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 写作榜 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 新书入库 全部小说

绝世唐门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68章

子弹把甄意的小腿灼出了血洞,好在没伤到骨头。止血上药后,她不管护士的阻拦,也不管走一步就像踩在刀尖上,立刻拄着拐杖去看言格。

手术室的灯还亮着,门口笔直立着一排人,椅子上立着好几个中年的男士女士,在低低地交谈。

坐着的人看上去个个低调矜贵,气质不凡,估计是言家的亲戚。

其中有一个甄意认识,言格的妈妈。

走廊里十分安静,这些人说话声极低,甄意着急忙慌咚咚咚的拐杖声听上去就格外刺耳。

众人的目光缓缓凝去她身上,从来洒脱的她一时间竟莫名感到一股极大的压力。

她弯腰点头,努力笑笑,小心地打招呼。

那边的人皆是有度地颔一下头,但都没有笑容。

言母起身,走到甄意身边站定。

甄意有点紧张,浅浅地笑:“阿姨好。”

想自我介绍一下,对方已点头:“你好。”

看上去和煦,却不可亲近:“甄意小姐,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您请说。”

“不要再接近并伤害我的儿子了,可以吗?”

她平和的话却像一耳光打在她脸上。

甄意面红:“这次的事不是我故意……”

“只是这次吗?”她问。

“……”

“甄意小姐,恕我直言,任何出现在言格身边的人我们家都会调查,所以我比你想像的了解你。”她看上去高贵平静,说出的话也体面有礼。

“我知道你是个很优秀的女孩,我相信你爱言格,爱得很纯粹。如果不是你,我们家会有两个言栩,因为你,言格才成了现在的样子。这点,我要感谢你。”

甄意胸口沉沉地起伏,知道后面会有一个然而……

“你很热烈,很灿烂,可你这样燃烧热情的方式不适合言格。为了接近你,靠近你,他一次次挑战极限。他过得很痛苦。甄意,你的委托人或是受访者受苦,你都会担心难过。对言格呢?”

甄意呼吸稍滞,停了一秒,摇摇头:

“阿姨,虽然你可能不相信,但和言格在一起的时候,我能感受到他的心情。就算他不说话,不动作,不看我,我也能感觉到他是开心的。因为如此,我才会一直不放手。所以,如果他觉得我带给他的不是快乐,而是痛苦,让他自己和我说,说我感觉错了,那我会立刻离开,绝不回头。”

她弯腰对言母鞠了个躬,抬起头时,不卑不亢。

言母神色莫测。

这时,手术室门开,甄意立刻上去。

病床上,言格脸色惨白如纸,浓眉深深蹙着,脸上全是汗,像是刚受过一番酷刑。

甄意心疼得发麻,问:“没用麻醉吗?”

言母也低声质问:“你们怎么回事?!”

医生赶紧道:“离头部太近,他不肯用麻醉剂。”

甄意看他脸色快白过床单,脸上湿漉漉跟水里捞出来似的,疼得心肝都在颤。

像是感觉到她的目光,病床上,他缓缓睁开眼睛,眸子清黑澄澈,盯着她,并没多余的情绪。像是累到极致,有些空。

盯着她看了几秒,他缓缓闭上眼睛,干燥苍白的嘴唇动了动,说:“还好,没伤到骨头。”

却是在说她的脚伤。

甄意不吭声,眼睛湿了。

下一秒,仿佛想起什么,他再度睁开眼睛,虚弱地看着她,手伸出来,无力而冰凉,摸索着握住了她的手。

仿佛终于安心,他沉沉地阖上眼眸。

言母站着原地,看着甄意扔了拐杖,双手握着言格的手,一瘸一拐亦步亦趋地跟着病床,含泪的目光始终胶在病床上……

她忽然想起12年前。

那天,言格的家庭老师带他出去散步。回来后,言格忽然说,他不想接受家庭教育了,想上学。他指了指单肩包上家庭老师别上去的深中徽章,说了四个字:“这个学校。”

她很惊讶,想问清楚,但言格不解释,转身走了。

她跟过去。

正值傍晚,山里下了雨。

雨水顺着古老的屋檐哗啦啦地流,院子里的芭蕉叶子噼里啪啦地响。

少年的言栩坐在阁楼前的木阶上,望着一串串的雨线把天空分割。

少年的言格过去坐到他身边,不由自主也望着天空和雨线,两个一模一样单薄年轻的背影。

少年们没作声,仰着头,望着流光溢彩的雨天,看了一个小时的下雨。

雨停的时候,言格说:

“言栩,我遇到一个女孩,她从天而降,像一颗彩色的太阳。”

甄意是铁定决心,死皮赖脸到底了。

她也不管言家长辈们若有似无想把她驱逐出病房的眼神,一坨橡皮糖般粘在言格的病床边,执拗地握着他的手。

他睡几个小时,她就趴几个小时。

到了下午,他终于醒了。睁开眼睛,就感觉到手心她温热的鼻息,痒痒的。

阳光洒进病房,安安静静。

他低眸一看,她的脸歪在他手掌里,呼呼地睡着。

她的脸颊异常的柔软,这次,他没有克制,指尖轻轻碰了碰,触感细腻而熟悉。他心跳微乱。

她立刻醒来,声音急切:“你醒啦!”

这次,他没说回光返照。

病房里的亲属全看过来,可言格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请出去吧,我想换衣服。”

他缓缓坐起,掀被下床。其他人往外走,甄意也起身。

“你去哪儿?”言格问。

“诶?”甄意回头,他的意思是,她留下?

人都走了,病房陷入静谧。

甄意坐去他身边,因为他突然的亲昵有点儿紧张,一紧张就胡言乱语起来:

“你要我给你换衣服啊?要是我忍不住乱摸……”

话音未落,肩膀一沉。

她瞬间闭嘴,呐呐地望着天,咽了咽嗓子。片刻前,他将头靠在了她的肩膀。

无声无息,好安静啊。

唔,是想把人支开,和她单独相处吗?

风从窗户边吹过,呼呼的。

她听见自己的心在跳,咚,咚,很用力。

唔,这种时候,不说话么?

她缓缓地眨了眨眼睛,嗯,不说就不说吧。

有只鸟儿落在窗台上,啾啾叫了两声,蹦跶一两下,又飞走了。

甄意轻轻扭头,他俊颜格外白皙,连嘴唇都是白的。没有麻醉药,他肩上一定是持续的撕裂般的疼痛,可他的表情依然淡宁,阖着眼,安然靠在她肩上。

痛成那样,看上去也是没有关系的样子。

甄意心疼,心疼死了。

经过昨晚到今天凌晨的事,他累了,她也累了,所以,就这样吧。

借着受伤在医院治疗的功夫,先什么也不去管,就这样彼此依靠,淡淡地,让身体和心灵,都休息一会儿吧。

时光在病房里缓缓流淌,她微微歪头,靠向他的脑袋,他发稍软软的,摩挲着她的脸颊,亲昵又温馨。

她正要阖眼,却听言格说:“甄意,帮我换下衣服。”

平静的心情一下子搅乱,刚才他不是开玩笑?她瞪着他,虽然有所克制,但眼睛里分明在闪光。

“……”言格坐起身,轻声道,“手臂发麻了,等不到恢复知觉了再换衣服,又不想让护士帮忙。”

让别人给他换衣服简直是要命。

“可你现在换了衣服是要去哪里?”

“警局。林涵的事,淮如那儿估计已经连夜审讯完。你也是重要的证人。警察或许已经在来请你的路上了。除了林涵,还有许莫的死。”

他垂下眼眸,即使现在警局里可能有了嫌犯,只怕也没有表面的那么简单。

昨晚他在地下室里喝的药,许莫怎么会有?是谁给他的?

甄意锁上门,从言家人带来的行李箱里翻出衬衫和休闲裤。

帮他脱了上衣,背后一整片的纱布贴叫她又难受起来。嘴上却故作轻松:“还好没伤到脸,不然就不好看了。”

他也不知为何,问:“不好看了,你会介意吗?”

她微微一愣,转而问:“我如果介意,你会难过吗?”

他不做声了。

她小心翼翼给他套上衬衫,系纽扣时,莫名心绪不稳,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手指若有似无沿着他的胸膛一路往下,游到腹部,已然心猿意马,干脆钻进去,肆无忌惮地在他的腹肌上乱摸。

言格:“……”

她抬头见他极轻地抿抿唇,像在隐忍什么,踮起脚,质问:“你这什么表情,对我不满吗?

“没有。”他默默地摇头,“嗯,有点儿痒。”

“噢,抱歉。”甄意于是在他腹肌上挠挠,可热心了。

言格:“……”

她摸够了,给他穿好上衣,蹲下去脱裤子时,言格叫她:“等一下,这个不用……”

话没说完,甄意麻利地把裤子扒下来,没有防备地发现,他从手术台下来,没穿内裤的……

“……看够了吗?”

她脸皮厚厚的:“可以摸一下吗?”

“……不可以。”

“真小气。”她打商量,“你给我摸一下,我也脱了裤子给你摸。”

“……”

言格的脸微微泛红了。

她一句话,给他带了太多的回忆,比如第一次在衣柜里。

还有后来……

他不动声色地深呼吸,让自己冷静。

甄意自认还是矜持的,感叹自己居然抵抗住了诱惑,转身去找内裤。

言格声音不大,微窘:“我自己……”

甄意一个眼神让他闭了嘴。

给他穿好了,她终究觉得不摸不痛快,盯着鼓鼓的内裤看了一眼,非常好心地说:“好像有点儿挤哦,我帮你顺顺。”

言格一愣,惊愕地后退。

没想甄意揪住他的内裤,就钻了进去。

言格浑身僵硬,十分紧张地贴着墙,呼吸不稳,连耳朵根都红了起来,像透明的玛瑙。

记忆开始不受控制,回到那个夏天燥热而狭小的空间里。

她当时的声音,他现在都记得。

太热了。汗水迷蒙了双眼。

那个下午是荒废的,也是惊艳的……

言格用力摁了摁眉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药的作用。

甄意和言格才走出病房,就见司瑰还有几个警察在外边等着,是来找甄意和言格的。

他们是绑架案的重要证人。

司瑰大致看了一眼甄意和言格的伤情,道:“因为你们都受了枪伤,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询问你们,但案情严重,我们也等不到你们伤好了。”

她眼睛红红的,很肿,不知道是哭了多少次。

言格点头:“没有问题,我们也正准备去警局。”

上车的时候,司瑰轻声对甄意说:“你记得林涵是怎么死的吗?”

甄意点点头,说:“淮如人呢。”

“被她的律师带走了。”司瑰听上去竟有些咬牙切齿。

“律师?”

“杨姿。”

甄意倒是没料到这点:“你们没审问她?”

“审了,从凌晨3点一直到早上9点。几个组的人都一晚上没睡,但”司瑰别过头去,腮帮子一直在颤抖,“她说是许莫逼迫的,不是故意杀人”

“甄意,是这样吗?”

原来,他们在医院治疗伤处的时候,淮如那边已经审讯完了。

甄意沉默下去,良久,点了点头:“是这样的。”

“如果是这样,而她又遇到一个好律师,她或许”司瑰一直望着窗外,声音却哽咽,几乎连发声都困难,“甄意,或许她真的被逼无奈,但,只要想到林涵死时的样子,我就想一枪杀了她!”

甄意不做声,眼睛又湿了。

去到警局,尹铎也在。林涵的惨死震惊了整个执法系统,从杨姿把淮如带走的那一刹那,尹铎他们就准备着起诉淮如了。

可是……

虽然HK城的法制历史上,没有受胁迫杀人的案例,但相似法律体系的英美出现过类似案例,而美国曾经有个受胁迫杀人的被控者最终连二级谋杀的罪名都没有,无罪释放了。

而根据HK城所用法律的判例特点,这次的审判,陪审团和法官很可能会参考国外的那个相似案例。

所以,甄意的证词至关重要。

甄意接受闻讯时,把当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给了警方,结果是和淮如描述的一样。

淮如没有撒谎。

甄意走出审讯室时,看见外边一排警察,全都眼睛红了。

尹铎也很久不语,最后对甄意说了这么一句话:“今天凌晨,他们冲进地下室,看到林涵被绑在那里,据说是站着的,嘴上贴着胶带,心口被挖空了。司瑰说他睁着眼睛。”

甄意的心像被刀狠狠地戳,抬头看,尹铎眼睛也湿了:

“甄意,虽然说这句话不恰当,但,这里的每一个警察都想给淮如判终身监禁。但,现实是,很可能她连坐牢都不用。”

关于这点,甄意很明白。

她低下头:“抱歉,我刚才接受闻讯说的,都是我知道的。别的,就没有了。”

“我知道。”尹铎吸了一口气,“只是,一个普通人,即使是自救,又怎么能毫不手软地把一个活人的心挖出来!”

甄意稍稍蹙眉,对啊,的确是这样。

还想着,尹铎问:“你处罚期满了,怎么还没有去拿律师执照?”

甄意一愣:“哦,最近太忙了。”

“快去拿回来吧。”尹铎沉默了一会儿,道,“甄意,如果刑事案败诉了,希望你和你的律师同僚能帮林涵的家人打赢民事诉讼。”

甄意的心始终沉闷,在警局里坐了会儿,摄影师易洋在她身边拨弄着录影带,给她看淮如受审的录像。录像里,淮如一直在哭,非常懦弱害怕的样子。

易洋叹气:“虽然警察们死了同僚,都恨她,但甄意,你信不信,等公审的时候,民众绝对会站在她这边。她给我的感觉是,她也留了极大的心理阴影,她也是受害者。”

甄意不做声,隐隐担忧。

抬头,看见警局里,大家一个个都垂头丧气,隐隐含恨的样子,甄意有些无力,更觉伤悲。

她起身去找言格,他也正好接受了调查出来,仍旧平静的样子。

他见甄意气色不好,问:“怎么了?”

甄意闷闷道:“看来大家和我一样,都想给淮如定罪,但目前好像没有比较可行的方法。”

言格说:“她这种,的确很难打。”

正说着,见安瑶也来了。

一问才知道,杀死许莫的人,是安瑶。她来接受调查。

甄意推开门,和言格一起进了聆讯室。易洋也在,见了甄意,说:“腿疼就别站着了,我带了录音笔,一个人能应付。”

“没事儿,呃,怎么没拍摄?”

易洋指指玻璃那边:“不知道是什么特殊人物,不让记录。”

甄意心知肚明,却又奇怪。

今天凌晨在厂房外,她见过言栩,和安瑶在一起。他在甄意的视线里晃了一下。自那之后就再也不见了。

言格做手术,安瑶来警局,言栩都没在。

玻璃那边的审讯室里,只有司瑰和安瑶。

安瑶今天披散着头发,弯眉杏眼,皓齿红唇,典型的古典美女。

她面容一如既往的平静,嗓音清淡,不徐不疾描述着那天发生的事:

“……小豆丁很乖,没有哭,也没发出声音,我抱起小豆丁往外逃。走廊里都是蜡烛,光线不太好。经过那个房间时,我朝里面望了一眼,里面很暗,我想着淮如还被绑着,要去救她。才走到门口,撞见淮如逃了出来,她说她挣脱了胶带,只有许莫在里面了。她要去逃命,我就把小豆丁给她,自己进去找许莫。”

她说到这儿,停了。

司瑰问:“你为什么没跑?”

“在整个绑架过程中,他都从没伤害过我,和他说话也说得通。感觉他不是一个绝对残忍的人。”安瑶垂下眼睛,神色落寞。

“什么叫说话说得通?”

“一开始他要杀了小豆丁,我说孩子的心太小,他放弃了,但没有因此丢弃它,而是把它照顾起来。”

“怎么照顾?”司瑰问,“孩子不是要喝奶水吗?”

安瑶扶住额头:“他给它喝的血。”

司瑰愣了一秒,玻璃这边的人也愣住,觉得慎得慌。

“应该是动物的生血。”安瑶说,“后来他把昏迷的警官和甄意带进来,我怕他伤害甄意,说她是我们科室的护士。然后他就把甄意带出去休息了,说很抱歉打了她的头,要请她吃东西补充营养。”

聆讯室内的人都有意无意地往甄意这边看,在想她有没有吃什么奇怪的东西。

司瑰道:“我知道了。你进去了房间,后来呢?”

“房间里很暗,我到处找许莫,他在柜子后面,肚子上在流血,我也不知道伤势如何,应该不重,因为他还站得起来。可我才扶他走了几步,他见淮如不见了,忽然就变脸,抓着薄刀片抵在我喉咙上,我”

安瑶低下头,深深地蹙眉,

“出门时走过水池,他滑了一下,我想逃,可他扑过来抓我,我抓住他的手抵抗,也不知怎么的,刀片就扎进他胸口了。我太害怕,立刻跑掉。”

司瑰思索半刻,问:“从你刺中他到你跑出房门,能描述这一小段时间内他的反应吗?”

安瑶摁着太阳穴,艰难地想:“他后退一步,倒在门边的传送带上……”

安瑶缓缓闭上嘴,司瑰看出她欲言又止,追问:“他怎么了?”

“他哭了。”

甄意心一磕。

司瑰:“哭了?”

“嗯。他没有哭出声,但我看见他流泪了。他说……”安瑶痛苦地捂住眼睛,说不下去了。

“说什么?”

安瑶哽咽:“他说:安医生,我的心,又疼了。”

不知为何,甄意的心,也疼了。

想起许莫坐在手术台前,揪着胸口呜咽:“我生病了,为什么没有一个医生能救我?”

她恨许莫是害死林警官的凶手,可同时又觉得他很可怜,他的悲剧分明可以避免。

但安瑶的这句话并没引起其他人的共鸣,好几位警察的脸色都相当冷漠,同僚的惨死让他们对许莫没有一丝同情,更不想了解他杀人的原因。

他最终落得的定义,是变态的吃生杀人狂。传出去,变成吃人杀人魔也说不定。

司瑰没别的问题了,道:“安医生,你可以接受我们的测谎吗?”

“可以。”安瑶回答,又补充,“但如果你们问了和案件无关的问题,我会拒绝回答。”

司瑰点头,出来让同僚们准备测谎。

甄意戳戳言格的手背,低声问:“安瑶算是自卫杀人了吧?”

言格凝着眉,所有所思:“目前算是。”

给安瑶做测谎的,是季阳。

面对测谎仪,她看上去并不紧张,听季阳解释部分原理后,她点头表示准备好了。

测谎开始。

“你叫什么名字?”

“安瑶。”

“职业?”

“医生。”

“和许莫的关系是?”

“医生和病人。”

“他是病人吗?”

“不是。”

“为什么?”

“他很健康。”

“你给他检查过?”

“对。”

安瑶的回答清一色的简短,不徐不疾,回答所用的考虑时间也不长不短,一切都拿捏得恰到好处。

仪器上,各种图像和数据都没问题。

“他经常去找你?”

“对。”

“你有没有想过有什么不对?”

“什么不对?”她反问。

“你有没有想过他有妄想症?”

“没有。”摇头,图谱仪一切正常。

季阳细化问题:“你给他检查过几次?”

“5次左右。”

“他没有问题?”

“没有。”

“他继续来找你?”

“对。”

数据显示一切正常。

“检查5次左右,你仍然没察觉他的精神不对?”

“没有。”呼吸脉搏正常。

“一个人没有病,却频繁来找你,你不认为他有问题?”

安瑶迟疑了一下:“有一点。”

“什么?”

缓缓地:“我以为他喜欢我。”

这个答案让季阳停了一秒,这着实是他没料到却非常合情理的答案。

“你以为他喜欢你?”

“对。”心跳正常,表情正常。

季阳想了一秒:“你喜欢他?”

“不喜欢。”极浅地皱眉,补充一句,“我马上要结婚了。”

“你对他没有特别的情感?比如好感?”

“没有。”

“反感?”

“也没有。”

一切正常。

她又补充,“因为我和我的未婚夫就是这么认识的,所以对他不反感。”

接下来的问题转移到被绑架之后的事,她的回答依旧没问题。

最后的问题关于自卫杀人。

“你回房间是想检查许莫的状况,把他救出去?”

“对。”一切正常。

“你找到他,而他拿你当人质?”

“对。”

接下来关于她伤到许莫的细节,回答和之前接受司瑰审问时的一样,没有出入。

季阳有把所有问题打乱顺序问了一遍,安瑶始终平稳淡然,测谎仪器就像一直在休息,任何参数都正常。

甄意抠抠言格的手心,言格低头,她瘪瘪嘴,做口型:“他没有你厉害。”表情很得瑟,很自豪,更骄傲。

“……”

言格想:她还真是护短。

季阳转身对言格做了个手势,意思是有没有要问的。

言格摇了摇头。

安瑶做完测谎,出来和言格说了几句话,大意讲后天便是婚礼,她下午要回深城了。她问了一下言格回去的时间,就很快离开。

甄意立在大门口,望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问:“言栩是回深城为婚礼做准备了吧。”

“嗯,”他淡淡应答。

甄意“哦”一声,可言格受了那么重的伤,再怎么也该看看啊。

言格走下台阶,道:“我下午也会回深城。”

甄意望住他,目光灼灼。

“……嗯,你要一起吗?”

“当然要一起。”甄意不满,“我们以后会是一家人,嫂子不参加弟弟和弟妹的婚礼,像话吗?”

“……”言格不经意松了一下领口,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他默默走了一会儿,忽而问:

“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有些人能躲过测谎仪的测谎?”

“嗯,记得。”甄意想想,“像宋依,她人格分裂,就不知道自己杀了人。所以她说没有杀人,测谎仪也测不出。”

“那是精神病人,我说的是正常人。有部分正常人他们或者接受了特殊训练,或者心理足够强硬,或者情感观念足够冷漠,都能躲避测谎仪。”

甄意一愣:“你的意思是?”

“她撒谎了。”很简短。

甄意仔细想了一遍,安瑶回答的问题串串相连,并没有逻辑矛盾啊。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在测谎仪上问她?”

言格没作声,想起言栩对他说:“哥,请你,不要分析我。”

他的意思其实是:请不要分析安瑶。

牢记本书地址: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https://www.jueshitangmen.info/174/

喜欢玖月晞的小说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jueshitangmen.info)亲爱的弗洛伊德绝世唐门更新速度最快。伏天氏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绝世唐门沧元图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绝世唐门

猜你喜欢: 青行灯亲爱的弗洛伊德天师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犯罪心理破云前夫高能请魅惑这个NPC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光暗之匣蛊毒丧病大学罪爱安格尔·晨曦篇罪爱安格尔·黎明篇我的鬼胎老公死亡万花筒罪爱安格尔·暗夜篇恐怖女主播龙王妻
完本推荐: 天上星星都给你摘全文阅读网游之修罗传说全文阅读花颜策全文阅读我为表叔画新妆全文阅读他的小仙女全文阅读月都花落,沧海花开全文阅读美滋滋全文阅读星辰变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茅山后裔全文阅读心坟全文阅读戏精女王全文阅读暗恋无法好转全文阅读空速星痕全文阅读我只是个纨绔啊全文阅读我的1979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半吟全文阅读长生界全文阅读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百炼飞升录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从1983开始继承两万亿伏天氏蜜吻999次:乔爷,抱!怪物乐园武炼巅峰叶安超维术士极品飞仙领主之兵伐天下都市夜战魔法少男绝世剑神九星霸体诀寒门崛起电影世界私人订制承包大明天才神医混都市异能小神农坐忘长生寻宝全世界大数据修仙[综]诺澜的历练之旅古武狂兵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超级丧尸工厂不灭武尊陆少的暖婚新妻明天下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绝世唐门移动版 - 绝世唐门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