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 写作榜 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 新书入库 全部小说

绝世唐门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43章

接下来盘问鉴定员,在这个案子里,就是法证人员。

盘问这类人比证人简单,因为他们只会陈述事实。这次代表官方做鉴定的是一位姓陈警官。

“陈警官,目前得出的控告我当事人的物证有,脚印,油漆桶上的指纹,打火机上的指纹,对吗?”

“对。”

“对脚印及油漆桶上的指纹,我的当事人刚才已经给出他的解释。我想请问,警官在地板上有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脚印呢?”

“有。有酒店工作鞋之类的,我们排除过。”

甄意挑重点地说:“所以,脚印不是只有我当事人的了?”

“是。”

“案发现场的油漆桶呢,上面只有我委托人的指纹吗?”

“是。”

“请问你们检查过,那个桶是否曾装过水呢?”

“这倒没有。”

“请问,上面只有我当事人的指纹,这表示,绝对只有我的当事人拿过桶吗?”甄意格外强调“绝对”二字。

陈警官思索半刻:“严格意义上,不能。”

“为什么呢?”甄意明知故问。

“因为别人如果带手套,就不会留下指纹。”这种话借官方之口说出,效果会更好。

甄意很满意,问:“那我可不可以假设,如果我的当事人拿油漆桶泼了水,有人戴着手套拿桶泼了油漆和汽油的混合物,也会留下这种让人以为我的当事人泼了易燃液体的情形?”

“可以这么说。”

“至于打火机上的指纹,那本来就是我当事人的打火机,这其实不能用作证据吧?”

“是。”

“还有电梯的井道,由于电梯下沉,轿厢顶部可以轻易爬上去。轿厢里的易燃漆都烧干了,可以判断它究竟是泼进去的,还是倒进去的吗?”

“倒进去?”鉴定人疑惑。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的当事人泼的是水,等他走后,有人爬上轿厢,打开安全窗,从上面沿着墙壁倒可燃物进去,并躲过监控,能排除这种可能吗?”

“不能。”

甄意微笑,递上一张照片:“图中显示,三角锁处于非复位状态,我可不可以理解为,厅门是外部人员用钥匙打开的?”

“可以。”

“请问你们有没有找到那把三角钥匙?”

“没有。”

“所以,有没有可能,是第三人打开了厅门,而非我的当事人?”

“有。”

甄意款款回头,看审判长:“我的问题问完了。”

法庭上再度有人窃窃私语,陪审员们也相互交换着眼神。

甄意在心里舒了一口气,她知道,她能做的已经达到最好。

中途短暂休庭。

甄意看见被告席上戚勉如释重负,感激却又别扭地看着她。甄意做了个“坚持住”的口型,收回目光。

旁听席上,听众在小声交流着想法,毕竟,刚才辩护人的一番言论把控方的人证物证攻击得支离破碎,着实太精彩。

甄意回头看,大家都交头接耳,只有言格,目光清然,似乎在看她。他始终端端坐着,格外遵守法庭规矩,尊重法庭尊严。

她忽然心情大好,低头发了条短信过去:

“厉害吧!高端吧!印象深刻吧!”

他原坐得背脊笔直,下一秒,缓缓低下头,从口袋里拿出静音的手机,看了一眼,又抬眸看她,泰然自若地又坐直了。

他没理她。

甄意哼一声,又发了条短信过去:“过会儿我赢了官司请我吃饭。”

十几米外,言格再度低头看了一眼,依旧没什么反应。

但很快,短信回来了,一个字:

“好。”

甄意满意地握紧手机,很好,今晚就算是第一次约会喽!

这时,尹铎走了过来,说:“甄律师擦边球打得很好。”

甄意摇摇头:“不,我在陈述事实,控方用如此经不住推敲的证据就想给人定罪,这才是打擦边球。”

“希望你过会儿还能如此有底气。”他笑容满满招了招手,转身走了。

杨姿立刻问:“意,尹检察官看上去有必胜翻盘的把握啊,怎么回事?”

刚才甄意的辩论非常精彩,全公开直播着,可不能像空中楼阁塌掉,堆得越高,摔得越惨啊。她害怕出庭的时候还被记者们骂。

甄意不作声,判断尹铎是虚张声势,还是说哪里有漏洞她没有察觉?

她得立刻回忆筛查才是。

此时,就听江江仿佛心有灵犀,说:“意姐,证人名单证物列表都完整了,没有新的东西,刚才你盘问的时候,我记录并检查了你的语言,我方没有疏漏。”

“好。”她拧拧她的脸,“江江,不亏是我带出来的。”

江江吐舌头:“请意姐以后别对我那么毒舌。”

“我这是为你好。”她笑。

话这么说,心里还是疑惑,尹铎今天并没怎么表现,这不像他,太不像了。

旁听席上,言栩抬眸望了一眼,低下头去,继续玩连环:“言格?”

“嗯?”

“你介意吗?”

“介意什么?”

“那个穿西装的。”

“嗯有点儿”

“那加油。”言栩说。

“”

再度开庭,各方问话完毕,程序上只剩尹铎对戚勉的再次问话。

戚勉这次没了第一次那么紧张,准备充分的样子,可甄意心里反而没那么轻松了。

“你泼水是为了教训齐妙?”

“是。”

“有没有什么证据?”

“证据?”

“证明你泼的是水的证据?”

“油漆桶里应该有水。”

“这不够充分。”尹铎摇头,话语却十分温和,“比如,你有没有在宾馆房间外哪里洒了水?走廊地板?你的鞋子上,衣服上,不小心打湿了?”

甄意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刚要提出反对,可戚勉莫名其妙地回答了:“没有啊。”

“嗯。”尹铎很平静,不露声色,问,“案发当天你穿的那件衬衫有几件?”

戚勉一愣,支吾起来:“一,一件。”

“很不凑巧,这是DG的新款,我恰好查了一下,你买了两件。且店员说你有买双份的习惯。”

“不是,我送朋友了。”

尹铎说话平和得仿佛让人如沐春风:“送给谁了,我们联系核实一下。”

戚勉脸色发白。

甄意简直恨铁不成钢,她交代过他无数次,不要当庭撒谎。因为公诉人一定会逼问出来,而这给陪审员的印象将非常恶劣!

“反对!无关问题!”甄意抗议。

审判长:“反对有效,控方律师请尽快陈述问题的必要性。”

尹铎转身,声音洪亮:“我们怀疑被告在案发后换了衬衫,因为他的衬衫上留有关键证据!”

“反对!”

“控方律师,请提供证据!”

尹铎呈上一件衣服,衬衣的袖口已经固化,

附加一段视频,视频可以看到酒店的外墙壁。

“被告在房间内独处了8分钟,这让我非常挂心。我就在想,他会不会在换衣服?”

甄意脚微微打颤,该死,她疏漏了这一点;

尹铎继续在说:“我去过戚勉房间,从他的窗户看到了路口的交通摄像头,我去交通局查阅,意外发现那天这个摄像头捕捉到了酒店几个房间的图像,左上角的这个刚好是戚勉的房……”

“反对!”甄意腾地站起来,“尹检察官没有提前申报这份证据,它也没有出现在证据清单中,我质疑这份证据的有效性和合法性!”

而尹铎不等审判长宣布,立刻争辩:“由于时间和程序问题,我们刚刚才拿到这份资料。”

审判长和陪审员商议了一会,说:“我们先看看,再决定是否采用。”

视频里并没有什么值得挖掘的内容,在案发那天下午3点0分05秒的时候,戚勉冲到窗边拉上了窗帘,没了。

尹铎的话却引人遐想:

“这是在戚勉的鞋子出现在电梯视频,往里面泼液体的55秒之后,我怀疑戚勉换了衣服,于是我们一直在环卫公司做调查,终于在距案发地直线距离十公里外的清江区某垃圾场找到这件衬衫,和当天戚勉穿的一样,袖口的油漆和汽油比例与证物油漆桶里的完全吻合。请问,”

他目光锐利,盯着戚勉,“你该如何解释?”

情势陡转直下,法庭上骤然安静,所有人屏气盯着。更不可置信的是,尹铎居然为了一件衬衣,翻遍帝城的垃圾场。

甄意的心一点点下沉,死死盯着脸色惨白又发红的戚勉,她不知道是不是被他骗了。又或者,崔菲或是戚行远殚精竭虑地栽赃陷害。

但,她还是选择相信。

可如果不是,那她今天在庭上为他辩解的一切,都将成为律师史上最大的笑话。

戚勉没有回答,而尹铎瞬间气势如虹,话语严厉,几近训斥:“其实你就是倒了一整桶易燃漆,就是你杀了齐妙……”

甄意:“反对!”

尹铎:“戚勉,是你在撒谎!”

戚勉:“我没有!”

三个声音同时爆发,急切而愤怒,现场气氛像要爆裂。

“肃静!”审判长猛敲法槌,“请遵守法庭纪律!”

瞬间死一般的寂静,空气仿佛战争之后,没有声音,却硝烟弥漫,危机四伏。

尹铎和甄意都没说话。

审判长开口了,谁先辩解谁就是撞枪口。

可戚勉冲动又害怕,早已气爆:“我没有!是你们栽赃,是你们陷害。是控方栽赃陷害我。”

甄意脸色阴沉,恨不得堵上那白痴的嘴,她交代过无数次,审判长其实就是代表官方的,这种话是绝对不能在法庭上说的,不然……

“原告藐视法庭,带下去,离庭羁押教育!”审判长脸色铁青,再度敲响法槌。

戚勉被押下去还要大喊,却猛然撞见甄意禁止的眼神,闭嘴了。

审判长不客气地看向甄意,训斥:“甄律师,以后请务必教会你的当事人,何为法庭规矩与礼仪!”

旁听席上鸦雀无声,目光齐齐射向她。

甄意脸红得要滴血,鞠了个躬:“是。”

她知道言格在后面看着,她不敢回头,又羞又惭,从未像此刻这般羞辱。

而她目光空茫,撞见了尹铎犹豫而不忍的眼神,她莫名感觉,尹铎还会给她致命一击。而就在今天,

她做律师的最后一场战役,会就这样,功亏一篑。

果然,戚勉再度被带上法庭时,尹铎面容严肃,提出了最后一个证人:戚行远。

戚勉忐忑万分,不太明白戚行远怎么会成为控方的证人。

甄意立刻反对,可尹铎坚持说这位关键证人是在历经“亲情与道德的挣扎”之后,最后一秒才同意出庭作证。

而审判长和审判员商议后,再次站在了尹铎一方。

尹铎询问戚行远:“你之前不愿意出庭作证,为什么?”

“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戚行远面露痛苦。

“而你现在为什么决定要出庭作证?”

“因为他做的事是大错,我这样包庇他,让他以后继续犯错,那会是我的罪恶。”他低着头,仿佛极度悲伤。

法庭上寂静一片,所有人都有预感;戚勉也预感到他要说什么,惊愕地瞪着眼睛,不能言语。

尹铎:“你之前说你那天不在那家酒店。”

“其实我在。”

“为什么撒谎?”

“因为我不想作证。”

“你认为,你可以做什么证?”

“人证。”

“人证?”尹铎问,“你看到什么了?”

“我没看酒店标识,走了楼梯间,我,”他捂住眼睛,声音颤抖,“我看见阿勉用打火机点燃一张纸,扔进了电梯间”

全场哗然,

戚勉猛地震住,惊愕,惶恐,绝望,更有一种孩子般被遗弃的伤悲和愤怒。

“你说谎!”他猛地站起来,嘶哑而凄厉地吼,

“戚行远!你他妈的王八蛋!我操你祖宗!”

他双眼通红,脸庞扭曲,几乎想扑去证人席,法庭顿时一片混乱嘈杂,几个法警冲上去扭住戚勉,把他摁在地上,法庭里戚勉的绝望而愤懑的嘶吼压过了所有人的议论声:

“戚行远!我操你祖宗!我操你全家!”

他情绪太激烈,法警控制不住,拿出电棍狠狠打他,他蜷在地上,抽筋颤抖,骂不出来了,陡然放声大哭,悲痛惨绝:

“不能这样!爸,你不能这样送我去死,不能这样!我是你的儿子,我是你的儿子啊!”

法警制服了他,很快把他带了下去。

法庭全然混乱,审判长敲了几次法槌,才让大家肃静。

庭上闹成这样,审判长脸色极差。

甄意迎着审判长恶劣的目光,站起身,表情毅然决然,缓缓道:“我方对控方提供的新证人及证据的合理性合法性以及真实性提出质疑。”

她在摄像头和所有人的目光中,站得笔直。依旧要为戚勉争取最后的利益。

法庭再度陷入诡异的安静。

杨姿捂住额头,甄意太傻了,如此证据确凿,她还这样支撑着,这是在为自己身上打上“为凶手辩护执迷不悔”的标签啊!全国人民都看到了,她是找死吗?!

江江咬着唇,望着甄意的背影,那样瘦弱却笔直,像个战士,她有点儿想哭。

旁听席上,言栩也没有玩魔方了,寂静地看着甄意,半晌,扭头看言格,愣了愣,他似乎从言格波澜不惊的眼眸里看出了一种很少见的情绪:心疼。

法庭审理结束,审判长和审判员退庭,由合议庭进行评议。

不久后,甄意和尹铎共同被传唤到审判长办公室。

才进去,尹铎就被审判长一通臭骂:“你这些证据哪儿来的?为什么不提前报备?”

尹铎:“真的是前一秒才找到,在全城的垃圾里找一件衣服,这实在是大海捞针。至于戚行远,我的助手也是刚刚才劝服他。之前一直在劝他,他不肯出庭。所以才没列到证人和证据单里。”

甄意无声听着,她知道,她被戚行远卖了。

审判长懒得看他,锐利地看向甄意:“你呢?戚勉说他泼的是水,是不是你教的?”

甄意摇头:“我没有!我不知情,而且现在也不能确定他倒的就是易燃……”

“我不管你和你的当事人是怎么回事!也不管你有没有撒谎!”审判长打断,“甄律师,你可以为当事人争取权益,也可以打擦边球,还可以钻法律的空子,但不能违法,不能曲解事实帮助罪人撒谎,否则你的律师执照会被吊销!这几年你冲得很厉害,但千万别得意忘形,没了底线。你要记住,冲得越高,你会摔得越惨。”

甄意像被打了耳光,脸红得渗血,一直红到耳朵根。

她没辩解,审判长已望向尹铎:

“不惜一切,不放过一切,拼了命地找细节找证据,很好,请继续保持你的认真;但,请注意你的方法,下次在庭上,我不想看到你准备的意外证据!”

尹铎点头:“是。”

“公诉人把新证据交送警方调查鉴定,辩护人继续准备辩护。”审判长站起来,“两个星期后,二次开庭,有没有异议?”

“没有。”

“没有。”

众人回到法庭。

“全体起立!”

刷刷的起立声。

审判长宣布:“对被告人戚勉放火烧人案一审一次开庭结束,合议庭充分考虑公诉人被告人及辩护人的意见,进行认真的评议,由于控方证据合理性不足,决定于X月X日于南城区人民法院二次开庭。”

法槌落。

退庭后,甄意一出门就被媒体围堵:

“是甄律师教戚勉撒谎的吗?”

“甄律师的行为是否违反了法律?”

“请问你为何从正义化身变成杀人犯包庇者?”

江江护着甄意,艰难地甩开媒体;媒体,保安,工作人员全部挤在一起,水泄不通。

混乱中,有双手抓住了甄意。

言格其实很讨厌人多的地方,尤其像此刻,挤在嘈杂的人群堆里。

“甄意!”他紧紧抓着她的手,不肯松开,周围的人拼命地推搡拥挤,她回过头来,脸色阴沉如暴风雨,陌生,阴狠。

言格心一沉,愈发用力握紧她的手,可她反手一推,他的手心,空了。

人潮汹涌,她转身就消失不见。

羁押室内。

戚勉坐在角落,绝望,呆滞,没精打彩;

门一响,开了。

甄意进来,他立刻跳起,想扑上去问戚行远怎么回事,可看见她阴森得像鬼一样的表情,他莫名吓得一个机灵,想起他的撒谎害惨了她。

他惶然又不安,不敢看甄意,眼神到处飘。

甄意声音很冷,像从地狱里飘出来:“请你们回避30秒,我有事要和我的当事人谈谈!”

两位法警站去门外,关上门。

戚勉浑身僵直。

甄意静止一秒后,一步一步走向他,高跟鞋的脚步声踏在他心上,一股危险的气息逼近,他紧张得无法呼吸。

她已靠近,戚勉一抬头就看见她冰刀一般的眼神,陌生,暴怒,阴冷,恐怖。

他慌得一缩,立刻低下头,可,

甄意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扯了起来,动作粗暴得让戚勉以为自己的头皮会被她撕裂。

他背脊发凉,大气不敢出。

甄意揪扯着他的头,嘴角抽搐了一下,声音很低,一字一句,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

“戚勉,我先警告你,你再敢对我撒谎,我就把这个案子的委托费捐出去,然后!让你!去死!”

她声音阴冷得像陌生人。

戚勉头一次被一个女人吓得不敢开口,浑身颤抖。

“你,听明白了吗?”

戚勉点一下头,头发被扯得剧痛。

“很好。”她冷笑,“我问你最后一次,你往齐妙身上泼的,究竟是水,还是,易燃液体?”

戚勉眼神恐惧,盯着她,不敢回答;

可她的眼神像巨大的铁块,逼迫着他,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最终,他被压垮,嘴唇剧烈颤抖着吐出一句:“易,易燃……”

“啪!”的一声巨响,狠狠一巴掌扇在他脸上,“王八蛋!”

那一声惊心!

戚勉被打得唇裂出血,眼冒金星。

法警冲进去,就见甄意把戚勉踢得脸色惨白,捂着腹部在地上打滚……

牢记本书地址: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免费全文在线阅读https://www.jueshitangmen.info/174/

喜欢玖月晞的小说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jueshitangmen.info)亲爱的弗洛伊德绝世唐门更新速度最快。伏天氏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绝世唐门沧元图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绝世唐门

猜你喜欢: 破云蛊毒光暗之匣死亡万花筒丧病大学我的鬼胎老公龙王妻亲爱的弗洛伊德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犯罪心理罪爱安格尔·黎明篇请魅惑这个NPC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天师罪爱安格尔·晨曦篇青行灯罪爱安格尔·暗夜篇恐怖女主播前夫高能
完本推荐: 凤回巢全文阅读怎敌她千娇百媚全文阅读旺夫命全文阅读铜钱龛世全文阅读武极天下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寒武再临全文阅读恋恋浮城全文阅读宠妾养成记全文阅读乾坤剑神全文阅读弃妇之盛世田园全文阅读攻略那个渣攻[快穿]全文阅读子夜十全文阅读曦景全文阅读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全文阅读有匪全文阅读前夫高能全文阅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一寸相思全文阅读炮灰太甜了怎么办[快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抗日之全能兵王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武炼巅峰天下第九三国之龙图天下暖君天才神医混都市玉玺记最强狂兵超脑太监农家福女,有点甜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三界红包群乡村小神医我从凡间来卡牌密室(重生)恶魔就在身边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九星霸体诀陆少的暖婚新妻无敌升级王神话版三国斗武乾坤天庭小狱卒极品神印少主一卡在手太初永恒国度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绝世唐门移动版 - 绝世唐门手机站