将昨日扰了大王清梦的大臣名单予长生。长生会命人去查一查这些个大臣的底细。”

为官数十年,到底能有几个清清白白之人,不管是真的贪心,还是被逼无奈,总而言之,真正干净之人,恐怕是一个也无。

厉长生想要寻他们一些个晦气和短板,自然是不成问题的。

厉长生笑着道:“不过是做个警示用罢了,随便查出些什么问题,下狱砍头。等真的流了血,掉了脑袋,那些围观之人,也便该老实下来。”

虽然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但好歹可以寻得片刻安宁。

荆博文点头道:“这样好,那些人也能安静一些。剩下的,我们从长计议,也不能手段太火爆了,以免适得其反。”

厉长生道:“正是如此。”

荆博文顶着黑眼圈而来,随即欢欢喜喜的离开,留下一份名单予厉长生。

厉长生瞧了瞧简牍上的名单,走进了内殿之中。

“陛下,这个不能吃。”

“真的不能吃,快还给婢子罢……”

“陛下,小心一些。”

厉长生才打开内殿的大门,就听到灵雨各种焦急的话语。

他定眼一瞧,额角开始咚咚的狠跳起来。

“小白。”

厉长生当下大步过去,道:“又不听话了,是不是?”

荆白玉正拉着灵雨的袖子,一副小奶猫黏糊糊的模样,特别的亲密模样。

灵雨袖子上有个小线头,完全吸引了荆白玉的注意力,他拽着小线头一个劲儿的捯饬,活脱脱的小猫咪一只。

将线头越拽越长之后,便拉着想要放入口中尝一尝味道。

厉长生走进来,就看到荆白玉挂在灵雨身上,两个人离得特别近……

以往都是荆白玉吃醋,醋劲儿大的厉害,如今厉长生这心头也打碎了一大坛子的醋,酸的他整个人青筋乱蹦。

荆白玉正倒着线头,突然听到厉长生的声音,吓得睁大眼睛,往门口方向一望,果然就瞧“恶鬼”来了。

“啊——”

夸张的惊呼,荆白玉再次像鸵鸟一样,钻进被子里蒙住脑袋。

灵雨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赶忙便退了出去,将这烂摊子交给厉长生来处理。

厉长生压抑着心中沸腾的醋味,笑着走过去,道:“小白,不能见人就往旁人身上贴,可知道了?”

荆白玉先前见了姜笙钰,便拉着姜笙钰不肯松手,今儿个见了灵雨,又黏糊糊的挂在人家身上,着实让厉长生非常不悦。

荆白玉也不知听到了没有,反正肯定是听不懂的,只是埋在被子里不肯出来。

厉长生眼见被子包一鼓一鼓的,里面仿佛有个小耗子在闹腾,也不知荆白玉在里面做什么。

“哗啦——”

厉长生抬手掀开被子,就见荆白玉趴着,正在认真的顽手中的东西。

仔细一瞧,是一条手帕。

灵雨的手帕……

厉长生感觉自己脑袋里有一根弦断了,啪的一声,清脆刺耳。

荆白玉很是喜欢那放手帕的模样,爱惜的捧在手中,又是闻又是嗅,还学着厉长生的样子,轻轻的亲了亲那块帕子。

厉长生感觉荆白玉当真是长本事,多了将自己活活气死的本事。

厉长生当下将那帕子,快速从荆白玉手中抽出。

“啊——”

荆白玉惊讶的睁大眼睛,伸手去抢,可根本摸不到帕子的边缘,硬生生被夺走了心头好。

厉长生站起身来,荆白玉也跟着站起身来,可厉长生身材高大,厉长生根本够不到他手中的帕子,只能委屈巴巴的死死瞪着厉长生。

厉长生瞧他愤怒的模样,还真是奶凶奶凶的。

“喜欢这个帕子?”厉长生露出温柔的微笑,说着推开旁边的窗户,毫不留情的就将帕子扔了出去。

一瞬间,大风吹来,帕子消失的无用无踪。

“啊……”

荆白玉扑倒窗口,想要去抓那帕子,可他速度太慢,早已瞧不见帕子的踪影。

“呜——”

荆白玉可怜兮兮的哼了一声,眼眶中雾气弥漫,看着是要哭的模样。

霎时间,荆白玉竟是真的呜呜哭了起来,豆大的泪珠,一串串的落下,肩膀一抽一抽的,别提多可怜。

小时候荆白玉也哭过,但那时候,荆白玉整个人圆溜溜的还是七八岁的孩子。如今荆白玉已经快要二十岁,再哭起来的次数着实不多。

厉长生感觉自己心中升起了一丝罪恶感,不过……

更多的是兴奋和占有欲。

厉长生将人搂在怀中,轻轻的拍着他安慰,道:“小白乖,帕子有什么好顽的?我给你找其他好顽的东西,行不行?”

“乖,快别哭了。”厉长生伸手给他擦了擦脸颊上的眼泪,道:“你若是再哭,我可更想要欺负你,会让你哭的更凶的。”

荆白玉本不想理他,可哭着哭着,眼泪就断了一下。

他露出好奇的表情,拉住了厉长生给他擦眼泪的手,然后轻轻的闻了闻。

随即好奇变成了惊喜,双手死死拉着厉长生的手不松开,一个劲儿的贴在脸上闻,看起来着实喜欢的模样。

【#友好度总览#】

【荆白玉:-1】

【#友好度总览#】

【荆白玉:0】

【#友好度总览#】

【荆白玉:1】

……

【#友好度总览#】

【荆白玉:10】

系统提示突然出现在厉长生的眼前,就瞧着一串数字,不断的一点点提高,莫名其妙的,荆白玉对厉长生的好感度,竟是一口气提声了12点。

厉长生难得有些不解,道:“小白?”

荆白玉捧着他的手,听到厉长生叫自己,竟是对厉长生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厉长生感觉心口被重击了一下,荆白玉笑的着实好看,不似平日里的腼腆模样,叫厉长生心中有些波动。

厉长生心中更是奇怪,当下低下头来,学着荆白玉的模样,也轻轻的闻了闻自己的手。

一股香味儿……

厉长生只要一闻就能知道,是爱马仕大地男香的味道。

厉长生第一次见荆白玉的时候,便送了他一小瓶爱马仕大地男香,荆白玉非常喜欢这个味道。

其实厉长生也很喜欢这个味道,显得温柔成熟,并不轻佻,反而带着可靠地沉稳感。

这很符合厉长生给旁人的形象,他比较喜欢的日常香水,就是这个。

然而厉长生最近已经很久未有喷过香水,一直在奔波打仗,厉长生整日里忙碌的紧,哪里还有一刻停歇的时间。

他身上其实并无爱马仕大地的味道,只是手上有微乎其微的一点罢了。

“帕子?”

厉长生恍然大悟,是灵雨帕子上的味道,方才沾染到的。

因着荆白玉的事情,灵雨也是一夜未有休息,根本无法入眠,辗转反侧的十分难受。

她干脆起身来收拾东西,漫无目的的将外殿里所有的东西,全部擦拭一般,想要弄得一尘不染。

只是她心事颇重,根本心不在焉,擦东西的时候,不小心便将柜子上的爱马仕香水给碰倒了。

分装的瓶子本就不怎么密封,香水差点流的到处都是,幸好灵雨手疾眼快,一把扶起,香水只是轻微的落在了她的帕子上几滴。

厉长生显然并不知道,灵雨的帕子上是如何沾染到爱马仕大地香水的,但是这么仔细的一回想,昨日晚上……

姜笙钰的身上的确也有一些爱马仕大地的香味。

姜笙钰可是厉长生的头号迷弟,平日里总是叔叔叔叔的叫着在厉长生身边转圈。

厉长生的所有喜好,姜笙钰都打听的一清二楚,自然知道厉长生最喜欢什么香水。

厉长生曾经给过荆白玉一些爱马仕大地香水,姜笙钰便不干了,也非要厉长生给他一些,这样才好与叔叔熏同款的香水。

厉长生大方的给了他一瓶香水,从此之后,姜笙钰便每日都喷这种香水,一日都不落下,为此荆白玉着实吃醋不已。

荆白玉莫名其妙,见到姜笙钰就很有好感,方才又去与灵雨黏黏糊糊的,原来并不是对他们“一见钟情”,很有可能是因为爱马仕大地的香味儿。

厉长生心中一动,一时间有些五味具杂。

爱马仕大地,是厉长生最常用的香氛。

荆白玉被系统激活重置,他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记得,但是隐约之间……

还是残留着微薄的意识,朦朦胧胧的,寻找着厉长生的踪迹。

厉长生露出一个笑容,低声道:“小白,我果然不能放开你。”

荆白玉听不懂他的话,只是拉着厉长生的手不肯松开。

厉长生干脆从系统道具箱中,将自己常用的那瓶爱马仕大地香水拿了出来,然后轻轻的抹了一下。

他抬起手来,蹭在了自己的鼻子下方。

厉长生嘴角噙着老谋深算的笑容,弯下腰来,低声道:“小白,闻一闻是不是你喜欢的味道?”

荆白玉闻到“熟悉”的香味儿,惊喜的睁大眼睛,立刻寻着香味儿的来源,凑近了厉长生的脸,毫无防备的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无需厉长生做什么,荆白玉已经像一只鲜美的小羊羔一般,主动的往饿狼的怀抱中凑了过来。

自投罗网……

厉长生的笑容扩大,轻声问:“小白,喜欢吗?”

荆白玉听不懂,但是因着爱马仕大地的香味儿,他开始粘着厉长生,恨不得要时时刻刻挂在厉长生身上,眨眼的功夫也不想分开。

【#友好度总览#】

【荆白玉:25】

系统提示总是突然出现,没一上午的时间,荆白玉对厉长生的好感度,已经上升到了25。

“按照这个速度。”厉长生笑着道:“怕是不用两日,就能恢复100点。”

“厉太傅,姜王与冯先生来了。”

外殿的灵雨站在门口禀报说。

冯陟厘去给荆白玉配了新的方子,将药煎好,正赶在午膳之前送到。

姜笙钰一晚上无有休息,跟着冯陟厘转来转去,心中一直忐忐忑忑的样子,也不知一晚上叹息了几百口气。

这会儿两个人一同来探望荆白玉,姜笙钰走到门口,突然有点犹豫。

冯陟厘侧头瞧他,道:“怎么不进去?”

姜笙钰道:“不知我那小婶婶又要耍什么花样,万一他再挑拨离间我与叔叔的关系,怎么办?”

冯陟厘一听,笑了一声,干脆自己抬步往里走。

姜笙钰总觉得,冯陟厘的笑声有些嘲讽。

他追在后面道:“你等等我。”

两个人入了内殿,就瞧见荆白玉乖乖的坐在榻上,比昨天晚上听话多了,像一只可爱的小宠物一样,黏在厉长生身边,拉着他的手。

姜笙钰有点不敢置信,道:“怎么又变乖了?”

厉长生笑着道:“小白向来都很乖。”

姜笙钰撇了撇嘴,荆白玉哪里乖?明明就是一匹小狼崽子,只是在厉长生面前假装小白兔罢了。

厉长生轻轻的拍了拍荆白玉的头顶,荆白玉仰着头,满眼都是爱慕的模样,瞧着厉长生毫不吝惜的露出甜蜜的笑容。

“嘶——”

姜笙钰打了个冷颤,说:“突然牙疼……”

冯陟厘还是很淡定,将煎好的药放在案几上,道:“对陛下的身体有好处,还请太傅按时给陛下饮用。”

荆白玉坠崖不只是受了外伤,还有些内伤,五脏六腑皆是收到了损伤,虽说已经被系统重新激活,可这调养的过程不能少。

厉长生点点头,道:“有劳冯先生。”

厉长生与冯陟厘说了两句话而已,荆白玉坐在旁边,竟然开始吃醋。

他伸出手来,拨了一下厉长生的下巴,让他转头瞧着自己。

厉长生垂头瞧他,道:“怎么了小白?是不是饿了?一会儿就能用膳,别着急。”

荆白玉不会说话,眨着大眼睛笑着,然后欠起一些身来,凑近了厉长生,根本不顾旁人还在,竟是要去“偷袭”厉长生的模样。

其实荆白玉是想要去闻厉长生身上的爱马仕大地味道,厉长生老奸巨猾的只将香水点在了鼻子下面的人中位置。

如此一来,情况就变得莫名暧昧了起来。

“嗬——”

姜笙钰睁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心想着,荆白玉这个心机深沉的家伙!果然是就是在装傻充愣罢!

这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荆白玉竟是要非礼叔叔!

“叔叔!”

姜笙钰不干了,立刻站起来要去阻拦。

冯陟厘很是淡定的拦住姜笙钰。

姜笙钰道:“你拦着我做什么,他非礼我叔叔。”

冯陟厘站起身来,道:“我们还是先退出去的比较好。”

“我不走,你给我放手。”姜笙钰气得头顶冒烟,道:“荆白玉你个好家伙,你果然装傻,昨天你是不是故意挑拨离间我和叔叔的?”

荆白玉听到姜笙钰的喊声,根本不听他在说些什么。不过……

荆白玉趴在厉长生的后背上,挽着厉长生的脖子,好像树懒一般,又像是在亲密的撒娇。

他枕着厉长生肩膀,歪着头,嘴巴张合了好几次,这才发出微弱的声音。

“叔……叔?”

荆白玉在模仿姜笙钰说话,他虽然不知道“叔叔”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不过荆白玉知道,这应该是对厉长生的称呼。

“叔叔——”

“叔……叔——”

“叔叔……”

荆白玉有些元气不足,说话听起来便软绵绵的,更像是在撒娇。他凑在厉长生的身畔,笑着一直叨念这两个字。

厉长生有些惊喜,将荆白玉抱进怀中,道:“小白会说话了?”

“叔叔~”荆白玉笑着道。

虽然荆白玉以前从不叫厉长生叔叔,不过荆白玉这会儿能说话,厉长生显然十足欢心。尤其荆白玉的声音软软,还特别甜蜜,听得厉长生更是欢心。

但这一声声的“叔叔”,在姜笙钰耳朵里听来,瞬间变了味道,简直就像是在挑衅一般。

姜笙钰瞬间原地爆炸,道:“呸!谁是你叔叔?他是我叔叔,和你有什么干系?”

“冯陟厘你放开我,我就说他是装傻充愣。”

“你放开我,别拉着我!”

姜笙钰最终还是被冯陟厘给拉了出去,内殿里只剩下厉长生与荆白玉两个人。

荆白玉刚开始只会叫叔叔,不过能开口说话,已然是不错的事情。

过了几日时间,厉长生教导了小白一些简单的,最起码厉长生对他招招手,叫他一声小白,荆白玉便会乖乖的跑过来。

“叔叔!”

荆白玉跑过来,一头撞进厉长生的怀抱。

厉长生道:“小白乖,叔叔出去一会儿,很快就回来,好吗?”

荆白玉一听,立刻摇头,伸手抱住厉长生,怎么都不放,脑袋摇成了一个拨楞鼓的模样。

荆白玉明白出去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不能出去,厉长生每次出去都要很久,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荆白玉就一个人等着,漫无目的的等着,感觉着实不好。

厉长生笑着道:“乖,莫要撒娇耍赖,叔叔真的很快就回来。”

荆白玉如今的样子,伤势是大好了,但是还不能叫外人给撞见,很容易引起大风大浪来。

厉长生哄了荆白玉一会儿,荆白玉终于答应睡一觉,等着他回来。

厉长生留了灵雨看着荆白玉,这才离开内殿。

是喻风酌在外面等着厉长生,同来的还有喻青崖。

喻青崖自始至终都未能见到荆白玉的面,心中担忧不已,所以软磨硬泡的,喻风酌拿他没有办法,还是带着他一同来了。

喻青崖焦急的询问:“厉太傅,陛下如何了?”

厉长生露出温柔的微笑,道:“陛下最近很好。”

“那……”喻青崖心中奇怪,那陛下为何还不能早朝?

已经一连过去许多日,荆白玉身为大荆的皇帝,也已经空缺了很多个早朝,若是再这般下去,按照祖上留下的规矩,皇上一直如此荒废早朝,大臣们是可以要求罢免陛下的。

喻青崖心中的一团疑问还未有问出,厉长生已然开了口,道:“喻大人可是有了眉目?”

喻风酌抱拳一礼,道:“厉太傅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查的差不多。”

厉长生叫喻风酌前去搜集一些朝臣的罪证,按照荆博文给的名单,一一搜查清楚。

喻风酌退了半步,将身后的大箱子展示给厉长生看,道:“箱子中的简牍,足足有五十卷,皆是喻某人查到的罪证。”

厉长生道:“有劳喻大人,请喻大人将这些带给孟云深先生。”

“是。”喻风酌道。

孟云深向来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厉长生明白他的秉性。那些个老头子整天围着荆博文,说是为了荆博文这个陵川王好,也是为了大荆的天下江山好,实则还不是一个个唯利是图,只想着自己的荣华富贵?

孟云深早已经对他们咬牙切齿。

厉长生笑着道:“与孟先生说,陛下已经全权受命孟先生来处理这些贪赃枉法之辈,绝不可姑息。”

“是。”喻风酌又道。

将这事情交给孟云深去做,绝对能把缠着荆博文的苍蝇处理的干干净净。

厉长生道:“辛苦喻大人,没什么事情便回去罢。”

喻风酌看了一眼身边的喻青崖,随即对厉长生道:“喻某人还有一点私事,想要与厉太傅借一步说话。”

“私事?”

厉长生还未开口,喻青崖已经开了口,奇怪的看着喻风酌,道:“什么私事?”

喻风酌没有与他回答。

厉长生倒是点了点头,道:“喻大人这面请。”

“喂——”

喻青崖心中着实不爽,喻风酌与厉长生去说悄悄话了,竟是将自己丢在这里。

厉长生因着喻风酌到了偏殿,道:“喻大人有什么话,眼下可讲。”

喻风酌说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厉太傅,陛下可是要不行了?”

厉长生听着眯了眯眼睛,露出一些不愉的模样,道:“绝无此事。”

喻风酌点了点头,道:“那恐怕是出现了更大的问题。”

喻风酌是个聪明人,果然一下子便猜到了点子上。

荆白玉被带了回来,若是身子骨没有出现问题,却仍是迟迟不肯露面,哪怕是出现了更严重的问题。

厉长生口气有些个冷淡,道:“喻大人只要做好分内之事,旁的无需费心。”

喻风酌道:“厉太傅误会了,喻某人并非要费心什么,只是喻某人觉得,这些事情必须要厉太傅费心才是。”

厉长生听出来了,喻风酌话中有话。

喻风酌说道:“厉太傅可好记得,之前老丞相和成国国君一同下狱?”

厉长生哪里能不记得。

只是后来发生了叛乱,所以那些事情暂时无人上心。

成国国君被下狱,乃是对成国的绝对羞辱,成国人绝不肯善罢甘休。如今大荆出现了叛乱,虽然已经平定,但是粮草和国库消耗都很大,是要休养生息一阵子的。

若是此时成国想要趁火打劫,突然发兵而来,的确是麻烦的事情。

喻风酌道:“喻某人接到一些消息,成国已经联络了旁边一些个小国,想要煽动舆论,一起对抗大荆。”

厉长生眯着眼目冷冷的笑了一声。

那些人定然是想要趁着荆白玉修养的时候,来重创大荆。

喻风酌道:“若是成国打来,陛下还不能露面主持大局,恐怕……到时候会局势大乱。”

厉长生道:“多谢喻大人提点,长生心中有数。”

喻风酌未有迟疑,忽然说道:“喻某人并非大荆人士,对于大荆是否姓荆,并无太大的想法。若陛下真的这般长久无法露面,只会让大荆变得越来越动荡不安。厉太傅何不……”

只是说到此处,厉长生已然明白喻风酌的意思。

厉长生抬手制止住喻风酌的话头,道:“喻公子还在外面等着喻大人,今儿个天寒地冻,喻大人还是赶紧回罢。”

喻风酌点了点头,并无再多说什么,厉长生已然明白他的意思,剩下的,便不是旁人说什么,而是厉长生要做什么。

喻风酌拱了拱手,退出了偏殿。

厉长生眼看着喻风酌的背影消失,这才从偏殿回了内殿。

荆白玉果然正在乖乖的等着厉长生,见到厉长生出现,快速跑过去挽住了他的手臂,然后欠着身贴近厉长生闻了闻。

“叔叔……香……”荆白玉说。

厉长生笑着道:“小白,今天叔叔教你新的词,好不好?”

荆白玉歪着头瞧他,有些懵懂。

厉长生道:“喜欢。”

“喜……”荆白玉的学习能力还是不错的,厉长生教了几遍,荆白玉已然奶声奶气的道:“喜欢……”

“喜欢,叔叔。”

※※※※※※※※※※※※※※※※※※※※

这篇文马上要完结啦,这个月内肯定结束。蠢作者新开了个存稿小甜文,欢迎小天使收藏~

新文《结婚吗?情敌先生》,戳进专栏就可以看到~

文案:

一流颜值,二流学历,三流演技

黎晰没有拿得出手的影视作品,却靠着日天日地的总攻人设,成为TOP1的顶级流量偶像。

某天醒来,头版头条全是黎晰的名字。

【过气男星黎晰夜会L姓情敌富豪】

【过气男星黎晰与对头公司L姓大佬同进酒店,彻夜未出】

【过气男星黎晰疑似隐婚多年】

一觉醒来竟然是三年以后,黎晰不止过气,还隐婚两年。

隐婚对象居然是——曾经批驳自己没演技、没价值、红不了的死对头,白月光的绯闻男友,对头公司的大老板!

黎晰:“离婚!”

不能让爱情,耽误我的前途!偶像明星结婚,像话吗?更何况这是什么见鬼的爱情?

离婚当天,黎晰却发现……

自己怀孕了,崽是情敌的。

牢记本书地址:一朝成为死太监最新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https://www.jueshitangmen.info/2965/

喜欢长生千叶的小说一朝成为死太监请大家收藏:(www.jueshitangmen.info)一朝成为死太监绝世唐门更新速度最快。伏天氏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绝世唐门沧元图

一朝成为死太监最新章节 - 一朝成为死太监全文阅读 - 一朝成为死太监txt下载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一朝成为死太监 绝世唐门

猜你喜欢: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综]天生女配无限求生SCI谜案集(第三部)[网王同人]博君一笑[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修真界最后一条龙[穿书]黑化圣骑士异界领主生活心有猛虎嗅蔷薇SCI谜案集(第一部)[快穿]拯救男配计划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炮灰逆袭系统[快穿]后娘[穿越]SCI谜案集(第二部)一朝成为死太监[快穿]爱财如命道医[快穿]小白脸无限建城快穿之娇妻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最强逆袭大神[快穿]地府全球购小甜饼
完本推荐: 不朽神王全文阅读沙海1全文阅读邪风曲全文阅读间客全文阅读都市修真全文阅读超级英雄全文阅读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全文阅读星照不宣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火影之最强震遁全文阅读缘·劫(GL)全文阅读沙海(套装)平装版全文阅读重生成猎豹全文阅读田园闺事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最后一案全文阅读将小混蛋教成三好男人全文阅读我和妲己抢男人全文阅读超级搜鬼仪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我修的可能是假仙超神机械师我有一座恐怖屋他身上有条龙我家宗主有点妖三国之龙图天下娘娘她总是不上进心动满格墨唐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陆太太的甜婚日常猛卒洪荒历凤鸾九霄一剑斩破九重天落地一把98K九天剑主嫁偶天成娱乐圈是我的[重生]下下签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氪金魔主沧元图超凡黎明重生原始时代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万道剑尊明天下深渊女神

一朝成为死太监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朝成为死太监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朝成为死太监txt下载手机版 - 长生千叶的全部小说 - 一朝成为死太监 绝世唐门移动版 - 绝世唐门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