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 写作榜 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 新书入库 全部小说

绝世唐门 >> 灵媒 >> 第二百四十二章

第二百四十二章

林念慈虚弱地无法言语, 只能用口型无声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梵伽罗蹲下身, 探出细长的指尖, 轻轻扯掉了林念慈本就所剩不多的一缕白发,轻笑道:“我敲掉了圣女殿的雕塑, 这下你明白了吗?”

宋睿站在他身后,语气轻描淡写地补充:“不仅仅是京市,全国的圣女殿都被拆除了。”

长生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们,语气充满了愤怒:“你们凭什么拆除我们天水宫的圣女殿?那里供奉着恩慈师伯的金身,你们这是在渎神!”

梵伽罗原本噙着浅笑的唇线慢慢抿直, 温和的嗓音骤然带上了森冷的意味:“渎神?这两个字宋恩慈配得上吗?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有神灵, 因为我不允许。”

林念慈左右摇头, 眼眶淌泪, 表情又焦急又无助, 偏偏说不出半句话,只能用口型不断否认:“我不是,我不是,我是林念慈。”

梵伽罗吹掉那缕白发, 慢慢站起来,居高临下地俯瞰她, 沉声道:“我这边刚敲掉塑像,你这边就遭到了反噬,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我真的不是宋恩慈, 那是我的妈妈。你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林念慈苍老的脸已经被泪水淹没了。她开始害怕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人, 也开始为自己的处境感到无助和迷茫。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她说不出话, 只能用口型为自己争辩,鼻端发出浅浅的啜泣,脆弱无助的模样显得那样无辜。

就连深暗读心术的宋睿,在仔细观察了她的微表情后也产生了动摇,只不过这点专业判断还远远不能盖过他对梵伽罗的信任,所以他只是站在一旁未置一词。

长生总算是听明白了前因后果,顿时怒火中烧:“梵伽罗,你欺人太甚!就因为怀疑念慈是恩慈师伯,你就毁了我们天水宫的圣女殿,你这个人果然不择手段!我告诉你,念慈是念慈,师伯是师伯,她们根本不可能是同一个人。当年我师祖捡回念慈的时候,她浑身沾满血迹,肚子上还连着一根脐带,手里握着恩慈师伯的半截衣袖,弱小的只有我师祖半个手掌大。她是被我恩慈师伯怀胎十月生下来的,足足在水瓮里养了几十年才稳固了魂魄。我恩慈师伯究竟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你不是应该更清楚吗?你杀了她,如今又想找借口杀了念慈是不是?你与她们母女俩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你是不是疯了?”

当长生一声声质问时,长真和林念恩已取出法器,严阵以待。

然而梵伽罗根本就没搭理他们,只是垂着眸,长久凝视林念慈,直至对方哭到浑身发抖才徐徐说道:“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让自己变成了一个婴孩重新长大,但是我会找出证据来证明你是宋恩慈。”

他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语气那般理所当然:“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就是宋恩慈,而你应该知道,在感应力这方面,我从未出过错。”

林念慈张开焦干染血的嘴唇,一字一句无声回应:“你是个疯子。”

梵伽罗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又瞥了一眼长生等人。

手里握着桃木剑的三人忍不住退后几步,意识到自己露了怯,又连忙站定。

梵伽罗弯下腰,伸出手,轻轻抚过林念慈苍白而又稀疏的头发,柔声问道:“你的师父什么时候能赶来救你?”

林念慈自然是无法回答的,长生则色厉内荏地恐吓:“师父和师祖很快就会赶来京市,到时候他们自然会找上你!放开师妹,离她远一点!”

长生挥舞着桃木剑攻上前,却惊骇地发现自己被一个无形的空间困住了,他能看得见别人,别人也能看得见他,但他周身的方寸之地却无端竖起了六面空气做的墙,将他隔绝开来。

长真和林念恩也遭遇了同样的情况。两人正用法器猛烈攻击这些透明的墙壁,却始终无法突破。他们还存在于现世,却又被围困于现世,这种能力分明是马游的空间的变体,却又仿佛比对方更胜一筹!

天水派也有困人之术,却必须画符或者画阵,绝无法做到像梵伽罗这般轻而易举。他只是漫不经心地一瞥,或者短暂的一个呼吸,更甚者只是一个微微闪烁的意念,就能悄无声息地发动能力困死数人,他似乎比刚认识那会儿更强大了!

莫说与他对抗的只是三个人,就算再来三十个人,恐怕也会在一个照面的功夫被他完全制住。

长生刚想到这里,就见那些大和尚也被一面看不见的墙壁阻挡在外。他们想走上法坛帮忙,却只能在原地踏步,就连常净大师的禅杖也没有办法破开这层禁锢。

如今唯一可以自由活动的就只剩下了林念慈、梵伽罗和宋睿。但林念慈虚弱地无法动弹,又哪里能够自救?

长生急地直冒冷汗,一面用拳头猛力锤击这个无形的空间,一面高喊:“梵伽罗,你若是敢碰师妹一根头发,我们天水派一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梵伽罗听了这话非但没露出迟疑之色,反倒用指尖捻掉了林念慈的一缕白发,扬扬手,让它们随风飘飞。他的做派气红了长生等人的双眼,也让他们好不容易对他产生的一点微妙的认同感消失殆尽。

梵伽罗怎么可能是个好人?他太会伪装了!

“梵伽罗,你快放了小师妹!不然师祖一定会亲手杀了你!师祖马上就能抵达京市,你跑不了的!”长生声嘶力竭地呐喊,长真和林念恩也急得快发疯。

宋睿摇摇头,轻笑道:“别信他们的话,他们自己都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师祖什么时候能来。”当着他的面撒谎,这些人真是有趣。

得到确切的答案,梵伽罗蹲下身,饶有兴致地端详着林念慈这张老态龙钟的脸。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长生等人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把手覆在了林念慈的脑门上,把她仅存的最后一点生机抽取出来。

林念慈害怕得直发抖,低低的泣音变成了破碎的呻.吟,嘴巴一开一合,无声祈求:“放了我吧,求求你!”

回应她的是梵伽罗静谧的微笑和更为快速的汲取。

这是宋睿头一次看见梵伽罗吸食别人的生气,眉梢不由挑了挑,露出诧异的神色。若非厌憎一个人到了极点,他是绝不会做这种有违原则的事,看来宋恩慈与他之间的仇怨非常深,几乎达到了你死我活的境地。

少顷,梵伽罗收回手,把白皙的掌心平置于宋博士眼底。

宋睿立刻抛开那些杂乱的念头,从衣兜里取出一包消毒纸巾,仔仔细细为他擦拭,眼角余光瞥了林念慈一眼。

令人颇感意外的是,林念慈的头发已经掉光、牙齿也尽皆脱落,身体干瘪的像一副枯骨,鼻腔里却还残留着一口气,这口气断断续续,十分微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骤然止息。

梵伽罗拿走了她的生气,却给她留下了苟延残喘的机会。

做完这一切,他跳下法坛,迈步离去。伴随着他的走远,那些看不见的墙壁也在渐渐变得削薄,继而完全消失,使被困的人纷纷重获自由。长生三人连忙朝林念慈跑去,跪下一看,顿时眼眶便红了。

她的情况本来就非常危急,被梵伽罗这么一弄,已是半只脚跨进了鬼门关,根本等不到师父和师祖来救。

“常净大师,您快来看看我师妹!”长生无助地呐喊。

长真和林念恩跪在奄奄一息的林念慈身边,想碰她,却又不敢伸手,唯恐她会像沙粒一般随风消散。

常净大师深深看了梵伽罗一眼,这才疾步走上法坛,把住了林念慈的脉,摇头道:“阿弥陀佛,贫僧也救不了林施主,她的生机快要断绝了。”

“你们之前给她念经加持不就让她恢复青春了吗?你们继续念经呀!”林念恩焦急地催促。

“愿力的加持需要时间,”常净大师摆摆手:“林施主的时间已经不够了。”

“怎么会,不可能的!”林念恩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然后猛然看向梵伽罗,眼里迸射出刻骨的仇恨。

常净大师明知道林念慈已经没救,却还是召集了全寺的僧人为她念经加持。

袅袅梵声盘旋而上,撼动了云霄,却撼动不了梵伽罗冷酷的表情。他对林念恩的恨意视而不见,也并没有把杀气腾腾的长生和长真放在眼里,只是徐徐说道:“宋恩慈手里捏着另外一半双鱼佩,那玉佩属阳、属真、属万物生发,所以她绝不会死。我跟你们打个赌,到了明天早上,她自然会恢复如初。不把她逼到绝境,她怎么会主动暴露身份?”

“你疯了!”长生怒吼道:“为了一个猜想,你就能随意玩弄别人的生命吗?”

梵伽罗轻笑道:“我玩弄的不是人,是宋恩慈。放心吧,她的命比谁都硬。”言下之意,他绝不承认宋恩慈是人类,所以他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摆布她的命运。

他果然是杀死了师叔祖和恩慈师伯的凶手!他简直丧心病狂!长生又气又恨,分明想手刃对方,却又无能为力。

长真和林念恩已经动了与梵伽罗同归于尽的念头,把压箱底的法器都掏了出来。

眼看一场血战一触即发,常净大师立刻站出来隔绝了两拨人马,温和却强硬地说道:“阿弥陀佛,还请梵施主给老衲一个面子,莫要在龙隐寺内动武,否则老衲会亲自送您下山。”他原以为自己少不了要出手,却没料梵伽罗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就转头离开了,并没有一字半句的刁难。

常净大师愣住了。

梵伽罗头也不回地说道:“我在寺外等着宋恩慈。就算你们不念经,她也死不了。”

常净大师半点也不相信他的话,送走了这个大.麻烦,立刻就亲自盘坐在法坛下,诚心诚意为林念慈念经。他看得出她已是恶业缠身、气数已尽,但这恶业是从别处沾染的,与她本人没有多大关系,所以该救的还是要救。

梵伽罗和宋睿刚跨出龙隐寺,身后的大门就轰然关上,还落了锁,仿佛生怕他们硬闯。

“现在怎么办?”宋睿语气轻快地询问。

“在这里等一夜。”梵伽罗随便找了一张石凳坐下,取出手机说道:“我给孟局长打个电话,让他帮忙去接洋洋。”

“让温暖去接吧,她比较会照顾孩子。”宋睿也拿出手机。

“好。我给洋洋发一条道歉短信。”说这话的时候,梵伽罗眉宇间难免流露出一抹愧疚的神色。

“他会理解的。我们今天晚上在车里对付一夜,我刚好带了一床被子。”宋睿从后备箱里取出一床鸭绒被,平铺在后车座。

“你别靠近我,会冷。”梵伽罗盯着自己毫无温度的双手,漆黑双目显现出一丝晦涩。

“我不怕冷。”宋睿脱掉风衣外套,把自己和梵伽罗一块儿裹住,笑声低沉而又愉悦:“我把我的体温借给你,你要保存好。”

听了这话,梵伽罗抿直的唇角忍不住弯了弯,主动把外套的缝隙合拢,往身后这具温暖的胸膛靠去,然后释放出磁场,把这份炽热的温度紧紧锁控在自己体表。于是他这具原本死寂的、冰冷的身体,竟也慢慢染上了一点温热,仿佛又以另一种方式活了过来。

原来活着不是一种状态,而是一种心境。

他低下头,无声无息地笑了。

感觉到怀里的身体不再像往常那般毫无温度,反倒越捂越热,宋睿忍不住轻咦一声,然后低下头查看。

就在此时,梵伽罗伸出细长的指尖,点了点他的手背。这种无声的交流立刻阻止了宋睿的探究,让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过了好一会儿,宋睿才敛起笑容问道:“我们难道就这样干等着?”

“我拥有另一半双鱼佩,属阴,主死亡,宋恩慈那边一旦动用阳玉,我会立刻有所感应。”

“然后我们闯进去抓她现行?”

“对。她非常惜命,即便知道我在外面守株待兔,也会想办法自救。”

“惜命是为了成神?”

“是的,这是每一个修道之人的梦想。”

“也是你师祖的梦想?”

“嗯。”

“那你呢?”

梵伽罗沉默了很久才坚定地说道:“我不会允许世界上存在神灵。”

宋睿明白了什么,不免摇头轻笑,“你把自己当成了救世主?”

“我从来没那么想过,我只是在做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梵伽罗抬头看向夜空,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

他原以为林念慈忍不了多久便会拿出阳玉自救,却没料一整晚过去,龙隐寺内却毫无动静。

破晓时分,已彻底失去耐心的梵伽罗拉住宋博士的手,带领他径直走向那扇紧闭的落了锁的大门,却在迎面撞上的瞬间打通了一个折叠空间,连接了门的另一面,凭空出现在寺内。

看见两人穿墙而过,正在扫地的几名僧人吓得连扫帚都扔了,急急忙忙跑去找住持。

梵伽罗借由相互连接的几个折叠空间,转瞬就来到了数百米开外的一排厢房前,又顺着一缕似有若无的气息,推开了其中一个房间的门。

长生、长真、林念恩、常净大师就在此时闻讯赶来,异口同声地喊道:“住手!”

梵伽罗并不搭理他们,径直走入房间,把林念慈拎了出来。

守在床边时时刻刻照顾病患的两个八.九岁的小沙弥被惊醒了,连忙揉着眼睛去看,然后发出了不敢置信的低呼。只见昨夜还奄奄一息、老态龙钟的女人,这会儿竟已恢复如初。她的皮肤光滑了,身体丰腴了,头发和牙齿也全都长齐,仿佛吃了什么活死人肉白骨的神丹妙药。

梵伽罗却丝毫也不觉得意外,将迷迷糊糊的林念慈随手扔在地上,似笑非笑地询问:“你们怎么解释这种现象?”

长生、长真和林念恩傻眼了。

常净大师盯着林念慈看了好一会儿,不免惊愕地说道:“阿弥陀佛,昨晚的林施主分明是恶业缠身、气数已尽,今日却生机勃勃、气运冲天,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牢记本书地址:灵媒最新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https://www.jueshitangmen.info/2945/

喜欢风流书呆的小说灵媒请大家收藏:(www.jueshitangmen.info)灵媒绝世唐门更新速度最快。伏天氏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绝世唐门沧元图

灵媒最新章节 - 灵媒全文阅读 - 灵媒txt下载 - 风流书呆的全部小说 - 灵媒 绝世唐门

猜你喜欢: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七爷山河不夜天[穿越]重返燕纪·锁香楼烈火浇愁兽丛之刀你压着我隐形的叶子了宁小闲御神录夜来公主香入魔归魂(gl)我真的是万人迷舞夜奇谈天涯客夏梦狂诗曲[希腊神话]冥府之主临洛夕照极品女仙全道门都欠我一个人情问鼎宫阙有琴何须剑霍乱江湖[综武侠]女主不高兴我为表叔画新妆混元修真录[重生]
完本推荐: 龙血武帝全文阅读孤王寡女全文阅读名门全文阅读拳镇山河全文阅读童养婿全文阅读皇后难为全文阅读都市修真全文阅读盘龙全文阅读神澜奇域海龙珠全文阅读默读全文阅读大宋的智慧全文阅读高能二维码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重生未来之我是歌手全文阅读将小混蛋教成三好男人全文阅读冠军传奇全文阅读篡唐全文阅读归魂(gl)全文阅读武道宗师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超神制卡师最强医圣极品飞仙逆剑狂神极道骑士独步成仙玄天魔帝九天太古龙象诀大宋帝王我爷爷是迪拜首富美漫之道门修士抗日之全能兵王帝霸道祖,我来自地球不灭战神他身上有条龙神话版三国元尊家有悍妻怎么破北斗问鼎宫阙开天录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实体书)苍穹之上最强狂兵王者时刻韩四当官带着农场混异界我是仙凡

灵媒最新章节手机版 - 灵媒全文阅读手机版 - 灵媒txt下载手机版 - 风流书呆的全部小说 - 灵媒 绝世唐门移动版 - 绝世唐门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