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 写作榜 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 新书入库 全部小说

绝世唐门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85章

甄意和言格连夜赶去警局时,尹铎正在审讯室里接受询问。

推门进去,尹铎面容清俊,没什么表情地靠坐在椅子里,看了甄意一眼,神色复杂。

甄意在尹铎身边坐下,与对面的季阳说:“我是尹铎的律师。”

季阳只道:“尹铎是公职人员,我们有内部的审案流程。沉默权,在这里已经不适合。”

这个甄意很清楚。

尹铎脸色平静,对甄意说:“只是拜托你做个见证。”

警方有警方的见证人,而尹铎相信的是她。

甄意顿感满满的嘱托和压力,点了点头。

季阳开始询问:“几个小时前,警方赶到现场的同时,你也去过现场。当时一位开车离开的白领认出了你。”

甄意有些意外,但还是站在尹铎这边,插嘴:“目击者是看见尹检察官进去吗?”

在那个关键的时间点上,“进去”和“出来”有很大的差别。

季阳怎会不明白她的意思,淡淡道:“是进去。但凶手往往会有重返现场的习惯。”

说完,他看向尹铎,“你进门时,保安没有看见你。至于那位白领,他没有和你撞面,所以你不知道被他看见了。”

尹铎何其敏觉,怎会听不懂他的暗示。他苦笑一下:“我进去时,刚好保安离岗。并不是故意躲过。”

季阳说:“仁辅大厦是新装修,监控器还没来得及安装,无法拍摄记录楼里的情况。可电梯里有闭路电视。你是坐电梯吗?”

这句话显然是明知故问。

“不是。”尹铎很镇定,“我在打电话,所以走的楼梯。”

这样寻常的巧合放在此刻,变得耐人寻味。

尹铎补充道:“以这些情况来推断我掩人耳目地潜入大厦,未免太牵强。”

季阳知道尹铎本身就是检控官,不好对付。

但他有备而来,问:“你上去之后,在没有引起我们注意的情况下离开了,为什么?”

甄意抬眼,当时尹铎在同一楼层,在黑暗里看他们?

“因为警方的人都已经到了,我的身份出现在那里,并不合适。”尹铎说。

“尹检控官,这正是我想问的,为什么你会在案发后的瞬间出现在现场?你不是警察,不会接到报警,也无法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即使知道,你要做的也是报警,而不是自己第一时间赶去。你如何解释当时的行为。”

尹铎没有立刻回话,目光一挪,看向甄意,极短暂的一秒,便收回去了。

甄意不明所以。

“有人打电话叫我过去。”

“叫你去干什么?”

“说……”尹铎语气变缓,“我的一个朋友有危险,让我去救她。”

“这位有危险的朋友是杨姿吗?”

“不是。”

“是谁?”

尹铎沉默不答。

“那给你打电话的人是谁?”

尹铎揉了一下眉心,很轻地呼了一口气:“我不知道。”

“不知道?”季阳脸色严肃,“作为一个办案多年的检控官,接到陌生的带有犯罪信息的电话,不问清楚缘由就冒失地跑去现场,不通知警察。

你用这种说法来为自己开脱,可信吗?”

法庭上口才极佳的尹检控官,此刻无言以对。

甄意隐约猜得到是怎么回事了,替尹铎难过,再度打断,问季阳:

“是谁报的警?”

“电话里,他说是巡逻的保安。”季阳脸色不动,“但我们查过,大厦的保安都说他们不知情。所以……”

报警的就是嫌疑人!

可警察赶到时,杨姿尚未窒息而死,这说明嫌疑人很早就报警了,甚至很可能在甄意上楼时,警察就已经在赶去的路上。

为什么对杨姿手下留情?

甄意问:“查过报警电话吗?”

“国际掩号,每秒钟都在变地址。”

“果然是这样。”甄意说,“事情发生在我的事务所。虽然我不是被电话叫去的,但我上楼后的确接到了一个不显示号码的电话。相信司警官已经查过了。我猜,那个号码分别给尹检控官,我,还有报警热线打过电话。

那个人就是嫌疑人。所以,我相信尹铎说的话,很可能是嫌疑人叫他去的。”

其实,她隐约感觉到,尹铎说的那个有危险的“她”就是自己,这叫甄意心里难受。他是以为她有危险才赶去,不报警是为了给她留深刻印象。

此刻被审问,他却不好说出口。

但甄意的这种说法,季阳并不太赞同:“尹检控官没有不在场证明。”

“我在附近的皇后公园里跑步。”

“没有人能证明。”

甄意听言,蹙了眉:“季警官,你现在说的这些根本就不足以怀疑尹铎。”

季阳抬了一下眉梢,不答她,继续质问尹铎:

“郑颖来HK给死者家属道歉前,给你打过电话。”

“是。她还只是个孩子,是我鼓励她走出来,勇敢面对公众的指责,用行为改变自己,请求大家的原谅。”

“这么说来,你很清楚她的行程,知道她会来HK。”

尹铎不答。

“杨姿呢,听说和你关系不浅?”

“什么意思?”

“之所以对杨姿手下留情,应该有两个原因。一,她只是替淮如隐瞒辩护,真正该受到处罚的是淮如,所以杨姿不用死;二,你对她有私人的感情,和她发生性关系后,不舍得杀死她,所以立刻报警了。”

之前尹铎还能淡定,可听到第二个指控,他再也忍不住,瞠目:

“私人感情?呵,有些事我不想说,但……”

他靠进椅子里,气极反笑,

“季阳,我的确认识这次的受害人杨小姐。她在工作中对我有过多次暗示,短信邮件更不用说了,你可以去查。如果我想占她的便宜,根本不用等到现在,更不用搞得这么复杂。一句话她就会自己送上门!”

他厉声说话,又觉自己失态,尤其最后一句话。

他无力地摁住眼睛,声音低下去:“抱歉。”

季阳不为所动,抓住线索,敏感而冷淡地问:“你的意思是她喜欢你?”

尹铎摇头:

“不是,她喜欢的是一种虚像。没有真心,只有虚荣。她喜欢的不过是一种拿得出手,能让人艳羡的感觉。符合这种条件的男人,她都会喜欢。”

季阳眼神幽幽的,语气变缓:“听你这么说,你似乎对女性非常谨慎。”

几秒的安静,尹铎眸光变深:“你想说什么?”

“成长的过程中没有母亲的角色。你认为,这对你的交友和看待女性的方式,有什么影响?”季阳再度面无表情,换了十足冷酷的审讯人姿态,

“是否让你对女性,尤其是与女性的xx行为,既好奇又紧张?”

这样赤裸的隐私剖析,让甄意头皮发炸,尴尬而窘迫。

审讯室里极其安静,空气紧绷成了弦。

尹铎的手掌摁在桌子边缘,缓缓地,用力地,握成了拳头。

他盯着季阳,声音很沉:“你调查我?”

季阳不答,铁着脸面,无情地揭发:

“在给嫌犯进行心理画像时,我曾怀疑,此次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是阳痿,或者是女人。可杨姿受害后,我们更加确定了之前的画像结果。他对女人的身体好奇而敏感,前几次只是用假器具模仿性交,这次终于忍不住亲自上阵。”

“尹检控官,你现在28岁,年轻有为,英俊有魅力。请问,你谈过几个女朋友?和女人发生过性关系吗?”

直接,野蛮。

尹铎咬着牙,下颌紧绷了起来,一声不吭地盯着季阳。

甄意坐在一旁,莫名头疼。这种被人抽筋剥皮地分析审问的感觉,她可以想象到有多屈辱凄惨。她一个旁观者都快受不了了。

可作为审问者,季阳的力度只会越来越大,他的语调也渐渐发力:

“你的父亲是一位消防员,18年前在燕角区一次特大火灾中救人牺牲。

那场火灾一共烧死6名消防员。他们的死不仅是因为大火,更因为路线判断出现失误。作为中队长,你父亲工作失职,难辞其咎。其余5人都是烈士,唯独你的父亲死后还背负了处分和骂名。

但你一直不肯相信你父亲是罪人。当上检控官后,一直调查当年的事情。终于,到18年后的今年,当年的真相浮出水面,是如今的消防署长为了推责,让你父亲做了替死鬼。

尹检控官,这就是你的刺激源!”

一番激烈训责后的寂静里,甄意呼吸困难。没料到从来优雅开朗,笑容温和的尹学长竟有这种经历。

尹铎细长清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水光,转瞬即逝。他竭力平静着,缓慢而用力道:“我一直都相信我的父亲。所以,真相的曝光,刺激不到我。”

“引发当年大型火灾的,是工厂宿舍楼里的一个员工,她违规使用大功率电器,放着超负荷的烧水器在宿舍,自己跑出去玩。后来,她并没有受到刑事问责。”

季阳根本不理他的解释,气势十足道,“受到这样不公平的待遇,你心里一直怀有仇恨。相依为命的父亲活活被烧死,却无人偿命;还要经受最残忍的指责和怪罪。”

季阳大势地逼问,想压倒他:

“尹检控官,你其实痛恨你见到的所有的假象和不公。法律上无法惩罚的罪犯,你想亲自惩处吗?”

“没有。”尹铎浓眉之下,目光深而狠,在和对面的人较劲,“虽然会痛恨,但不会想亲自惩处。我父亲说过,即使是对待罪犯,也要用公平昭然的方式!”

“这的确是你小时候从父亲那里学到的,所以你在人前一直光明向上。”

季阳的审问几近残忍,“可你父母亲的事情对你的影响呢?

父亲惨死,含冤九泉;母亲过早地抛弃你,你失去父亲后千辛万苦去找她,她已有了新的家庭,将你拒之门外。她骗你说带你去游乐场,结果把你扔在摩天轮下,偷偷离开。那晚刮了台风,游乐场员工来救你,你抱着栏杆不肯走,说要等妈妈。这件事甚至刊登在了报纸社会版上。虽然你终身未婚的富豪伯父收养了你,把你当作亲儿子,可一个忙碌的商人不可能再从精神上安抚一个心灵受伤的孩子。”

甄意惊怔,盯着尹铎,看着他死死咬牙,却忍不住下颌紧绷着颤抖的样子,竟怜悯得心疼。

她想喊停,可季阳的声音愈发冷酷,语速极快:

“尹检控官,这些遭遇已经足够摧垮你父亲在你幼时为你树立的世界观。

你痛恨因失误害死公职人员却逍遥法外的人;你渴望得到女性的关怀,却害怕她们的欺骗与抛弃!

尹铎,这就是我们对这次连环杀人犯的画像,而你,正好符合这所有的一切!”

“够了。”

尹铎极低极沉地吐出两个字,黑色的眼睛死死盯着季阳,早已蓄满了泪水。

他的拳头用力握着桌沿,力度之大,让桌子都在轻轻地颤抖。

他一字一句,狠狠道:“我不管你们的学说是什么,也不管你们所谓的幼时经历会如何影响一个人的性格,如何让他扭曲成为反社会。

你说的这些狗屁东西!我都不知道,也不想去了解!”

惨白的灯光下,尹铎脸色血红,深邃的眼窝里泪光在晃,一漾一漾的,这个一贯儒雅从容的男人,此刻在颤抖,声音沉如铁:

“我只知道,对!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些人在受到不公正和凄惨的遭遇后,变成嫌疑人,报复社会,报复无辜;

可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群人。

他们坚韧,他们不屈,不会被命运打倒。他们在遭受不公的对待后,格外珍视公平的含义,会成为与前一种嫌疑人截然相反的人!

他们会成为抓捕嫌疑人的人!”

字字铿锵,落地有声。

语毕,一片死寂。

他低沉、伤痛、却坚定的话语还在审讯室里回荡。

甄意眼中含了热泪。

是啊,正是这样。

总有人说环境决定人性。殊不知,在相同的恶劣环境下,有人选择轻易地堕落,有人选择痛苦地涅槃。

正是因为有后面这一群人,这个世界才永远充满希望,永远振奋人心。

落针可闻的寂静里,季阳没有再开口。

他目光不移,注视着尹铎忍怒而强韧的眼神,对视很久,终于道:“我们还会继续调查,最近,我们会监视你的行踪。请你配合。”

今晚的审讯就到此为止了。

甄意扭头看尹铎,他依旧维持着僵硬而决绝的姿势,没有动静。

走出审讯室,甄意拿袖子轻轻蹭了一下眼角的泪,回头想和尹铎说什么,尚未转身,身后的男人已上前一步,从背后拥住了她的身体。

他低头压在她的肩上,在房间里含着的眼泪全砸进了甄意的脖颈里。

她陡然愣住。

“甄意,就一下。”他声音嘶哑,强忍着,却带了极淡的一丝伤感,再也没了在里边谈话时的冷静。

那场揭伤疤式的审讯已经让他鲜血淋漓。此刻,这个男人脆弱而无助。

甄意再度眼中泛泪,她能感觉到他周身散发的痛苦气息。他再一次让她看见,多少人,就是这样坚强而拼命地活着。

只是,很快,走廊那边传来她熟悉的脚步声,言格走了过来。

看到尹铎紧拥着甄意埋头在她肩窝疗伤的一幕,他愣了一下,渐渐,眉心微微蹙起,看得出不乐意。

默默无言地看甄意几秒,见她只是为难地做表情,却不挣脱尹铎。言格轻轻眯了眼,不乐意变成了不高兴。

可他也不能说什么。看她半晌,很不满意地插着兜转过身去了。

结果也不走,就那样站在走廊里,拿背对她。以此表示他不看她。

甄意:“……”

最终,尹铎松开甄意,对她说了句简短的“谢谢”,便离开了。

甄意得到解放,立刻跑上去搂言格的胳膊。他斜她一眼,语气倒平静,说:“19秒。”

居然计时……

甄意小声解释:“他难过嘛。”

言格:“季阳警官也在,尹铎检控官为什么不抱他?他比较高大,从心理上讲,抱起来更有安全感。”

甄意:“……”噢,老天。

跟他讲不清,索性岔开话题,装模作样打了个哈欠:“啊呜,好困呀。”

言格果然转移了注意:“那赶紧回家吧。”

甄意的确是累惨了。

才一进门,她就扭啊扭地解内衣,从袖子里拉出来往梳妆台上一扔,随即便往床上扑。手脚并用地上了床,裹着被子一滚,就没动静了。

言格:“……”

他看看她。

台灯光朦胧,她倒下不过几秒,居然瞬间就睡着了。她一贯如此,睡眠极快,不出一会儿,呼吸就清浅下去。

言格坐在床边看了她很久,最终轻轻地摸摸她的额头,唤她:“甄意?”

“唔?”她在尚浅的睡眠里条件反射地应答。

他柔和道:“先洗个脸再睡?”

“唔。”她懒洋洋地睁开眼睛,像是刚被他吵醒的样子,委屈,带着一点儿脾气,“你让我睡一下嘛,就一下。”

黑黑的眼珠哀哀地盯着他,像只祈求抱抱的小松鼠。

他是拗不过她的,轻声道:“好。”

哎还是打水过来给她清洗吧。

没起身,不想她一把拉住他的手,眯着眼,抿唇笑了:“你答应我了,让我睡一下。”

“”他反应过来,她说“你让我睡一下”有另一层意思。是说睡他。

嗯,又被她调戏了。

睡到半路都能醒来调戏一把,他真服了她。

可她或许是真的累了,并没有后续,又闭上了眼睛。两只手还懒洋洋地抓着他。

他坐在床边,拇指轻轻抚摸她的手背,暂时不太想起身。忽听她朦朦胧胧地咕哝:

“言格?”

“嗯?”

“你不要吃醋,我最喜欢你。也只喜欢你。”她闭着眼,嗓音模糊。

他的心悄然无声:“嗯,我知道。”

想了想,俯身靠近,在她眼睛上落下一吻,很轻,很缓,很深。

她却觉得痒,他才起身,她爪子一扒拉,揉揉眼睛,把他的吻揉掉了。

“……”

床上,她调整睡姿,滚了一个圈,梦里想起什么,又小声咕哝:“言格,我们帮帮尹学长好不好?”

“……”

某人再度蹙了眉,在心里默默纠正:你应该说帮帮你的当事人。当事人。

言格起身去洗手间打了水,浸湿了毛巾,把她的脸清洗了两遍。她被打扰了,在梦里不太满意,脑袋滚过来躲过去地直哼哼,他费了半天的劲才弄好。

又给她擦擦手,洗洗脚,总算弄干净了,盖好被子。

她早已睡熟,睡颜安宁。

把毛巾和水盆放回原位后,言格打了一个电话:

“季阳先生,现在想请你去一个地方。”

仁辅大厦10层的工作室外,还拉着警戒线。

凌晨5点半,走廊的灯已经修好。一路上非常明亮。

言格过去时,季阳已经在现场等候。

一见言格,他便开门见山地问:“你说这次的连环杀人是两个案子?”

“对。具体的情况,我在电话里和你说了。之前的‘卫道者’案我不清楚,应该如你的画像所说。但郑颖和杨姿的‘洋娃娃’案都用到了催眠。这两人的案子,和前面你们调查的那个案子不同。”

季阳沉吟半刻:“可郑颖与杨姿,她们两人和前几起死者的死状一模一样。”

“真的一模一样吗?”言格平淡地问,

“郑颖的死亡现场是密室,其他都在开阔的地方。郑颖的装扮显然比前几起精心而华丽,另外”

言格扭头,指了指工作室的那面镜子,和上边的血红色圈圈,那正是杨姿被吊的地方:

“这个图案和郑颖死亡现场的一样,可据我所知,前边的几起案子虽然也有血环,却不是这个样子。”

言格说:“而且你也应该感觉到了,以‘卫道者’的身份对郑颖和杨姿实施惩处,这实在有些牵强。郑颖她已经得到了死者家属的原谅;而杨姿不过是帮淮如打了官司。伤害这两人的理由并不充分。”

季阳沉默良久,终究是叹了口气,承认错误:“你说的很对。这很可能就是两个案子,一个是‘卫道者’,一个是‘洋娃娃’。

说起来,‘卫道者’的案子在上半年每个月发生一起,非常规律,6月份最后一次犯案后,就中断了。

现在是11月。‘洋娃娃’案出现了两个受害者,相隔不过3天。”

言格稍稍拧眉,问:“有个问题我不太懂,想请教你。一般来说,连环杀人停止他的规律,是为什么?”

“心情改变,突然相通,意外死亡。都有。”

季阳靠在墙上,叹了口气,

“其实,连环杀人案的破案率并不高。尤其是那些非仇恨、无法从死者社会关系查询的类型。而单独的心理画像只能找一个大致的范围排查或剔除,却很难锁定。”

“比如上半年的‘卫道者’案,符合嫌疑人画像的公职人员,在HK范围内有近20个。只不过,这次郑颖和杨姿的案子,让我们把范围缩小到了尹检控官身上。”

季阳揉揉眼睛,这几天连续熬夜,累坏了,道:

“审问尹检控官的时候,心里很难受。可作为审讯人员,不能有半点同情。因为不到最后一刻,谁也拿不准同一战壕的战友究竟是好是坏。”

这点,言格是明白的。

“那接下来,警方该怎么办?”

“如果是‘卫道者’的案子,很可能只能等他下一次犯案了。”季阳说。

言格点了一下头:“郑颖和杨姿的案子呢,你可以抛弃之前的误解,重新分析一遍吗?”

季阳:“什么意思?”

“我在想,这两个案子会不会有一些私人的因素在里面。如果是这样,就会比较容易锁定嫌疑人。”

“私人因素?”

“对。之前的‘卫道者’案,尹铎检控官非常符合你们对嫌疑人的画像。可你们没有证据。而这次的‘洋娃娃’案,每个受害者都和尹铎联系起来。郑颖给他打过电话,杨姿对他有过暗示。”

季阳一愣:“你的意思是?”

“可能有人知道了‘卫道者’案的嫌疑人名单,于是模仿那个案子,用两个和尹铎有关系的受害者,来栽赃嫁祸他。”

季阳也觉得棘手了:“如果是那样,范围就大了。检控官这个职业,本身就容易树敌。”

言格的思路异常清晰,问:“这两个案子和之前‘卫道者’杀人的受害者有没有什么不同?这些不同的点,应该就可以透露出罪犯的信息。”

经言格一提醒,季阳立刻高效思索起来:“不同”他稍稍一愣,立刻道:“尺寸和润滑剂。”

言格没太理解:“什么?”

“上半年的‘卫道者’杀人案,凶手用到的都是仿真型号的,大小仿真且统一,没有润滑剂。但‘洋娃娃’案子里,郑颖用到的假器具是最大号尺寸,用了润滑剂。”

言格:“……”

难道这次要找的,是一个有着巨大号丁丁的男人?

季阳也觉得古怪,沉默半晌,忽然缓缓道:“等一下。”

清晨的曙光从窗外洒进来,连续工作几天的季阳,此刻眼睛里已经有了血丝,目光却依然灼灼有神。

安静的清早,他的声音缓慢而有力:“这通常是女人的幻想。”

言格蹙了眉,沉默半晌,忽然想到什么。昨晚离开现场时的那种怪异感,此刻终于

他回头,看着悬挂杨姿的绳子,一端系在墙壁上。那个高度

他走过去,那是从上到下一排木棍装饰。案发后,他赶来的时候,没有看到杨姿的情况,但此刻从残留的绳子上,他大致可以看到:当时,杨姿脖子上系着绳子,绳子绕过了中间一条木棍,又拉下来系到底端。用力拉扯后,固定住。绳子太长,还剩余了很长一截。

绳子绕过的是中间的一条木棍,而非最高的一条。

他站在墙边,伸出手,非常容易就触碰到了最高的那条木棍。他想,如果是甄意在这里,蹦起来只能刚好够到中间那一条

季阳看到言格的动作,一下子也明白了:“真的是女人!”他完全愣住:“可受害人杨姿说,她和嫌疑人有交流啊!”

言格缓缓把手收回来,放进兜里:“一个好的催眠师,能用假的东西,让被催眠者产生最真实的记忆。”

季阳张口结舌,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一个女人用假的器具和润滑剂,用语言催眠欺哄另一个女人,让那个女人产生了最让自己开心的幻觉。

这种场景真是……

因为已经有了受害者的亲身“感觉”和口述,所以嫌疑人收走了假的男**具,让众人更加确定嫌疑人是男人。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季阳:“尹铎检控官洁身自好,不太可恨招致女人这样深刻的仇恨。”

言格则深深蹙眉,自言自语:“有一件事情,我觉得很奇怪。嫌疑人给郑颖催眠,让她自杀,自己则远离现场;可在杨姿这里,她亲自来现场。而且报了警,没让杨姿死。为什么?”

季阳也想不通,可,他毕竟是旁观者,沉默半晌,隐隐感觉到了不对:

“言医生,嫌疑人要的,是不是受害者的口述?当时甄律师深受刺激,情绪失控”他立刻反应过来,“她要报复的不是尹铎一个人,而是尹检控官和甄律师!”

言格一愣,该死,他竟然忽略掉了最关键的一点。

嫌疑人故意把杨姿带到甄意的工作室来,他一开始只是以为MSP的那些疯子搞鬼,可其实没那么复杂,那就是最简单的一起报复事件。

报复尹铎,报复甄意。

比起杀死甄意的好朋友杨姿,让她的好朋友活下来,让她知道她的好朋友在意淫她的男人,让杨姿受尽羞辱从此记恨仇视甄意,甚至伤害她。

他的心忽然就有些发凉,像漏了风。

早晨的第一束阳光从窗外洒进来了,他却感觉不到半点温暖,也不理季阳,拔腿便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摸出了手机。

淮如!那个疯女人!他早该想到!

甄意抱着被子,滚成一个团,睡得香甜。

迷迷蒙蒙中,听到自己欢快的声音:“甄意你男人电话快来接呀。”

唔?她睡了不足一个小时,哪里醒得过来?

她男人不就在她身边么她闭着眼睛,伸手抓抓,空空的。那声音还在唱:“甄意你男人电话快来接呀”

她太困了,朦胧地睁开眼,瞬间猛地一惊,弹跳着往后一颤,睡意全无。

面前一面镜子,上面画了血淋淋的环,镜子上还挂着一个硕大无比的假男**具!

她的心因为骤醒和惊吓,剧烈地跳。

拉着窗帘,清晨的卧室里还很昏暗。

镜子里,她面色惊恐,脸色煞白,脖子上系着一个蕾丝项圈,另一端,她的心几乎要从嗓子里跳出来,缓缓回头,就见床头坐着一个女人,殷红的嘴角挂着一抹奇异的笑。

牢记本书地址: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https://www.jueshitangmen.info/174/

喜欢玖月晞的小说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jueshitangmen.info)亲爱的弗洛伊德绝世唐门更新速度最快。伏天氏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绝世唐门沧元图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绝世唐门

猜你喜欢: 恐怖女主播犯罪心理蛊毒破云前夫高能死亡万花筒罪爱安格尔·暗夜篇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天师我的鬼胎老公丧病大学青行灯光暗之匣罪爱安格尔·黎明篇罪爱安格尔·晨曦篇亲爱的弗洛伊德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龙王妻请魅惑这个NPC
完本推荐: 黑天全文阅读女配不掺和(快穿)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神鉴全文阅读傲世丹神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全文阅读有匪全文阅读虐妃全文阅读弃妇之盛世田园全文阅读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修罗战神全文阅读年长者的义务全文阅读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全文阅读附加遗产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光之子全文阅读撑腰全文阅读你比北京美丽全文阅读默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永恒圣王永恒圣帝三国重生马孟起帝临鸿蒙无垠三国之巅峰召唤超神制卡师养鬼为祸都市少年医生重生民国:战少,我有喜了一世倾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汉阙暖君寒门崛起美漫之道门修士一卡在手魔门败类悲剧发生前[快穿]仙宫冷宫娘娘有喜啦魔临凌天战尊天下第九永恒国度医妃惊世奶爸的异界餐厅最强狂兵黎明之剑成神风暴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绝世唐门移动版 - 绝世唐门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