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 写作榜 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 新书入库 全部小说

绝世唐门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62章

警察们、各路人员们忙忙碌碌。

甄意蹲在角落里做笔记,和易洋商量角度和选材,忙了一会儿,去洗手间洗手。刚好撞见司瑰。

司瑰边往手上抹洗手液,边小声道:“刚才你身边跟着摄影师,一直没好问。”

“问什么?”甄意从包里拿出梳子梳头发,她特在意这个,有一根头发丝翘出来她都要重新梳马尾。

“言家是什么背景啊?”

“什么什么背景?”甄意困惑。

“上头的上头的上头的人说了,不把安瑶毫发无损地救回来,咱们局长就可以请辞了。所以才把那个宝贵的犯罪心理专家季阳大神都请来了。”司瑰纳闷,“关键是大家也说不清上头的上头的上头,到底什么来头,这个言家好像神神秘秘的。”

甄意支吾道:“或许是安瑶背景强呢。”

“哪有?上次许茜案就调查清楚了,她是孤儿,没亲没故。不过她也够拼命的,去国外读书全是拿的最高奖学金。”

甄意稍稍一愣,没想安瑶身世这么凄苦,心里更难受:“阿司,你们一定要把安瑶救出来。不到一个星期她就要结婚了。”

这一说,司瑰也难过:“甄意,别担心,我们一定会把安瑶救回来的。”

甄意梳完头发,出去了。

没过一会儿,司瑰准备出去,洗手间的门再度推开,进来的是杨姿。两人都诧异:“你怎么在这儿?”

司瑰先答:“有点儿案子。”

杨姿听了,说:“我是来找朋友的。司瑰,我朋友从今天上午不见,她弟弟一直没联系上她,急死了。”

“多久了?”

“7,8个小时吧。”

“或许是去办事了吧,这么短的时间,不足以立案调查的。”

“或许是吧。”杨姿叹了口气,停几秒又问,“我刚好像看见甄意了,她最近过得挺好的吧。”

“嗯,她么,干什么都不会差啦。”司瑰笑了,“她嘛,不爱计较个性又大方,现在的新同事和新上司都很喜欢她。”

杨姿点点头:“嗯,她一直都运气很好。”

这话却叫司瑰听着不太舒服:“运气好?”

“是啊。”杨姿温和地笑,“从以前到现在,她过得多顺心,多恣意,什么难事到她面前都变得顺利。中学疯玩5年,成绩全年级垫底,高三努力一年就考上HK公安,比内地的一本还好。不是法律本科出身,半路学,可多少法律高材生不如她,江江是帝大毕业的,都给她打工。工作中,卞老大、尹检察官都帮她。虽然犯了罪,但还好保住了执照。新工作在电视台上班,以后或许会成为名记者。关键是还找到了一个那么好的男朋友。家世背景不用说,还是中学的男神。老天真眷顾,让她做什么事都那么顺。当然啦,后面这些都是事务所的同事说的,还好甄意现在不在那里,不然要生气了。”

她语气平和又乖巧,听不出什么讽刺,可司瑰还是觉得哪儿不对,斟酌了半晌,终于还是没忍住,道:“杨姿,我不认为她是运气好。而且,即使听到这些话,她也不会生气。”

“咦,你觉得她运气不好?”这问题真微妙。

“不关运气的事。我不知道高中的她是什么样子,因为她从来不提,可大学四年,她是我们全系最努力的人,不管周末节假暑假寒假,全泡在图书馆;她是半路学法律,可她读研时天天凌晨才睡清晨就起,你和我都看见了。她厉害是因为她比很多人都努力拼命。别人,比如你,在上网聊天美容看剧物色恋爱对象时,她只干了一件事,学习。

不要说卞谦把好案子给她。唐裳的案子,当时你们律师事务所没一个人敢接,怕林家报复;等到了戚勉,你们同事都怀疑他是杀人犯甄意要身败名裂。自己没勇气没胆量做的事,别人做了,成功了,就是运气好吗?杨姿,我很好奇,如果唐裳戚勉他们一开始先找的你,你敢接吗?”

杨姿尴尬地笑笑:“这些话又不是我说的。”

“那好,你可以转告你的那些同事们。甄意认罪后,把戚勉案赚的钱,一分不剩给了艾小樱的父母。几百万!要是你,要是他们,舍得主动拿出来吗?”

“至于她和言格,我只知道她从大学到现在没和任何男生搞过暧昧,你和她是高中同学应该比我清楚。很多女人,没她痴情,没她执着,没她勇敢,见她追到好男人,就酸酸地笑她厚脸皮,追来的男人不靠谱;可这男人刚好顶尖优秀,于是就说她运气好。不是绝世美女,也不是温婉淑女,除了运气没别的解释。可这些人自己敢追吗?追了人家就要你吗?所以,人还是别在说运气这样可笑的事。如果天天等着男人来暧昧,还真不停被人勾搭,这才叫运气。”

杨姿脸红:“司瑰,你是在说我吗?”

“我只是在说那些诋毁我朋友的人。杨姿,或许你说的这些都是别人说的,可你这样,我真的分不清你只是没主见,还是赞同了‘别人’的话。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司瑰说完,转身走了。

甄意回去育婴室那边,言格和几位警官的谈话刚巧到尾声,大家都散开了。

甄意走过去言格身边,问了一直没来得及问的问题:“言栩他还好吗?”

“不好。”

回答很直接。

甄意便不知下句该说什么了,犹豫半天,道:“警察会抓到绑架犯的吧?”

“会锁定嫌犯。”他说。

“警方根据道路监控,大致摸出了嫌犯车辆的行驶轨迹,往南中山的山林方向去了。可他们弃了车,是被偷的二手车,找不到有用信息。”

甄意明白:“所以即使找出嫌疑人信息,也很难查出他们所在的位置,对吗?”

言格没作声。

这时,林警官过来,说警方已经根据他说的条件锁定10名嫌疑人,有5个能联系上且有不在场证明。剩余5个联系不上,警察已开始调查。

甄意叹:“好快!”

“还不够。”言格脸色不甚明朗。

对绑架案说,每分每秒都是至关重要的。更何况还有脆弱的新生婴儿。

他沉思半刻,径自往前走。

“你去哪儿?”

“安瑶的办公室。”

甄意跟在他身后,望着他高大而安静的背影,说不出话来。

安瑶失踪,言栩肯定备受煎熬,言格也一定难受。这种时候,她不知该如何安慰。因为,面对他沉默的难过,她也觉得无能为力。

望着他插在口袋里的手,她不知为何,心弦微动,上前去他身边,手缓缓钻进他的裤兜,抚顺他的手掌,十指交叉,柔柔地握紧。

他的心稍一凝滞,便觉手心挤进了一团柔软。

她并没有像中学常做的那样,手臂缠上去,整个儿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手臂。

仅仅只是温暖地握着他的手。

言格微愣,记忆有些恍惚,侧眸过去,她抿唇笑着,很暖,还有一点点理直气壮。

“言格,别担心。安瑶是好人,不会出事的。”

言格不吭声,露出难忍之色,犹疑了几秒,终于说:“甄意。”

“嗯?”

“一个人是好人,和她会不会出事没有逻辑联系。”

甄意:“”他真的需要安慰么?

她突发奇想:“言格,如果是我被绑架,你会着急难过吗?”

他的手指微微僵了一下,非常简短地说:

“会。”

这世上,能让他紧张的人,没有几个。

她满足地笑了,朝他身边靠近一点点,有些骄傲:“我就知道。”

隔一会儿,又问,“你刚才形容疑犯,说‘他很孤独,无法建立两性关系。’”

“嗯。”

“言格,”她歪头望他,“你孤独吗?”

他垂一下眼眸,静默不答。

孤独这个词,他并不太懂。或者说,认识她之前,不孤独;认识她之后,孤独了。

熨烫而逼仄的裤兜里,暖意融融。到了某一刻,她却松开了他的手,他心莫名一落,可她并没有抽回,小手一绕,拍拍他的手背,温顺柔缓地摸摸:

“言格,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呐。这样你就不会一直孤独了。”

言格还是没有作声,嗓子很紧张,呼吸也困难起来。

甄意再度握住了他的手,心底一点不痛,只心疼他。

自从听了安瑶的话,她就明白了:追他的那三年,他其实一直在默默地努力。从一开始的没有任何反应,看不见她,听不见她;到后来的看得见她,听得见她;再到后来的看得见和她有关的人与事,听得见与她有关的人与事;直到最后的看得见别人,听得见别人。

其实他一直在努力靠近她,用力进入她的生活,只是她现在才知道他的辛苦。

他本应该和言栩一样,可因为她,他变成了现在的言格。

言格,不论以前,还是现在,我的好多举动,让你害怕惶恐,是不是?可你一直都放任我,其实,你真的是喜欢我的吧。

够了,足够了。即使你一辈子不会说出口‘我爱你’,也没关系了。

言格,不怕。

不怕啊,言格,我会一直陪着你。

绕过走廊,言格忽然停住脚步,盯着对面的心胸外科,若有所思。

“怎么了?”

言格指了一下右手边的电梯间和楼梯间:“嫌犯从这里下楼就行,为什么要大老远穿过挂号室,候诊厅,跑去尽头的心胸外科,从那边的楼梯间下去?”

甄意思索了一会儿:“我们要不要看看第二段视频监控,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

“第二段?”言格问,“有第二段视频?”

“诶?你没看到吗?”

言格立刻折身返回,找司瑰看了安瑶办公室门口的视频监控。

看着看着,他眉心渐渐蹙起:

“嫌疑人一路走来,一直在躲避走廊上其他的路人。看见安瑶时却停了下来。安瑶开门出来的瞬间,这个人的身体语言是,停!”

司瑰立刻暂停视频。

甄意凑过去,瞬时瞪大了眼睛。

画面上,门开的一瞬,抱着婴儿的男人并不准备侧身往左前方的楼梯间下去,而是侧向右方,安瑶的办公室门。

甄意愣住:“他的目标是安瑶!”

视频继续。安瑶看到他的一刻,双手成掌推状,似乎在安抚,想去接触他手中的婴儿,然后嫌犯控制了她。

言格拧眉,下结论:“不仅如此,安瑶和他认识。”

甄意不解,想问。

正巧林警官和季阳迎面走来,言格说:“季先生,我们之前的推断要重新修正。”

季阳来不及回答,林警官先诧异:“可我们已经锁定嫌疑人了。”

他把刚拿到的资料递给他:

“季老师,言老师,你们太厉害了。你们说的那种情况,医院里有人完全符合。嫌疑人叫林白,前几天扭到脚来外科检查过。他大学毕业4年,闲赋在家,家里很有钱。他没女朋友,但一直在追求一个叫许茜的病人。许茜半年前在这家医院堕了孩子,十几天前死在这里。”

许茜?

“我们联系了林白的家人和朋友,他昨天参加同学聚会,无意间听人说半年前许茜怀孕瞒着他,堕掉她的孩子。他昨晚就消失了。他的外貌特征,性格特点,和你们两位说的一模一样。而且,他真的有一个姐姐。现在,他们全家都联系不上他。我们已经开始搜索。”

甄意愣住,这怎么回事。

言格听完,拧眉不语,隔了好几秒,问:“能否调查到他和安瑶医生的关系?第二段视频显示,嫌犯是冲安瑶来的。”

司瑰紧张起来:“如果是这样,那婴儿就是嫌犯用来要挟安瑶的工具了。一旦得到安瑶,他会扔了婴儿。那它就……”

死定了。

言格摇头:“不会,他没必要为了胁迫安瑶,偷一个婴儿过来。”

季阳道:“我之前就看过第二段视频。所以一开始对罪犯画像时,我的观点比你说的还多一条。那就是,嫌犯和安瑶认识。现在,我们也看到了,安瑶是许茜的主治医生,林白很可能因为许茜,认识安瑶。”

言格却并不赞同:“我们一开始分析的是,嫌犯抓走婴儿是为了构建稳定的关系。如果他以为抓走的是他和许茜的孩子,他后来为什么要抓走安瑶?”

甄意问:“有没有可能,他偷婴儿的行为,是言格一开始分析的那样,他需要孩子,和一段稳定的关系。而他去找安瑶的行为,是他把许茜的死怪罪到安瑶身上,想寻仇。这次绑架犯罪,其实分为两段。”

季阳道:“我补充一点,其实有两种可能。一是你说的复仇,他把安瑶当成杀害许茜的凶手。”

言格再度摇头:“还是不对。”

“哪里不对?”

言格指一下视频:“看到没有。他遇到安瑶的时候,并没有展现出敌意和攻势,他看了一眼怀里的婴儿。安瑶伸手要碰婴儿时,他也没有立即表现出抵触,他对安瑶并没有敌意。不是来寻仇的。”

甄意愣住:“这么说,的确是这样。”

季阳非常淡定,仿佛是在意料之中:“这就是我说的第二种可能:移情。他把安瑶当成了许茜。这样的事,我在国外遇见过。”

搬经验说话,言格沉默了。他并非这方面的专家,所以认为自己没有足够的发言权。

把安瑶当成许茜?

甄意还有疑问:“那有没有可能,嫌犯是安瑶的爱慕者,到了妄想的地步,想利用婴儿和她建立一个家庭?”

“这种可能,不能排除。”

甄意反应很快:“可如果是这种可能,林白就不符合描述了吧?”

一个案子,存在的可能性太多太多。

季阳停了几秒,才缓缓道:“但目前来说,我认为移情的可能性比较大。至于嫌犯有没有可能是安瑶的爱慕者,我们在医院内可以调查。”

甄意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担忧,照目前看来,嫌犯是把安瑶当作他的妻子,他孩子的母亲了。

天啊,快到晚上了,安瑶她会不会……

还在想着,负责这次调度的队长副队长快步走了过来。

“已经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林白的位置,但是,我们的人拿着嫌犯在闭路电视中的女人装扮影像,四处访问目击者,发现了一个新情况。”

“什么情况?”

“据目击者称,在地下停车场看见了嫌犯和安医生。安医生先上的车,嫌犯站在车外,但身子探在车内,不知在干什么。这时有个女人,没看见嫌犯,而是从车的另一面看见了安医生,过去打招呼。然后嫌犯上了车,后来的那个女人像被谁拉了一下,猛地进了车内。目击者当时看嫌犯是女装,以为他们都认识,所以没有在意。”

季阳皱眉:“那个女人是嫌犯逃亡过程中的附带伤害,这么说,现在嫌犯手中的人质是两个女人一个婴儿了。”

“对。后来的那个女人是这家医院的病人家属,叫淮如。”

牢记本书地址: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https://www.jueshitangmen.info/174/

喜欢玖月晞的小说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jueshitangmen.info)亲爱的弗洛伊德绝世唐门更新速度最快。伏天氏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绝世唐门沧元图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绝世唐门

猜你喜欢: 死亡万花筒丧病大学我的鬼胎老公罪爱安格尔·晨曦篇前夫高能罪爱安格尔·暗夜篇破云犯罪心理青行灯龙王妻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光暗之匣恐怖女主播蛊毒请魅惑这个NPC罪爱安格尔·黎明篇亲爱的弗洛伊德天师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完本推荐: SCI谜案集(第二部)全文阅读他的小仙女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心坟全文阅读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弃妇之盛世田园全文阅读恐怖女主播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二零一三(末日曙光)全文阅读帝凰之神医弃妃全文阅读奶油味暗恋全文阅读大佬都爱我 [快穿]全文阅读寒武再临全文阅读都市超强神医全文阅读掌欢全文阅读忍冬全文阅读魔鬼的体温全文阅读坏道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太古狂魔不灭武尊校花的贴身高手恶魔就在身边乡村小神医算死命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大数据修仙最强狂兵沧元图墨唐超维术士何日请长缨天芳他身上有条龙黎明之剑绝代名师汉阙陆少的暖婚新妻极品神印少主前方高能星际之全能进化都市剑说夺鼎1617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位面宇宙圣墟三寸人间一世倾城快穿之虐渣攻略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绝世唐门移动版 - 绝世唐门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