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 写作榜 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 新书入库 全部小说

绝世唐门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59章

“作为主治医生,你不知道许茜以前有胃溃疡没治好?”

办公室里的空气已经冷冻结冰,甄意作为旁观者,尴尬困窘得不敢呼吸。而言栩仍是背对着他们,盯着窗台上的绿萝出神。

安瑶咬咬唇,隔了一两秒,说:“许茜是得过胃溃疡,但她没有就医,而是自己买药吃的,所以她的病历本上没记录。我问过她有没有胃病,她说她没有。”

言格并未就此打住,浓眉下长长的眼眸微微眯起,研判道:“开这种药应该首先想到检查胃溃疡。”

“是。”安瑶稍稍蹙眉,语气却平静,“许茜不肯做胃镜,嫌太痛苦;也不肯做钡餐,嫌不舒服。她说她没得过胃病。我坚持让她做钡餐。但钡餐的准确率并非百分之百,疏漏掉细微的症状也是正常的。”

不知为何,甄意的情感天平又偏向了安瑶,她有点儿相信她,是而稍稍舒了口气。

可看看言格,看不出他是否相信。他这人从不会泄露半点儿情绪。

面对安瑶的话,言格缓缓点一下头,看似漫不经意地说:“专业的医生能从病人的口腔、脸色看出病人是否患有胃溃疡。”

他语气淡静,可才缓和的空气里瞬间绷起了无数的弦。

甄意又是大气不敢出。这两人各自平淡却隐隐争锋相对的气氛,太压迫人了。

且她再度有种感觉,任何人都别想逃过言格的审问。最适合他的哪里是精神病医生,而是审讯员。

先败下阵来的是安瑶。

她扶住眉心,努力撑着自己,手指在抖,轻声道:“对不起,是我疏忽。”

可这句话并没有赢得他的放过。

“别的医生会疏忽,但是安瑶,你会疏忽吗?”言格盯着她的眼睛。

他的意思很明显。

安瑶惊住,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他一秒,又惊慌地看看言栩,很快再度低下头,肩膀颓然垮塌下去,道:“我这几天被一点私事搅得心神不宁,对不起。”

越说声音越低。

“是我疏忽,钡餐检查没问题后,就当最终结果了。我根本没想过再度去确认。是我失责。”她拿手摁住眼睛,极力克制,可嘴唇一直颤抖。

“言格。”言栩转过身来,很轻地唤他一声。

似乎想说什么,可不用说出口,言格就了然。

他看他一眼,又平静地看向安瑶:“人都会犯错,必须谨记教训,但也不要沉溺自责。”

话语简短清冷,已是莫大的鼓励。

安瑶肩膀抖了一下,双手更深地捂住头,看不清情绪,但甄意觉得,她可能哭了。

言格眸光清浅,闪过来看甄意一眼,拔脚出门,示意她也出去。

甄意跟着他走上走廊。

刚才言格那番不动声色却隐隐凌厉的质问,让她的心七上八下。

安瑶是故意杀人吗?

言格后来改口,是出自真心还是为了言栩?

好想问啊。

可想想刚才他风淡云轻质问安瑶的架势,还真有点儿吓人。

她低头,一下一下地鼓腮帮子。

“你是青蛙吗?”他语气寡淡,不知何时,眼神挪过来了。

“……”

他无声看她一会儿,说:“安瑶和这件事没关系。”

“诶?”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虫还是怎样?

甄意:“既然她和这事没关系,你还把她逼问哭?”

言格脸色一僵:“我哪里把她弄哭?她不是因为我的安慰,感动哭的?”

甄意头上三条黑线:你脑回路如此不正常,你弟弟知道吗?

“再说,你把逻辑顺序弄反了。”言格正色道,“并非我发现她和这事没关系却逼问她;而是通过问她,发现她和这件事没关系。”

甄意疑惑,“可在我看来,你问的那些话让安瑶有了嫌疑。”

“我怀疑她,她就有嫌疑?这两者能画等号吗?”

甄意微微脸红,的确逻辑不对:“那你怎么判断她没撒谎?”

“表情和肢体语言。”

“愿闻其详。”她背着手,歪着头,兴致勃勃望他。

不知为何,她感兴趣的眼神叫他的心情莫名不错,表情却还是疏淡:

“普通人在受质疑时会轻微紧张,语言凌乱;但安瑶本身是个逻辑严谨,淡漠的人,所以一开始她表现得平静有序,无可厚非。”

“唔。”甄意心虚地点头。

她看侦探小说里总说镇定且条例清晰的人往往是事先做足准备的,她还因此稍稍怀疑安瑶。现在想想,微窘。

“我问她怎么确定许茜没有胃溃疡时,她低头摸了眉骨,眉心紧蹙,她相当羞愧且痛苦。手也在抖,她一直在自责。”

言格不徐不疾,

“我说,专业的医生能通过口腔观察时,她眼睛不受控制地往下看,嘴一直在抿,有想拿手捂住的趋势,这是非常深切的羞愧。

我挑明了怀疑她。她惊愕,瞳孔放大,愤怒。可随即转化成隐忍的羞惭。”

“等一下,”甄意听得入迷,打断,“即刻就变换表情,难道不是伪装?”

言格垂下眼睫,瞧她,神色闪过一丝微妙:

“和你想的相反,真正震惊的表情相当短暂,即使看上去保持着,其实微表情已经和第一秒不一样,多数会变得空茫、呆滞。”

“哦这样。”甄意更心虚,在他面前装惊讶装了成千上万遍全被看穿了么。

“我说最后一句话时,语气强调‘不要沉溺自责’,她听到‘自责’,肩膀紧绷,又放松下去。因为我说中了她的心思,她觉得刺痛却在潜意识里稍稍宽慰。”

“哇塞,言格,你好厉害。”她看着他俊逸的侧脸,赞叹,真心觉得他从容分析的模样太帅气太性感。

言格撞见她星星般的眼神,一贯淡然的人微微不太自在了,挪开眼神去。隔了几秒,继续道:“看客观证据,病历上记录,安瑶坚持给许茜做钡餐。这是事实。钡餐的精准度不是她能控制的。这也是事实。所以,目前我偏向相信她。”

“诶?为什么是偏向?”甄意奇怪。

“任何事都没有绝对。总会留有微小的其他可能。”他自然而然地说。

她拿他较真的性格没办法,可她也较真起来,

“那你举一个微小的可能给我听听?”

“如果许茜可杀可不杀呢?”言格看她,“查出胃溃疡,就给她换疗法,让她活命;没查出,就用正确却危险的疗法杀死她。”

甄意一怔,这样的随意轻率,比蓄谋杀人还恐怖:“言格,你别这么说。我觉得,安瑶不像是把人命当儿戏的人。”

“是不像。”言格淡淡评价。

“你刚才不是看她的表情判断吗?”甄意努力帮安瑶说好话,好不容易对她印象改观,且万一她真这样,言栩该多可怜。

“常人很难掩饰微表情,即使掩饰一种,也会牵一发而动全身。但有小部分人能做到。当然,我不是说安瑶。我相信她。可就像我说的,凡事没有绝对。”

甄意不做声了,究竟是怎样,也只有安瑶自己心里清楚了。

她沉默一会儿,忽然笑了:“言格?”

“嗯?”

“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两个很搭?”

“”果然任何时候,她都能转移到这个话题。

他无声看她,眼神在问:请论证。

她解读无压力,跑到他前面去,背着手,随着他的前进一小步一小步倒退,笑容大大的:

“刚才啊,你说我听,我问你答。你的世界我愿意听,我的疑惑你愿意解。谁也不无聊,谁也不枯燥,难道不是很百搭吗?”

他不做声。这个问题,他早就发现了。

她和他,很契合,很完满。

甄意见他没反应,不满意了:“你说,是不是呀?说呀!”

他抿抿唇,极轻地点了一下头。

她笑容再度放大,眉梢眼底全是遮不住的笑意。昂着头,得瑟地后退走。

走了几步,想起什么,小声问:

“我有时候对你撒谎,你是不是总能看出来?”

“有时候?”言格稍稍抬眉,觉得她的用词有待商榷,“是经常吧。”

嗷!

一下子,她脸上又火辣辣的,想起她各种睁眼说瞎话就为诱拐他的时刻,好丢脸,让她钻地洞吧。

他侧眸,见她低着头,脸红红的,像只缓缓挪动的小番茄,不禁心又微微动了一下,他抬起头望着前方,嗓音低醇道:“不好意思什么,我又不介意。”

你爱撒谎,我爱配合,就是了。

甄意的心跳莫名就漏了一拍,仿佛空气中的消毒水味都变清新了。

脸上的红色渐渐消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什么好丢脸的?

到了拐角,言格道:“去看看那天的当事人吧。”

去到淮生的病房,意外发现,言栩和安瑶早就在那里。

安瑶背靠墙壁,精神不好地侧着头,望着窗外的树木出神;

言栩立在她身旁,遮住了她半边身影。他正和床上的淮生说话。那双手插兜,英挺出尘的样子,和言格如出一辙。

甄意稍讶。

言栩在陌生人面前从来都是回避疏离的姿态,交谈是要他的命。可此刻,他站了出来,为了他身后的女人。

淮生在为肾移植手术做最后的准备,但他神色恹恹,非常悲伤,虽然得到珍贵的肾脏,可心爱的徐俏死了。

淮如蹙眉坐在病床前,不乐意这几人的到访,很是排斥:“有什么等淮生过些天做完手术再说。他现在身体很虚弱。”

言栩没听见,浓眉之下黑色的眼睛清澈,深邃,只盯着淮生:“你有个女朋友?”

“是。”

“她的梦想是什么?”听上去很无厘头。

“跳舞。”淮生目色悲伤。

言栩点了一下头,他和言格一样,天生音质很醇,很好听,却没有起伏:

“死者的主治医生是我的未婚妻,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心外科医生,目前只是主刀的助理,但她一定会成长为主刀医生,救很多的人,这是她的梦想。可现在因为死者,她再也不敢拿手术刀了。”

他这话说得像例行公事,很生硬,不带一星半点的情感,可安瑶扭过头来,看着他的背影,眼睛湿了。

甄意蓦然感动。

见过言栩和安瑶一起很多次,两人从没在外人面前牵过手,甚至不怎么说话,她不知他们私下的相处模式。

以为安瑶和她一样,爱得辛苦;可其实,不是。

安瑶值得言栩喜欢;言栩同样值得安瑶喜欢。

对言栩来说,看一个人的眼睛,和他说话,听他回答,这其实是很艰难而惶恐的事。可他愿意为了安瑶这样做。

甄意转念,又想到了言格。

其实他也是这样的吧。可因为她,他现在几乎已经可以做到像正常人了。虽然在正常人眼里,他还是很不正常。

刚才那一段是言栩这辈子和陌生人说的最长的一段话,他不太适应,垂下眼睛,停顿一下,又努力抬起来,看着淮生:“你能理解吗?”

淮生点头,不顾淮如的劝阻,决定回答问题。他也问:“你能理解我失去爱人的悲伤吧?”

言栩沉默良久,很诚实地说:“不能。因为我的爱人没有死。”

“……”

甄意轻轻摸了摸鼻子。

言栩不觉自己的话不对,问正题:“死者那晚为什么逃出医院,和你们一起去酒吧?”

“其实我们没让茜茜去,她非要跟着。那天是我和俏俏想去。俏俏身体越来越差,很多想做的事都没做”淮生说到此处,哽咽得发不出声。

病房里悲伤弥漫。

只有言栩脸色刻板,不动容。除了是个长相极其秀美的男人,真没有一点儿表情。

他只揪他的关心点:“这不是你第一次带她溜出去?”

“对。”淮生因为病痛,脸色苍白,“她怕以后没机会,让我隔一段时间陪她做一件”

言栩不关心,打断:“死者是你女朋友的闺蜜?”

“是。”

“死者在住院,你为什么带她出去?”

甄意听到半路,觉得哪儿不对,后来才发现言栩不用人名,全用身份代称。

淮生还未开口,淮如见他太累,替他回答:

“许茜爱热闹,很疯很贪玩,听我们要去酒吧,吵着要去。她说身体很好,是父母大惊小怪强迫她住院。我们就没在意。她一直都是大小姐脾气,我们都习惯了,她想干的事,谁都阻止不了。”

甄意想了想,插嘴问:“之前淮生和徐俏出去,许茜也会吵着跟去?”

淮如一愣,迟疑的功夫,淮生回答:“是。她和俏俏很亲,到哪儿都跟着。”

言栩继续:“那晚,她怎么会喝酒?”

“她玩了酒吧里的斗牛表演,下来后就有很多人给她送酒。”

言栩皱眉不解。

甄意解释:“酒吧里男人对女人印象不错,就会送酒,许茜在斗牛上表现得好,自然吸引注意。”

言格听言,稍稍走神:他没给她买酒

淮如帮腔:“许茜是个富家女,性子太倔。她非要喝,我拦都拦不住,还要淮生劝她。但……”

言栩木木的,问题几乎私密缝合:“那她为什么玩斗牛?她有心脏病,你们为什么不阻止?”

淮生道:“她脾气太大,拦不住。”

言栩低眉细想。

听见言格淡淡的研判的声线传来:“她当时在发脾气?”

甄意微愣,觉得他真是敏锐得连旮旯几角都不放过。

“嗯。”

“为什么?”

“她本就爱赌气。前一刻还好好的,立马就变脸。”

“谁惹她了?”

“没有。”

言格停顿半刻,换个说法:“你说她前一刻还好好的。”

“对。”

“她情绪变化前,谁在和她说话,说了什么?”

淮生眉毛拧成一团,疑惑:“没什么特别的。”

“你觉得不特别。”他的逻辑严谨得可以让人崩溃,“那就是的确有人说了什么。”

“我姐说俏俏跳舞好看,平衡力好,如果不是生病,能在斗牛上待整首歌的时间。”

淮如:“俏俏是学跳舞的嘛。”

言格没停:“然后?”

“茜茜说她也很厉害。我们都没说什么。”淮生抓额头,有点抓狂,“真没人说什么。”

甄意却明白了,正是因为大家什么也不说,挫伤了许茜的虚荣和自尊。

出了病房,甄意和安瑶交换目光:这两兄弟简短却天衣无缝的询问,让她们心里有了猜想。

可没想,言格对言栩说:“淮如有点紧张,淮生并没说谎,死者喝酒很可能是自愿。”

“啊?”甄意诧异,“我觉得是淮如的阴谋。安瑶,对吧?”

安瑶点头。

“为什么?”

甄意道:“许茜爱和徐俏攀比,听他们说徐俏好,虚荣心作祟,想证明自己厉害。且她很可能喜欢淮生,这才三番四次跟着他们。别的男人送酒,淮生劝她不喝,她反而更要喝了。”

安瑶赞同:“她或许不知严重性,可能还觉得把自己弄伤,会让男人心疼。”

言格和言栩抿着唇,很费解的样子。

言格:“为什么女人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甄意:“……”

亏得他问问题可以把人逼得崩溃,在人情世故上却一窍不通!

刚要说什么,忽然感觉前边拐角有人神神秘秘地往这儿看,很古怪,像在偷窥;言格瞥见她的眼神,也看过去,但那影子闪开了。

甄意只当是无聊的人。

安瑶不觉,说:“是真的。我是许茜的主治医生,在相处中我就能感觉得到,许茜喜欢淮生。淮如肯定知道,或许还知道许茜的病情,所以兵不血刃地让许茜……”

言栩蹙眉:“她为什么这么做?”

安瑶和甄意交换眼神,低声说:“或许因为许茜的肾。”

“许茜的肾和淮生匹配,可她的病还治得好,淮如或许心急了。”甄意觉得沉重,求助言格,“刚才你没从她的表情看出什么?”

“她有些紧张,还很抵触。虽然事出有因,但不一定是你们说的‘因’。”言格一贯的客观,“当然你们说的有可能,可是,也不能排除,她和这事没关系。”

甄意“哦”一声,又问:“那我们怎么搞清楚真相?”

“为什么要搞清楚?”典型的言格式回答。

不关已事,干已事,他都漠不关心。

甄意:“……”

安瑶轻叹一口气:“就算淮如真的是故意,也没有证据。许茜这样的性格,太容易被人利用了……”

话没说完,她扭头。

片刻前,言栩碰了碰她的手背,又放回口袋里,木然地说:“如笙,我饿了。”隔一秒,“如笙,你饿吗?”

安瑶唇角极浅地弯一下,语气不经意就温和:“我们去吃饭吧。”

甄意立刻举手:“我和言格上次吃了一次川菜,超好吃。”

言格:“……”

甄意瞪眼:“你有意见?”

“没”言格说。

甄意探头看:“言栩呢?”

你对川菜有意见吗。

言栩站在安瑶身边,十秒后,才默默地抬眸:“我在这里。”

“……”

隔了几秒,轻轻的语气,“你看不到我吗?”

“……”

不是问你这个啊算了,都没差……

牢记本书地址: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https://www.jueshitangmen.info/174/

喜欢玖月晞的小说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jueshitangmen.info)亲爱的弗洛伊德绝世唐门更新速度最快。伏天氏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绝世唐门沧元图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绝世唐门

猜你喜欢: 前夫高能请魅惑这个NPC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亲爱的弗洛伊德光暗之匣破云蛊毒我的鬼胎老公死亡万花筒罪爱安格尔·黎明篇青行灯龙王妻天师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丧病大学罪爱安格尔·晨曦篇罪爱安格尔·暗夜篇恐怖女主播犯罪心理
完本推荐: 如果你是菟丝花全文阅读曦景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全文阅读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全文阅读白色橄榄树全文阅读重生之毒女世子妃全文阅读如意小郎君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护花高手在都市全文阅读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全文阅读娇娘医经全文阅读臣服全文阅读九真九阳全文阅读请你留在我身边全文阅读神澜奇域无双珠全文阅读穿成天生万人迷怎么办全文阅读深渊女神全文阅读炮灰太甜了怎么办[快穿]全文阅读小同桌全文阅读女主渣化之路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女神的贴身高手都市极品医神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都市狂少轮回乐园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天道宠儿开黑店一卡在手一世倾城大道朝天从1983开始司礼监太古龙象诀重生民国:战少,我有喜了悲剧发生前[快穿]太古狂魔永恒圣王他身上有条龙百炼飞升录成神风暴氪金成仙华山神门帝霸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重生弃少归来不灭战神怪物乐园万古最强宗农家福女,有点甜我从凡间来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绝世唐门移动版 - 绝世唐门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