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 写作榜 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 新书入库 全部小说

绝世唐门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81章

午夜十二点,城中村的一处廉价招待所里,灯火通明。远远看去,玻璃窗上满是污迹油渍,透出的灯光格外昏黄。

楼体上贴着“住宿20元”的红色塑料彩灯,“住”字的单人旁和“元”字上一横都熄灭了。

闪烁的车灯非常刺眼,几辆警车把本来就狭窄的城中村走道堵得拥挤不堪。

虽是深夜,附近很多居民穿着睡衣就跑出来观望了。

招待所的老板娘坐在门口抹眼泪,骂骂咧咧:“真晦气!死哪儿不好,死我们家。本来生意就不好做,这以后日子还过不过了?”

甄意才走进招待所,林芝的丈夫就扑上来,吓得双脚发软直哆嗦:“甄律师,你可要帮帮我,人真不是我杀的啊!”

甄意握住他的手,语气坚定:“你先冷静一下,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郑颖她今天非要来向我们家道歉,我们不肯原谅。她就一直在门口下跪磕头。我把她赶走了。可……”

这个可怜的男人眼泪汪汪,“后来我心里又难受,她毕竟是个孩子,也是跟着那几个大人学坏了。我想阿芝已经死了,这孩子还得活下去啊。不原谅她,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吗?全世界都在唾骂她,我们得拉这孩子一把呀。”

甄意听他这话,感动得眼中有了热泪。

林芝的丈夫是在菜市场卖鱼丸的,生活贫苦,家庭遭受如此大难,却仍有这样宽阔而纯朴的心胸。仅这一点,多少位居高位的人比不上?

林芝丈夫脸上全是泪,惊恐万分:“她说她在外边,让我10点半来这里见她。我敲门没人应,和老板娘一起进去看,她就站在那里,我还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可她早死了。”

“警方会调查清楚的。你千万别怕。”甄意话没说完,司瑰走了过来,对他说,“你放心,初步排除了你的嫌疑。”

林芝丈夫如释重负。

甄意走到一边,小声问:“这么快,有不在场证明?”

司瑰脸色很沉,道:“是连环案,而且,普通人无法把一个人杀成那个样子。”

“连环?”甄意一愣,“什么样子?”

旅馆的楼梯间十分破旧,走上3层,走廊上拉起了警戒线,很多警员正在勘察。

甄意和言格穿了鞋套走过去,案发房间关了灯,几个警员猫着身子在提取指纹和其他痕迹。

甄意一眼看见门口的洗手间里站着一个人:郑颖。

给人的第一反应竟是:极美,美得虚假而诡异。

她化了浓妆,涂着厚厚的粉,白面红唇,打扮得异常艳丽精致,穿一件上紧下松的蓬蓬公主裙。腰部拉得非常紧,显得格外细,像十六七世纪英国小姐的细腰。

她涂了深深的眼线和睫毛膏,眼睛睁着,脖子上系了一根蕾丝镶牛皮项圈,后端挂在淋浴喷头上。

服装艳丽,色彩斑斓,死相极其精美,像橱窗里的假人,像嘉年华的演员。而且,她似乎在笑。

甄意头皮发麻,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和异样,缓缓走近一步,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ChanelNO5。

走近才发现洗手间里还有一个人!她猛地吓一跳,往后一弹,身后言格把她稳稳扶住。

她的心扑通扑通的,定睛一看,竟是镜子。

镜子上画着一个血色的环,镜子里的郑颖正一眨不眨,阴笑着盯着镜子外面的自己。

一切看上去都很精美,与这里脏乱低档的环境格格不入。

洗手池里放着郑颖的化妆包,里边的物件凌乱摆放,而地下,躺着一个非常显眼的橡胶的男性生殖器还有一个振动器。

甄意觉得诡异非常,回头看言格,他站在她身边,望着镜子微微拧眉,似乎在看镜子上的符号。

看了一会儿,他回头望一眼房间,家具摆设都很陈旧,但勉强整齐。窗子开了一扇,外边是黑漆漆的夜。

出了走廊,言格问司瑰:“是连环杀人?”

司瑰点头:“因为死者的样子太诡异,之前就一直没有对公众公开。”

“死者全是这个样子?”

“对。”司瑰翻出文件夹里的照片给他看,“言老师,这个罪犯是种什么心理啊,不会是精神有问题吧?”

甄意站在旁边瞟一眼,皮肤上顿时起了鸡皮疙瘩。

里边几个死者全穿着漂亮,衣着整齐,脸上都化了妆,死得很体面。

只不过,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太一样。

“除了死相,还有别的身份共同点吗?”言格问。

“他们都是最近被舆论谴责的人。”

“谴责?”

“对。”司瑰指向其中一个女人,“这个女的2个月前意外落水,有个交警见义勇为救了她,还因此牺牲了。可她一句感谢也没有,上岸了就走人,后来是围观群众的视频曝光,人肉搜索出了她;这个女的,为了吓唬她男朋友,假装跳楼,结果害得救她的消防员坠楼死了;这个……”

一番介绍下来,全是今年充斥HK媒体的公众事件;全是丧失道德之人致他人于死地,却无法用法律规束的情况。

联想到现在的郑颖,她参与了地铁群殴孕妇案,但她未成年,且她只在边缘踢了几脚;专家们普遍认为她的处罚不会很重。

这么看来,是卫道者惩戒式的犯罪啊,甄意心想。

言格凝眉思索半刻,问:“郑颖的案子,附近有人看到可疑人吗?”

“没有。”司瑰说,“可疑车辆也没有。”

“招待所其他的住客呢?”

“都是附近的单身汉和小姐,再就是技校的情侣。”

言格点了一下头,对司瑰道:“客观证据有限,无法判断杀人者的精神状况,但很可能,他并没有精神疾病。”

这时,走廊上,警察们以季阳为中心,围成了一个圈。

甄意跟着言格下楼时,隐隐听见,季阳声音很沉,语气刻不容缓:

“我们要找的这个犯人是男性,身材高大,体格健壮,年龄在27到33岁之间。

他非常迷人,很有魅力,在人际关系上很有信心,与人沟通良好,懂得交流技巧,能够短时间内迅速获得陌生人的信任。可能他身份特殊,可能他长相英俊。

除去这些,他在内心深处对男女关系比较谨慎拘谨,很可能至今没有交过女朋友;看上去风度翩翩的同时,传统而保守。

这其实是幼时经历对他的男女相处观造成了影响。

他童年不幸,与父亲关系亲密,在他幼年时期,父亲遭遇变故,很可能受人冤枉或者因为救人意外去世;他很小的时候母亲就离开了他。即使长大了由于工作或融入社会,他变得谈吐不凡,潜意识里仍然与女性保持距离,可又对女性好奇。

他行为上没有虐待倾向,但意识深处对女性的身体有探索和窥探的欲望。

他很自信,很有条理,组织计划能力很强。做事有决策力行动力,有手段不畏惧。有非常强的掌握能力。

他工作体面,会怜悯,很正直,对自我的道德要求很高,代表社会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他很可能从事法官,警察,律师之类的行业。”

甄意一边往楼下走,一边忍不住回头看,很好奇季阳的理论啊,但那不是她该参与的。

下楼后,甄意再度安抚林芝的丈夫:

“我已经看过了,警方说初步排除你的嫌疑,但”她不忍心让他担惊受怕,压低了声音,“其实就是不会怀疑你了,你放心。如果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和我打电话。”

林芝的丈夫千恩万谢,这才离开。

甄意准备和司瑰打声招呼就走,一不小心在司瑰的脖子上隐隐看到了什么,她凑过去,不由分说拉开她的领口一看,一枚深深的吻痕。

司瑰一惊,立刻把领口捂上。

“啧啧啧,卞谦哥还真是……威猛啊。”甄意眼里差点儿没飞桃花,“我的天,昨晚大战了几场?”看一眼手表,凌晨一点,“案发后接到电话,刚从床上抽身下来的吧。”格外强调了“抽”字。

司瑰被甄意涮得红脸,却很镇定:“要你管。”

“不管不管,闺蜜长大了都要嫁人的。”甄意一个劲儿地坏笑,“难怪我刚才看见卞谦哥的车停在那儿,我还以为看错了,原来是他送你来的。”

想想卞谦那样清淡优雅的男人和司瑰在一起,甄意立刻打住,这种画面还是不要想了。

只是……她酸不溜秋地叹气:“你看看你,被男人滋润后,气色都不一样了。我到现在还欲求不满呢。”说起来,她更气,“混蛋,自己满足了,就打电话破坏我的好事。”

司瑰一愣,看看外边的言格,明白了:“我打电话的时候,你们俩??”

“没。”甄意赌气地哼一声,司瑰和卞谦交往不到两个月就滚在一起了,言格这个白痴,认识12年了,还不把她吃掉!

司瑰笑:“放心啦,他就是你的。急什么?”

甄意哼嗤一声,冲她招招手告别,回头寻找,见言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去到外面了,双手插兜立在夜色里,仰头望着天空;

甄意走过去,顺着他的目光望,招待所墙体上脏兮兮的,没什么可看的啊。

她索性侧头看他,他下颌的弧线利落而干净,隐隐透着男人的硬朗,真性感。她忍不住想起他们在沙发上的未完待续。

目光缓缓飘移,看见他白皙的脖颈上有一处小凸起,是喉结;她忍不住伸手过去,覆上去触碰,那块硬硬的小骨头隔着他平实温暖的肌肤,在她指尖滚了一下,好痒。

言格低下头来了,黑眼睛静静看着她;她咧嘴笑笑,这才把手收回来。

他问:“没事了?”

“嗯,走吧。”

他低低地应了一声,转身和她绕过警戒线,走进夜幕笼罩的城中村里。

身后,警灯闪烁。

走道狭窄,夜色静谧。

甄意背着手,跟在他身边,不自觉地说:“好好奇,真想知道季阳专家是怎么知道凶手的情况的。”

“不难理解吧。”言格淡淡地说。

“诶?你知道?”

“这次连环杀人案的死者,他们的背景和生活没有交集和相似点,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是舆论谴责的对象。所以不难判断,凶手杀他们是充当着卫道者的角色。

HK最近类似的案件很多,可这个连环案里,受害者都是在各自的事件中害死了特殊职业的人,如交警,消防员,政府工作人员……这些都是职业属性中道德附加值比较高的行业。所以,凶手极有可能出自这一群体。”

甄意听得入神,轻轻赞叹:“好厉害!唔,林芝好像是养老院里的护工。”

言格的思绪断了一秒,护工这个职业有些牵强。

低眸看她,她正一瞬不眨望着他,黑亮的眼睛里星光闪闪,专注而崇拜。

他向来不是虚浮的人,可此刻,因为她感兴趣而仰慕的眼神,他竟觉得十分受用。

轻轻吸了一口气,深夜的空气清凉而沁心。

他再度开口,有条有理地说:

“从执行步骤上来讲,一开始,他需要把死者诱拐到安全隐蔽的地方。陌生人会跟着他走,他一定是有相当大的个人魅力,能让人在短时间内迅速对他有好感和信任感。所以季阳说他英俊帅气,或者,他的职业本身让人觉得安全可信。

在杀人方式上,他选择勒死死者,他必须有力量。比起其他杀人方法,勒死比较干净整洁,在尸体上留下的痕迹比较少。一方面他或许想表明他代表的是有力量的一方,一方面他对杀人方法本身没有较多的研究和兴趣,另一方面他对死者没有想侮辱的诉求。

刚才司警官给我们看的照片显示了几处细节,可以看到死者身上都没有挣扎的痕迹,这说明即使是勒死,凶手也能一击致命,执行力和策划力非常强。他甚至没有让死者挣扎。”

语速不快,想让她每个字都听清。

“啊,是这样。”现在听他一分析,甄意也忍不住参与其中,“所以,他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惩戒死者。而同时,他对自己的道德要求很高;不会像其他卫道者一样,在杀掉死者的同时,还用各种方式侮辱和羞辱死者。”

“对。”言格再度看她一眼,很欣赏她的聪明和领悟力,这样的交谈让他觉得愉悦,“他把自己摆在非常高的位置,惩罚死者的同时,也给她们死亡的尊严,所以,他把她们整理得干干净净,让她们非常漂亮美好地死去。”

“那季阳说他的成长环境,这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言格垂下眼眸:“看到洗手池里的那件器具了吗?”

甄意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轻轻“嗯”了一声。

“虽然我没有像季阳一样拿到更多的证据,但我猜测,那些死者都有被性侵的迹象,只不过,并不是真正的男人。而是……”

他没说完,但甄意明白了,而是那两样东西。

夜风轻拂,气氛有些微妙,或许,有一丝尴尬。

有好几秒,两人都没有说话。

前边的暗夜中,传来轻轻的调笑细语,迎面走过来一对情侣,搂在一起,嬉笑着说着情话,从他们俩身边经过了。

安静狭窄的走廊里,他们细细的欢笑听着格外私密亲昵。

甄意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却没察觉不经意间,自己眼中流露出了艳羡。而她这样期盼回望的神情,落进了言格深邃的眼里。

他寂静地看她半晌,靠近一步,执起了她的手,稍稍一带,把她牵到自己身边,让她紧紧挨着自己。

甄意一愣,人已不由自主地轻轻撞去他身上,手被他温热的掌心严密地包裹,手臂也和他的缠在一处。

唔,差点儿忘了,她已经宣布被他追到,是他的女朋友了呢。

所以,他主动牵她的手,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她心里丝丝地甜,自然而然搂住他的手臂,歪着头靠去他的肩膀,仿佛他手臂上挂着一只小浣熊。

他转眸看她满足的样子,眼底也不经意染了一丝极淡的温情。

走了好一会儿,她才继续道:“他不想羞辱死者,却用假的用具侵犯死者,这是矛盾的啊。”

“嗯。季阳才说,凶手对女性有一种近乎窥探的好奇。”

甄意回过味儿来:“可他本身魅力迷人,理应不缺女人,所以,是他潜意识里对女人有着同时抵触和好奇的心理?”

“嗯,这样的男人,通常是因为成长过程中缺乏女性角色,最常见的,就是母亲角色。”

甄意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但是,又忍不住提出漏洞:“可或许他就是对死者有**,却阳痿不举呢?”

她如此口无遮拦,言格并未觉得她的用词不妥,平缓道:

“如果他有想法,却性无能,他对死者下体的伤害会更严重惨烈。且他更可能会选择其他异物,而不太会用假的男性生殖器。”

“为什么?”甄意好奇,抬起脑袋。

“这”言格轻咳一声,“或许这事关男人的尊严。”

“哦”本来就功能不行,找个假的来,不是自找刺激么。

言格稍稍侧头,看一眼肩膀上她安然倾靠的脑袋,平静地说:“虽然童年残缺,但他依然给自己赋予了非常高的道德标准,所以,他的成长过程中,有另一个榜样式的男性角色,就是他父亲。”

“意思是他父亲给他树立了标杆?”

“嗯,孩子很多正直的信念和行为都是从父亲那里习得的。”

甄意彻底明了:“他正直,有信念。却在这次的杀人案里,表现出偏激的一面,所以很可能是相似的事情刺激了他。”

“嗯。”

她在脑子里又回味了一遍,才道:“现在我完全明白啦,言格,你好厉害。”

语气里毫不掩饰对他的崇拜,带着微微的撒娇。

他垂了一下眼眸,静默不语,心里却是开心的。

“不过言格,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郑颖的案子和这个连环案里其他的人不太一样。”

这正是他想说的,他看她,眼神闪了一下,鼓励她继续。

“可能我对服装和化妆比较敏感,我觉得郑颖和另外几个人的装扮,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啊。她高级多了。”甄意拧眉,说,“其他女人的装扮就像你说的,凶手想给她们体面的死法,让她们漂亮地死去,给她们穿上好的衣服,整理了容颜;可郑颖的死法不仅是漂亮,可以说是惊艳,绝美,就像,像凶手对她有感情一样!”

“我也有这种感觉。”两人想到一处的默契,让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柔和,“我认为,虽然郑颖的死,和连环案里其他人的死有相似之处,但杀死郑颖的凶手和杀死另外几个人的凶手,不是一个人。”

“诶?”甄意稍稍意外,“不是一个人?我以为郑颖是凶手的漏洞,应该从郑颖的人际关系找突破口。”

他并没有急着解释,只是感觉到她在夜风中轻轻地发抖了。她出来时太急,只穿了件薄薄的卫衣。此刻讨论得专注,都没有察觉冷意。

他温声道:“甄意,我把衣服脱下来给你穿,好不好?”

她愣一下,轻轻笑了:“不用啦!”

说着,却拉开他的风衣,钻进去双手搂住了他的身子,“这样就好啦,一起穿,更温暖呢。”

他稍稍一愣,终究是顺势搂住了她的小身板。

道:“如果凶手对郑颖有特殊的感情,他又怎会让她死在这样廉价的招待所里?”

“啊,对哦。”她咕哝着望他怀里钻,狠狠嗅了嗅他身上清淡的香味。

“这个连环案里其他死者都在HK,说明凶手的主要活动范围在HK。可郑颖是从深城来的,凶手如何知道她的行踪?杀一次人需要周密的计划,郑颖今天才来HK,凶手立刻就知道并实施杀人了?”

这样一说的确奇怪,可甄意还是疑惑:“会不会凶手刚好在HK和深城两地来回?”

“虽然有这种可能性。但,郑颖已经向受害者家属忏悔。她和其他的死者不一样,忏悔的人没有惩处的意义。

而且,如果凶手对郑颖有特殊的感情,他就不会用假的用具,而是会亲自”

甄意努努嘴,会亲自和她发生性关系了啊。

这样一来,都说得通了。

“竟还有一个凶手。那杀死郑颖的凶手是不是太聪明了,居然和最近的连环杀人案撞上。”

“他的确很聪明。”

言格沉吟半刻,道:“另外,虽然季阳他们有很炫目的推断,但有些基本的事情,我认为他们都忽略了。”

“什么事情?”

“凶手是怎么杀掉郑颖的?”

甄意愣住,是啊,第一反应是连环杀人,惯性思维让人去找相似点和新线索,却忽略了最基本的推理。

“林芝的丈夫和老板娘是开锁进去的,房间里没有打斗痕迹,连一点挣扎都没有。虽然开了一扇窗户,但我看过,窗户上方是不牢靠的塑料挡雨板,旁边的雨水管道也不牢靠,凶手不可能从窗户离开。”

甄意心乱跳:“难道是密室?”

“凶手如果把郑颖杀了,移尸过来,难度太大;而在旅馆里杀人,怎么会不发出声音?而凶手又怎么自由进进出出?”

甄意的好奇心全吊起来了,不经意在他怀里扭了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想……”

话音未落,他左边口袋里,手机震了起来,在甄意背后,她的腰上酥酥麻麻地颤。

他左手正搂着她,没有松开,便用右手绕去左边口袋摸手机,有意无意间,就把她整个儿圈进了怀里。

她暖得心都要化开,安然而幸福地享受他怀里的温暖,还有那清淡的男士香味;他低着头找手机,不经意间身子微微前倾,压去她肩上,短发在她脸颊边蹭蹭,好痒,好亲密。

她仰着头贴在他脖颈间,唇角的笑容一点点放大。

他终于找到电话,接了起来。

近在耳边,甄意隐约听到一个清沉而冷寂的男声,说着英语,嗓音很磁的样子,具体内容她听不清。

但言格回答的中文:“对,像一个符号是一个环,两笔画成,一端细,一端微微粗一点儿。”

甄意想起,他说的是洗手间镜子上的血环。

她当时只觉得是个圈,没想言格看得那么仔细。

“两环蛇?重生?”

“……”

“你现在在哪儿?”

甄意微微扭头,可贴得太近,只看得见他白皙的下巴。

能让他问出这种话的人,应该不一般吧。

“Isaac好很多了。你什么时候来接它?”

那边似乎没有回答,收了电话。

言格装好手机,无意识地蹙了一下眉;甄意察觉到,他是担忧的,在担忧电话那边的人。

她小声问:“是小鹦鹉的主人吗?”

他“嗯”了一声,没有想多谈的欲望。

甄意也就不多问了。又听他说:“郑颖是自杀的,但,有凶手。”

自杀?却有凶手?

这话真是费解。

言格开车把甄意送到她家楼下时,已经快凌晨三点了。

甄意赖在车上不想下去,热情又好心地提议:“这么晚了,要不去我家住吧?”

言格点了一下头,没有犹豫。

甄意仿佛中彩票,目光追着他,看他过来给她拉车门,笑眯眯地起身迎上去,贴在他耳边,声音魅惑:

“那,我们是不是要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

“……”言格没作声。

甄意也不泄气,搂住他的手臂,嘻嘻地笑:“虽然我只有一张床,但我不会让你睡沙发的。我对你好不好?”

他缓缓看了她一眼,说:“是挺好的。”

言格洗完澡出来,就听见甄意在卧室里听音乐唱歌,歌声轻快而活泼:“我们去大草原的湖边,等候鸟飞回来;等我们都长大了,就生一个娃娃。”

言格:“……”

大晚上的,她还真是精力充沛。

他关了客厅的灯,走向卧室,

忽然,“叮铃铃”

茶几上的座机电话响了,在昏暗的客厅里,莫名幽静而绵长。

“甄”刚想叫她接电话,后边的字却凝在嘴边,莫名地,想到她说“骚扰电话”。

骚扰电话?

心,静了一秒。

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接起电话,放到耳边。

他没有作声,那边,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12点为什么不接电话?我知道你在家。”

光线昏暗的客厅里,他深深地敛起眼瞳。

牢记本书地址: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https://www.jueshitangmen.info/174/

喜欢玖月晞的小说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jueshitangmen.info)亲爱的弗洛伊德绝世唐门更新速度最快。伏天氏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绝世唐门沧元图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绝世唐门

猜你喜欢: 犯罪心理罪爱安格尔·暗夜篇罪爱安格尔·晨曦篇我的鬼胎老公请魅惑这个NPC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青行灯前夫高能丧病大学罪爱安格尔·黎明篇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破云亲爱的弗洛伊德恐怖女主播龙王妻光暗之匣死亡万花筒天师蛊毒
完本推荐: 怎敌她千娇百媚全文阅读杀破狼全文阅读宠坏全文阅读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在都市全文阅读系统维护中全文阅读酒神全文阅读弃妇之盛世田园全文阅读兽丛之刀全文阅读沙海1全文阅读开艘航母去抗日全文阅读南城全文阅读妄人朱瑙全文阅读重生之丁浩全文阅读你被开除了!全文阅读我的老千生涯全文阅读从前有座灵剑山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二零一三(末日曙光)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武神皇庭天庭小狱卒凌天战尊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仙师无敌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永恒国度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最强医圣神运仙王第一赘婿重生弃少归来蜜吻999次:乔爷,抱!逆剑狂神军嫂重生记星际之全能进化极品全能学生极品最强大少夺鼎1617我真不是学神绝世剑神大道朝天快穿:我只想种田重生西班牙帝国天才神医宠妃大医凌然明天下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太初太古龙象诀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绝世唐门移动版 - 绝世唐门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