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 写作榜 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 新书入库 全部小说

绝世唐门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84章

言格**了杨姿?而杨姿爱上了言格?

这什么情况?

但不管感情如何纠葛,受害者杨姿的证词非常关键。言格就是这场连环杀人案的嫌疑人了。可……在场的警司们都没动静,互相交换眼神。

言格是警局的特邀专家,有过多次合作,他给大家的印象绝不是如此。但,人都会有隐藏的一面。很多罪犯看上去都像好人。

甄意看着众人那隐约了然又心知肚明的眼神,牙齿都打颤了,忍着气:“杨姿,你不要乱说。”

“我没有乱说。”杨姿语带轻嘲,仿佛笑话甄意的气急。

她坐起身了,抱着双腿,手臂虚弱无力,轻轻晃了一下,依旧看着甄意身后,目色温柔,脸颊泛红。

言格并没看杨姿,而是始终望着甄意。

见她在忍气,他迈开长腿,走到浑身发抖的甄意身边,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拳头,大拇指缓缓摩挲她的手背,在安抚她,让她消气。

他坦然而平静,甚至不做解释。

杨姿看着他和甄意牵在一起的手,蹙眉,眼睛里蓄了泪水,委屈道:

“你这是干什么?我不怪你,你还在她面前装?刚才你和我恩爱的时候是怎么和我说的?刚才的激情和疯狂你全当没发生吗?”

甄意被她露骨的话刺激得要疯,脑子里浮现出那种画面,几欲作呕。又见在场所有人各怀心思地望着言格,悲愤交加,怒得牙槽都快咬碎。

她这辈子性格大条,别人骂到她头上也可以当没听见,可今天她只觉此生不会再像此刻这般被人气得要呕血。

然而——

陈sir问:“言医生,麻烦你配合我们回警局调查。”

言格平静地点点头:“可以。”

杨姿完全搞不明白,听言,不解:“我都说了他不是强奸犯,我也不是受害者。我们是心甘情愿的。”

陈sir道:“这位小姐,你没有搞清楚状况。我们要查的,是连环杀人犯。”

杨姿如遭雷击,帮忙辩解:“一定是你们搞错了!我都说了是自愿的,暴力、助兴药、捆绑,这一切都是情侣之间的情趣和刺激,你们不要费时间了好吗?”

“你给我闭嘴!”甄意再也听不下去了,狠狠道,“杨姿,你再说一句,我就抽死你!”

不等她再说,甄意的愤怒再也压抑不住,朝她冲过去。

可才迈出一步就被言格握住手臂,拉回身边。

杨姿见甄意发火,反而不慌不忙起来:“甄意,难道你希望我告他强奸?”

她说言格强奸?!

顿时,甄意脑子轰鸣一片,气得发蒙,无法思考了。

她平日里多伶牙俐齿啊,此刻却急火攻心,喉咙里像堵着石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言格的食指被她握在掌心,握成拳头,很用力。

他感觉到异样,扭头看,她气得脸都红了,嘴唇咬出了惨白的牙印。

他稍稍愣住,原本准备过会儿再说的话,便不能再等,说出来了:

“我下午6点到9点一直在研究所,那里有监控。9点10分开车离开,沿轩尼路,德辅路,诺干道中,国王路一路过来,都会有道路监控,10点10分到达仁辅大厦门口,就是刚才。”

异常坦荡而有条理。

陈sir听完,对身旁的警员道:“立刻去查。”

杨姿见他如此冷静漠然地拿出证据,皱了眉:“有谁会把自己的行车时间记得那么清楚,分明就是你提前准备了不在场证明!你和我说的那些情话难道都是假的?你对我做的一切……”

她想到什么,叫起来:“他用润滑剂了的。来不及冲洗应该还有残留,现在立刻给他检查就知道了!虽然我们很契合很甜蜜,但他那里太……”

甄意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脑子里,听到杨姿竟敢提出脱裤子检查时就差点儿爆血管,而她口无遮拦,居然在众人面前形容她幻想的他的私隐……

她之前还考虑着她是受害者,她真的很努力了,可怎么努力都无法控制胸腔剧烈堆积的愤怒了。

脑子里理智的弦“啪”地一声断裂。

她朝杨姿冲过去,可言格早有预感,用力控制住了她的手臂和身子。

甄意直接抬脚就往杨姿脸上踢去。

言格敏捷地把她抱开,她没踢到杨姿,已然情绪失控,在言格怀里挣扎着要去打她,已经顾不得措辞,尖声道:

“你说谎!言格根本就不会碰你!不仅不会碰你,把你自己送到他床上他都不会要你。”

“我没说谎。你知道他对我说了多久的情话吗?肉麻得拿一句出来都能把你刺激疯。”杨姿轻轻一笑,“甄意,你喜欢了12年的男人心里一直装着别人,你嫉妒了吗?”

“你……”甄意一下子静了下来。

其实她很清楚,强奸杨姿的人不是言格;她也知道了,杨姿的性幻想对象是言格。

她没有嫉妒,也没有反感,她只是心疼。

心疼得眼眶都湿了。

言格是那样清明而洁净的男人,杨姿却用那般恶心下作的幻想来描述他!在这么多人面前。

她真的不懂杨姿,从来不懂。

她以为如果真爱一个人,就不应在这么多人面前说他的私隐来羞辱他。

言格何尝不知道甄意的心思,他很清楚她相信他,相信他的为人,更相信他对她矢志不渝的感情;他知道,甄意没有怀疑,也没有嫉妒,只是心疼他了。

因为她的心疼,他的心,也疼了。

他仍旧紧紧搂着她颤抖的身躯,略微低头,凑近她耳边,声音很低,仅限她一人听见:“甄意,我没关系。”

甄意抬头,愣愣望着他,眼泪就涌上了眼眶,水光灿灿地直打转。

她知道啊!

她知道他骨子里淡雅平和,被泼脏水不生气,被咒骂不记恨,被污蔑也不发怒,总是会风淡云轻道“没关系”,可她就是会心疼啊!

即使他面对大家的责难,一句话不说,一句不为自己辩驳,她也会心疼得肝颤。

言格看见她眼底一漾一漾的泪光,稍稍怔愣,没料到她会气哭。

有些事原本打算跟着去警局了再说的,可……

他问杨姿,语气凉淡:“你说嫌疑人在停车场挟持了你?”

“是。”

“哪个停车场?”

“我们事务所楼下。”

“你知道现在你在哪儿吗?”

“什么意思?”杨姿不解,四处张望,“这是事务所楼上吧。”

“你们事务所在清江区的兰桂大厦,我们现在在兰亭区的仁辅大厦。”言格语气平平,问,“你不知道怎么过来的吗?”

杨姿愣住,答不上来。

“你描述了你的感受,却没提到痛苦的感觉。杨小姐,警察发现你的时候,你被绳子拉吊着,将近窒息,你没有感觉到痛苦吗?”

杨姿摸摸脖子,她真的不知道。

而这个动作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言格继续道:“杨小姐,你被催眠了。你以为发生的一切,都是你的幻想。也因为你的幻想,你并没有感觉到羞耻和痛苦,而是配合嫌疑人完成了他对你做的一切。

另外,你在一开始闻到的甜腻的香味,是一种市面上少见的安定剂,能稳定平静情绪,能起到加速催眠的效果。社会上,有一小部分不法分子会用它来抢劫偷窃。”

说完了,所有人瞠目结舌。

季阳蹙眉:“我们要找的这个嫌疑人他能拿到某个特定品种的安定类药物,还懂催眠?”

“是。”

可季阳的目光还在言格身上,因为他刚好也符合这个条件。

言格自然明白,但该说的已经说清楚,他便不会再顺着警方。

“我已经解释清楚,就不陪你们回警局了。如果道路监控有问题,再来找我。”

杨姿如遭晴天霹雳,一个劲儿地摇头,不肯相信。

那些画面,那些感觉,分明那么真实,怎么会是她的幻想?那些甜言蜜语,对她的赞美,句句说到了她的心坎上啊!怎么会……

心坎上?

全是她最想听到的话……全是她……自己的幻想?

她狠狠一抖。

她没有和她的性幻想对象有任何接触,而是被**了?还是被一个罪恶滔天的变态连环杀人犯?

她居然在无意识中附和他配合他的节奏?他占尽她的便宜,玩够了就想把她吊死?

她真的一直在幻想?

杨姿呆若木鸡,脸上再也没了光彩,潮红褪去,只剩惨白。

医护人员把目光呆滞的她扶倒,抬出去了。

陈sir转头看向一位警司,“受害者车上的痕迹提取了吗?”

“是,已提取完毕。”

季阳和陈sir商量过后,决定等杨姿精神恢复了,再问一次。很快,法证人员也做完了采集工作。

离开现场,走出大厦时,甄意脸上还挂着泪。

言格拿拇指轻轻蹭去她的眼泪,轻声:“这有什么好哭的呢?”

甄意委屈:“都是你,她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你干嘛不早点反驳她?”

“人太多了。”

很短的一句话,甄意立刻就明白了。

现场除了负责案子的警司,还有法证人员,记录人员,医护人员……

他习惯性地尊重女性受害者的尊严,即使杨姿污蔑他,他骨子里仍然礼貌教养到极致,不想当众践踏她的颜面。

直到杨姿开始羞辱甄意……

甄意哪里会怪他,头一扭,挨在他肩膀上,轻轻蹭去未干的泪水。

回到家已过了夜里12点。

进门就收到司瑰的短信,说言格的不在场证明没问题,后面友情安慰了甄意几句。

甄意心情不佳,对杨姿又恶心又可怜。经过这次,以后朋友是彻底做不成了。

她趴在沙发上没精打彩地装死。言格在一旁,把叫家里人准备的食盒放到茶几上,一一拆开。

甄意抬起眼皮:“你没吃晚饭?”

“吃了。你晚上加班会累,吃点宵夜。”

她兴致恹恹,刚想说没胃口,却嗅到了榨菜香。举起脑袋一看,一小碟清香榨菜,一小盘拍黄瓜,几只孜然烤肉串,两碗海鲜鲍鱼粥,一小碗酱油鸡……

唔,胃口来了。

她从沙发里爬起来,盘腿坐到地毯上,接过言格递来的筷子和勺子,慢慢吃起来。

言格吃饭向来都安静不说话,总是甄意叽叽喳喳。但这次,她也是沉默的。

过了好一会儿,她终于是忍不住,向他坦白:“言格。”

“嗯?”

“我在犯罪现场,接到那个人的电话了。”

言格的手顿了一下,没有发表观点,隔一秒继续喝粥。

“我答应过你不会和他联系的。”甄意赶紧解释,“是他找到了我的手机号。言格,我觉得他是重大嫌疑人。可我不知道这个朋友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子。”

一想到之前听她聊天说心事的朋友是变态,她就恶心得冷战。

言格沉默半晌,觉得有些事情不能再瞒着她了。

“甄意。”

“嗯?”

“记不记得我跟你说那个MSP机构的精神实验?”

“记得啊!”甄意立刻道,“我正好要和你谈这个。我在想,催眠并让人跳楼,这是不是MSP机构除去实验品的方式。伪装成自杀,神不知鬼不觉。”

言格稍意外:“你查过了?”

“对呀。今年发生了好多古怪的事情,串联起来都有相似点,我怎么坐得住。”她放下筷子,认真地蹙眉,“我查出之前跳楼自杀的人都是深城第三孤儿院的。院长说她们的档案都消失了。我想,是不是多年前,MSP的人随机抽取了部分孤儿做实验。”

言格听完,轻轻点了一下头。

甄意没料到自己居然推理对了,萎靡的情绪一下扫光,有些兴奋起来:“但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实验的,可以和我讲讲吗?”

言格静静看她一眼,语调平缓道:“在实验品的成长过程中,给他们特定的刺激,观察并记录他们的反应。”

“特定的刺激?”甄意蹙眉,“什么意思,不太懂哦。”

言格也放下了手中的勺子:

“举个例子。宋依在婴儿时期,被一个贫苦的单身女人收养,母女相依为命。她14岁时,被强奸,母亲自杀。这些,都是实验中的变量,也就是刺激源。”

甄意瞪着眼睛,好长时间没反应,呐呐地问:“你是说她被强奸,她妈妈自杀,都是设计好的。”

“对。”客厅的装饰吊灯下,言格的脸色格外白皙,“并不是说他们会指使那些成年人去伤害宋依,指使她的母亲自杀。而是说,他们会用比较潜移默化的方式,让这些事情和这些人撞上宋依的生活轨迹。”

甄意莫名浑身发凉。

照这么说,唐裳,唐羽,淮生,淮如都是一样的遭遇。至于戚勤勤,戚红豆,崔菲,她们很可能也是实验对象,只不过她们被选择的时候,不在孤儿院。

“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些实验?”

言格抬眸看她,抿抿唇:“上次和你说过了,MSP认为这可以探索人的精神和意志,探索某些精神病种的发病机制,以便研究一些抑制或者引发精神病的药物。”

甄意莫名想起言格曾说:“所有的药物都会现在人体上做实验,再投放市场。”

而这个机构

“他们的试验范围有多广?”

“没有具体数据,因为太广了。”

甄意蹙了眉,难过地叹息:“被当作实验品的人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处境,还咬着牙和艰苦的命运做抗争,好可怜。”

言格深深看着她,漆黑的眼底闪过一丝心疼,她还不知道她也是实验品。甚至是在年少就被判定为过早失败的废弃品。

甄意歪头凝神半刻,忽然察觉不对,立刻问:“结合这次‘洋娃娃’案的催眠事件,电话里的男人应该是MSP的成员吧?”

言格“嗯”了一声。

“为什么他要盯着我?”

言格稍稍一愣,很快道:“他们了解实验品的情况,却不好从本人入手,只能从周围的人推进了。或许,刚好你的生活工作和这些人有交集。”

这样的理由并不太让人信服,可他很清楚,他说任何话,甄意都会无条件地相信。

因此,他很不喜欢对甄意撒谎的感觉。

可他别无选择。

他说完,甄意果然是信了,轻声嘀咕:“不知道他和姐姐有没有联系,我要告诉姐姐才行。”

言格再度有些措手不及。

甄心。还有一个最头疼的甄心。

是甄心把电话里的男人介绍给甄意的。只怕甄心已经和他站到同一边了。

正在这时,甄意的电话响了。

是陌生的号码。

不会又是那个人吧。甄意立时便有些紧张,看言格一眼,把手机放在茶几上,推到他面前。

言格瞟一眼手机屏幕,摁了免提键,传来的却是尹铎的声音,有些嘶哑,无力:

“甄意,我需要你的帮忙。”

牢记本书地址: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https://www.jueshitangmen.info/174/

喜欢玖月晞的小说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jueshitangmen.info)亲爱的弗洛伊德绝世唐门更新速度最快。伏天氏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绝世唐门沧元图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绝世唐门

猜你喜欢: 死亡万花筒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恐怖女主播前夫高能罪爱安格尔·暗夜篇我的鬼胎老公罪爱安格尔·黎明篇亲爱的弗洛伊德犯罪心理丧病大学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天师蛊毒青行灯破云光暗之匣请魅惑这个NPC罪爱安格尔·晨曦篇龙王妻
完本推荐: 良陈美锦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重生之丁浩全文阅读我只是个纨绔啊全文阅读狼的爱恋全文阅读小同桌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最强的系统全文阅读Hello,校草大人!全文阅读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全文阅读锦衣之下全文阅读愉此一生全文阅读天上星星都给你摘全文阅读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全文阅读你撩我一下全文阅读你被开除了!全文阅读前夫高能全文阅读当炮灰女配成为团宠全文阅读诛仙全文阅读元鼎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攻略小社会重生似水青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游戏之狩魔猎人美漫之道门修士天降我才必有用轮回乐园大医凌然超级丧尸工厂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重生之都市修真者三国之龙图天下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蜜吻999次:乔爷,抱!不灭武尊美食供应商来自未来的神探诸天最强大佬超维术士最强狂兵极品神印少主修罗武神墨唐成神风暴华山神门韩娱之勋神运仙王斗武乾坤医妃惊世龙纹战神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绝世唐门移动版 - 绝世唐门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